HP原著中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出场 (密室)cut

以搜索的方式将罗琳阿姨的原著搜刮了一遍,尽量将斯内普的所有出场cut了出来。 敬 J·K·罗琳。

第二部   密室


1.

“等等..”哈利低声对罗恩说,“教师席上有一个位子空着..斯内普哪儿去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是哈利最不喜欢的老师,而哈利碰巧又是斯内普最不喜欢的学生。斯内普为人残忍刻薄,除了他自己学院(斯莱特林)的学生以外,大-43 -家都不喜欢他。他教授的是魔药学。 

 

“也许他病了!”罗恩满怀希望地说。 

 

“也许他走了,”哈利说,“因为他又没当上黑魔法防御术课教师!” 

 

“也许他被解雇了!”罗恩兴奋地说,“你想,所有的人都恨他—— ” 

 

“也许,”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背后说,“他在等着听你们两个说说为什么没坐校车来。” 

 

  哈利一转身,西弗勒斯斯内普就站在眼前,黑袍子在凉风中抖动着。他身材枯瘦,皮肤灰黄,长着一个鹰钩鼻,油油的黑发披到肩上。此刻他脸上的那种笑容告诉哈利,他和罗恩的处境非常不妙。 

 

“跟我来。”斯内普说。 

 

  哈利和罗恩都不敢看他,跟着斯内普登上台阶,走进点着火把的空旷而有回声的门厅。从大礼堂飘来了食物的香味,可是斯内普带着他们离开了温暖和光明,沿着狭窄的石梯下到了地下教室里。 

 

“进去!”他打开阴冷的走廊上的一扇房门,指着里面说道。 

 

  他们哆嗦着走进斯内普的办公室。四壁昏暗,沿墙的架子上摆着许多大玻璃罐,罐里浮着各种令人恶心的东西,哈利此刻并不想知道它们的名字。壁炉空着,黑洞洞的。斯内普关上门,转身看着他们俩。 

 

“啊,”他轻声说,“著名的哈利波特和他的好伙伴韦斯莱嫌火车不够过瘾,想玩个刺激的,是不是?” 

 

“不,先生,是国王十字车站的隔墙,它—— ” 

 

“安静!”斯内普冷冷地说,“你们对汽车做了什么?” 

 

  罗恩张口结舌。斯内普又一次让哈利感到他能看穿别人的心思。可是不一会儿疑团就解开了,斯内普展开了当天的《预言家晚报>。 

 

“你们被人看见了,”他无情地说,并把报上的标题给他们看:福特安格里亚车会飞,麻瓜大为惊诧。他高声念道:“伦敦两名麻瓜确信他们看到了一辆旧轿车飞过邮局大楼..中午在诺福克,赫蒂贝利斯夫人晒衣服时..皮伯斯的安格斯-弗利特先生向警察报告..一共有六七个麻瓜。我记得你父亲是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工作吧?”他抬眼看着罗恩,笑得更加险恶。“哎呀呀..他自己的儿子..” 

 

  哈利感到他的腹部好像被那棵疯树的大枝猛抽了一下。要是有人发现韦斯莱先生对汽车施了魔法..他没有想过这一点..“我在检查花园时发现,一棵非常珍贵的打人柳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损害。”斯内普继续说。 

 

“那棵树对我们的损害比—— ”罗恩冲口而出。 

 

“安静!”斯内普再次厉声呵斥。“真可惜,你们不是我学院的学生,我无权作出开除你们的决定。我去把真正拥有这个愉快特权的人找来。你们在这儿等着。”.哈利和罗恩脸色苍白地对望着。哈利不再觉得饿了,他感到非常不舒服,尽量不去看斯内普桌后架子上那个悬浮在绿色液体里的黏糊糊的大东西。如果斯内普把麦格教授找来,也好不到哪儿去。她可能比斯内普公正一点儿,可是同样严厉得要命。 

 

十分钟后,斯内普回来了,旁边果然跟着麦格教授。哈利以前看见麦格教授发过几回火,可也许是他忘了她发火时嘴唇抿得多紧,也许是他从来没见过她像现在这样生气。总之,麦格教授的模样令哈利觉得陌,圭。她一进屋就举起了魔杖,哈利和罗恩都退缩了一下,可她只是点了一下空空的壁炉,炉里立即燃起了火苗。

 

2.

  有人敲门,斯内普过去开,脸上的表情更加愉快了。门外站着他们的校长,邓布利多教授。 

 

哈利全身都麻木了。邓布利多的表情异常严肃,目光顺着他的弯鼻梁朝下看着他们。

 

3.

  哈利赶紧去看邓布利多。.“今天没有,韦斯莱先生,”邓布利多说,“但我必须让你们感到自己行为的严-45-重性,我今晚就给你们家里写信。我还必须警告你们,要是再有这样的行为,我就只能开除你们了。” 

 

  斯内普的表情,就好像是听说圣诞节被取消了一样。他清了清喉咙,说:“邓布利多教授,这两个学生无视限制未成年巫师使用魔法的法令,对一棵珍贵的古树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这种性质的行为当然..” 

 

“让麦格教授来决定对这两个学生的惩罚,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平静地说,“他们是她学院里的学生,应当由她负责。”他转向麦格教授,“我必须回到宴会上去了,米勒娃,我要宣布几个通知。来吧,西弗勒斯,有一种蛋奶果馅饼看上去很不错,我想尝一尝。” 

 

斯内普恶狠狠地瞪了哈利和罗恩一眼,被拉出了办公室。

 

4.

“噢,”弗林特说,“可我有斯内普教授特签的条子。本人,西.斯内普教授.允许斯莱特林队今日到魁地奇球场训练,培训他们新的找球手。”

 

(好任性的偏心啊)

 

5.

  沉默的人群向两边分开,让他们通过。洛哈特非常兴奋,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匆匆跟在邓布利多身后;麦格教授和斯内普也跟了上来。 

 

  当他们走进洛哈特昏暗的办公室时,墙上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哈利看见几张照片上的洛哈特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他们的头发上还带着卷发筒。这时,真正的洛哈特点燃桌上的蜡烛,退到后面。邓布利多把洛丽丝夫人放在光洁的桌面上,开始仔细检查。哈利、罗恩和赫敏紧张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便坐到烛光照不到的几把椅子上,密切注视着。 

 

邓布利多长长的鹰钩鼻的鼻尖几乎碰到了洛丽丝夫人身上的毛。他透过半月形的眼镜片仔细端详着它,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这里戳戳,那里捅捅。麦格教授弯着腰,脸也差不多碰到猫了,眯着眼睛细细地看着。斯内普站在他们后面,半个身子藏在阴影里,显得阴森森的。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古怪:就好像在拼命克制自己不要笑出来。洛哈特在他们周围徘徊,不停地出谋划策。

 

6.

“胡说!”费尔奇咆哮着说,“他看见了我那封快速念咒的函授信!'’“请允许我说一句,校长。”斯内普在阴影里说,哈利内心不祥的感觉更强烈了。他相信,斯内普说的话绝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好处。 

 

“也许,波特和他的朋友只是不该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方,”斯内普说,嘴唇扭动着露出一丝讥笑,仿佛他对此深表怀疑,“但我们确实遇到了一系列的疑点。他们究竟为什么要到上面的走廊去呢?他们为什么没有参加万圣节的宴会?” 

 

  哈利、罗恩和赫敏争先恐后地解释他们去参加忌辰晚会了。“..来了几百个幽灵,他们可以证明我们在那儿—— ” 

 

“可是在这之后呢,为什么不来参加宴会?"斯内普说,漆黑的眼睛在烛光里闪闪发光。“为什么到上面的走廊去?” 

 

  罗恩和赫敏都看着哈利。 

 

“因为—— 因为—— ”哈利说,他的心怦怦地狂跳着。他隐约觉得,如果他对他们说,他是被一个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没有形体的声音领到那里去的,这听上去肯定站不住脚。“因为我们累了,想早点儿睡觉。”他说。 

 

“不吃晚饭?”斯内普说,枯瘦的脸上闪过一个得意的笑容,“我认为,鬼魂在晚会上提供的食物大概不太适合活人吧。” 

 

“我们不饿。”罗恩大声说,同时他的肚子叽里咕噜地响了起来。 

 

  斯内普难看的笑容更明显了。 

 

“我的意见是,校长,波特没有完全说实话。”他说,“我们或许应该取消他的一些特权,直到他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们。我个人认为,最好让他离开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等态度老实了再说。” 

 

“说实在的,西弗勒斯,”麦格教授厉声地说,“我看没有理由不让这孩子打球。这只猫又不是被扫帚打中了脑袋。而且没有证据显示波特做了任何错事。” 

 

  邓布利多用探究的目光看了哈利一眼。面对他炯炯发亮的蓝眼睛的凝视,-83 -哈利觉得自己被看透了。 

 

“只要没被证明有罪,就是无辜的,西弗勒斯。”他坚定地说。斯内普显得十分恼怒。费尔奇也是一样。“我的猫被石化了!”他尖叫着,眼球向外突起。“我希望看到有人受到一些惩罚!”“我们可以治好它的,费尔奇。”邓布利多耐心地说,“斯普劳特夫人最近弄到了一些曼德拉草。一旦它们长大成熟,我就有一种药可以使洛丽丝夫人起死回生了。”“我来配制,”洛哈特插嘴说,“我配制了肯定有一百次了,我可以一边做梦一边配制曼德拉草复活药剂—— ” “请原谅,”斯内普冷冷地说,“我认为我才是这个学校的魔药课老师。”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你们可以走了。”邓布利多对哈利、罗恩和赫敏说。

 

7.

哈利在魔药课上被留了堂,斯内普叫他留下来擦去桌上的多毛虫。哈利匆匆吃过午饭,就上楼到图书馆来找罗恩。路上,他看见一起上草药课的赫奇帕奇男孩贾斯廷.芬列里迎面走来。哈利正要张嘴打招呼,可是贾斯廷一看见他,却突然转身,往相反方向逃走了。

 

8.

  哈利勉强地笑了一‘下,在斯内普的魔药课上故意捣乱生事,就像去捅一只熟睡的巨龙的眼睛,真是太危险了。 

 

  魔药课是在一个大地下教室里上的。星期四下午的课开始的时候像往常一样。木桌之间竖着二十个坩埚,桌上放着铜天平和一罐一罐的配料。斯内普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来回巡视,粗暴地对格兰芬多学生的工作提出批评,斯莱特林学生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窃笑。德拉科马尔福是斯内普的得意门生,他不停地用他的金鱼眼睛朝罗恩和哈利翻白眼。罗恩和哈利知道,如果他们以眼还眼,就会立刻被关禁闭,连句“冤枉”都来不及喊。’ 哈利的肿胀药水熬得太稀了,他的心思全用在了更重要的事情上面。他在等赫敏的信号,斯内普停下来嘲笑他的稀汤寡水时,他几乎根本没昕。斯内普转过身子,去找碴儿欺负纳威了,赫敏迎住哈利的目光,点了点头。哈利迅速弯腰藏到他的坩埚后面,从口袋里掏出一串弗雷德的费力拔烟火,用魔杖飞快地点了一下。烟火开始嘶嘶作响,进出火星。哈利知道自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便直起身,瞄准目标,把烟火掷了出去。烟火准确地落进了高尔的锅里。 

 

高尔的汤药炸开了,劈头盖脸浇向全班同学。大家在飞溅的肿胀药水的袭击下,纷纷尖声大叫。马尔福被浇了一脸,鼻子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高尔用手捂着眼睛,跌跌撞撞地乱窜,眼睛肿得有午餐的盘子那样大。斯内普拼命想使大家安静,弄清事情原委。在这一片混乱中,哈利看见赫敏悄悄溜出了教室。“安静!安静!”斯内普咆哮道,“被药水溅到的同学,都到我这里来领消肿剂。等我弄清楚是谁干的..”哈利忍着笑,看着马尔福急急忙忙冲上前去,他的鼻子肿成了一个小西瓜,脑袋被坠得耷拉着。全班一半的同学都乱糟糟地挤向斯内普的桌子,有的人胳膊肿得像棒槌,举都举不动,有的人嘴巴肿得老高老大,根本没法说话。这时,哈利看见赫敏又溜回了地下教室,她的衣服前面鼓起了一块。当每个人都喝了解药,各种各样的胂胀都消退之后,斯内普快步走到高尔的坩埚前,用勺子舀出扭成麻花的黑色的烟火灰烬,教室里突然鸦雀无声。“我一旦查清这是谁扔的,”斯内普压低声说,“我就一定要开除那个人。”哈利拼命使自己的脸上现出一副困惑的表情。斯内普正盯着他呢,谢天谢地,幸亏十分钟后,下课铃响了。

 

9.

赫敏说,“有人告诉我,弗立维年轻的时候曾是决斗冠军,也许就是他来教我们吧。” “只要不是—— ”哈利的话没说完,转成了一句呻吟,只见吉德罗。洛哈特走上舞台,穿着紫红色的长袍,光彩照人,他身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斯内普,还穿着他平常那身黑衣服。

 

10.

“如果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岂不是太好了?”罗恩在哈利耳边小声嘀咕。斯内普的上嘴唇卷了起来。哈利不明白洛哈特为什么还笑眯眯的;如果斯内普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他早就撒开双腿,拼命朝相反方向跑去了。洛哈特和斯内普转身面向对方,鞠了个躬。至少洛哈特是鞠躬了,两只手翻动出很多花样,而斯内普只是很不耐烦地抖了一下脑袋。然后,他们把各自的魔杖像箭一样举在胸前。“正如你们所看到的,我们用一般的决斗姿势握住魔杖,”洛哈特对寂静的人群说,“数到三,我们就施第一道魔法。当然啦,我们谁都不会取对方的性命。”“我可不敢打赌。”哈利看着斯内普露出了牙齿,低声说。“一—— 二—— 三—— ” 两入同时把魔杖猛地举过肩膀。斯内普喊道:“除你武器!”忽然闪过一道耀眼的红光,洛哈特被击得站立不稳。他猛地朝后飞出舞台,撞在墙上,然后滑落下来,蜷缩在地板上。

 

(感谢电影没有删减这一段,教授姿势好看)

 

11.

斯内普一脸杀气。洛哈特大概也注意到了,只听他说:“示范到此结束!现在我到你们中间来,把你们都分成两个人一组。斯内普教授,如果你愿意帮助我..”

  他们在人群中穿行,给大家配成对子。洛哈特让纳威和贾斯廷.芬列里组成一对,可是斯内普先走到哈利和罗恩面前。“梦之队应该打散了,我认为,”他讥笑着说,“韦斯莱,你可以和斐尼甘组成一对。波特—— ” 

  哈利下意识地朝赫敏靠拢。 

 

“我并不这样认为。”斯内普说,脸上冷冰冰地笑着,“马尔福,上这儿来。让我们看看你能把大名鼎鼎的波特造就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至于你,格兰杰小姐—— 你可以和米里森小姐配对。” 

 

12.

“停下!停下!”洛哈持尖叫道,可是斯内普把大权揽了过去。“咒立停!”他喊道;哈利的双脚停止了跳舞,马尔福也不再狂笑,他们俩总算都抬起头来。

 

13.

“我认为,我最好教你们怎样阻止不友好的魔法。”洛哈特神色慌张地站在礼堂中央,说道。他朝斯内普瞥了一眼,只见斯内普的黑眼睛里闪着寒光,便立刻将目光移开了。“请自愿上来一对—— 隆巴顿和芬列里,你们怎么样?”

“这主意可不好,洛哈特教授。”斯内普说,同时像一只恶毒的大蝙蝠一样在舞台上轻快地滑过。“隆巴顿即使用最简单的咒语也能造成破坏。我们将把芬列里的残骸装在一只火柴盒里,送进医院病房。”

纳威粉红色的圆脸红得更厉害了。

“马尔福和波特怎么样?”斯内普狞笑着说。

“太妙了!”洛哈特说,他示意哈利和马尔福走到礼堂中央,人们往后退着给他们腾出空间。“好了,哈利,”洛哈特说,“当德拉科用他的魔杖指着你时,你就这么做。” 

 

  他举起自己的魔杖,左右挥舞一番,想变幻出复杂的花样,却不小心把它掉在了地上。斯内普在一旁嗤嗤冷笑,洛哈特赶忙捡起魔杖,说:“唉哟—— 我的魔杖有点儿兴奋过度了。” 

 

斯内普走近马尔福,低头对他耳语了几旬。马尔福也嗤嗤冷笑起来。哈利紧张地抬头望着洛哈特,说:“教授,你能再向我演示一下那种阻止咒语的方法吗?”

 

14.

“不要动,波特。”斯内普懒洋洋地说,显然,他看到哈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和发怒的蛇大眼瞪小眼,感到心里很受用。“我来把他弄走..”

 

15.

  斯内普走上前去,挥了挥他的魔杖,蛇化成一缕黑烟,消失了。斯内普也用一种令他感到意外的目光看着他:那是一种又狡猾、又老谋深算的目光,哈利很不喜欢。他还隐隐约约地意识到四周的人群都在不祥地窃窃私语。就在这时,他觉得有人拽了拽他的衣服后襟。 

 

16.

“洛哈特是不是你见过的最会溜须拍马的家伙?”罗恩问遭,和哈利离开宿舍,开始上楼到城堡去。斯内普给他们布置了一大堆家庭作业,哈利简直以为他要一直到六年级才能做完。

 

17.

  罗恩指着教师的餐桌,显然是厌恶得不想说话。洛哈特穿着与那些装饰品相配的鲜艳的粉红色长袍,挥着手让大家安静。坐在他对面的老师们一个个都板着脸。哈利从他坐的地方可以看见,麦格教授面颊上的一块肌肉突了起来。斯内普的样子,就好像有人刚给他灌了一大杯烈性酒。 

 

18.

弗立维教授把脸埋在双手里。看斯内普的神情,似乎如果有谁向他请教迷魂药的制法,准会被强迫灌进毒药。

 

19.

哈利的隐形衣并不能防止他们发出声音,有一次格外惊险,罗恩突然绊了一下,而斯内普就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站岗。幸好,斯内普几乎就在罗恩发出咒骂的同时打了一个喷嚏。

 

20.

“我早就知道父亲会赶走邓布利多的。”他说,并不注意把声音压低。“我告诉你们吧,他认为邓布利多是学校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校长。现在我们大概会有一个像样的校长了,那是个不愿意让密室关闭的人。麦格也待不长了,她只是临时补缺..” 

 

斯内普快步从哈利身边走过,对赫敏空空的座位和坩埚不置一词。“先生,”马尔福大声说,“先生,你为什么不申请校长的职位呢?”“哎呀,马尔福,”斯内普说,但他控制不住嘴角露出的淡淡笑容,“邓布利多教授只是暂时被董事会停职了,我敢说他很快就会回到我们中间的。” “是啊,没错,”马尔福傻笑着说,“先生,如果你申请这个职位,我猜父亲会投你一票的。我会告诉父亲,你是这里最好的老师,先生..”斯内普昂首阔步地在地下教室里走来走去,脸上得意地笑着,西莫.斐尼甘假装朝自己的锅里呕吐,还好他没有看见。

 

21.

“快点儿,我要带你们大家去上草药课。”斯内普对着全班同学吼叫,接着,大家两个两个地排成纵队离开了教室。哈利、罗恩和迪安排在最后,罗恩还在拼命挣脱。当斯内普把大家送出了城堡,他们才敢把罗恩放开。

 

22.

 哈利指着地上几步以外的地方。几只大蜘蛛匆匆爬过地面。“哦,好啊,”罗恩想显出高兴的样子,但是没有成功,“可惜我们现在没法跟踪它们..”厄尼和汉娜好奇地听着。哈利眼看着蜘蛛逃走了。“看样子它们是往禁林方向去的..”罗恩听了这话,显得更不高兴了。 

 

下课后,斯内普教授护送同学们去上黑魔法防御术课。

 

(学校闹蛇怪,斯内普从来不喜欢小巨怪,但从来尽职尽责┑( ̄Д  ̄)┍)

 

23.

“又出事了,”她对着房间里沉默不语的老师们说,“一个学生被怪兽掳走了。直接带进了密室。” 

 

弗立维教授发出一声尖叫。斯普劳特教授猛地用双手捂住嘴巴。斯内普紧紧地抓住一把椅子的椅背,问道:“你怎么能肯定?”

 

24.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其他老师都以一种可以说是仇恨的目光盯着他。斯内普向前跨了一步。 

 

“解决问题的人来了,”他说,“就是这个人。洛哈特,一个姑娘被怪兽抓走了。被带进了密室。你展示辉煌的时候终于到了。” 

 

  洛哈特的脸色刷地变白了。 

 

“是啊,吉德罗,”斯普劳特教授插进来说,“你昨天晚上不是说,你完全清楚密室的入口在哪里吗?” 

 

“我—— 这个,这个,我—— ”洛哈持结结巴巴地说。 

 

“你不是告诉我说,你有把握知道那里面的怪兽是什么吗?”弗立维教授也插话说。 

 

“我—— 我说过吗?我不记得..” 

 

“我当然记得你说的话,你说你没能在海格被抓走前与怪兽较量一番,很是遗憾。”斯内普说,“你不是还说,整个事情都被搞得一团糟,应该从一开始就放手让你去处理的吗?”洛哈特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些板着脸的同事。“我..我真的从来没有..你们大概是误会了..” 

 

完。敬艾伦


镇楼







评论
热度(19)
  1. Parachute沉迷老冰棍 转载了此文字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