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原著中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出场 (阿兹卡班的囚徒)cut

以搜索的方式将罗琳阿姨的原著搜刮了一遍,尽量将斯内普的所有出场cut了出来。 敬 J·K·罗琳。

第三部   阿兹卡班的囚徒


1.

对于哈利来说。接触不到咒语书可真是不方便,因为霍格沃茨学校的老师给他布置了一大堆家庭作业。论文之一,就是关于缩身药剂的那篇,特别烦人,那是要交给哈利最不喜欢的老师斯内普教授的,斯内普正巴不得有个借口罚他留校一个月呢。

 

2.

卢平教授坐在所有穿着讲究的教师当中,显得格外寒酸。 

 

“看斯内普!”罗恩低声对着哈利的耳朵说。 

 

魔药课教师斯内普目光沿着教员的长桌一直盯着卢平教授。大家都知道斯内普教授一直想担任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师,但就连恨斯内普的哈利也对斯内普那瘦削、灰黄色脸庞上扭曲的表情大为惊讶。那种表情已经超过了恼怒,那是憎恶。哈利对这种表情太清楚了,斯内普每次眼光落到哈利脸上时就是这样的。

 

3.

“怎么样了,德拉科?”潘西帕金森傻笑着问道,“很痛吗?”

“痛啊。”马尔福说,故意扮出一个勇敢的鬼脸。但哈利看见,潘西向别处看的时候,他对克拉布和高尔眨眼。

“坐好,坐好。”斯内普教授懒懒地说。哈利和罗恩彼此愁眉苦脸地对看了一眼。如果是他们迟到了,斯内普不会说“坐好”的,他会关他们晚学。但马尔福在斯内普课上不管怎么样,却一直能够平安无事;斯内普是斯莱特林院的院长,一般情况下总是优先考虑本院学生。

今天他们在制作一种新药剂:缩身溶液。马尔福恰好把他的坩埚放在哈利和罗恩旁边,这样他们就在同一张桌子上准备药剂的各种成分了。“先生,”马尔福叫道,“先生,我需要有人帮我切这些雏菊的根,因为我的手臂—— ” 

 

“韦斯莱,替马尔福切根。”斯内普头也没抬地说。

 

4.

“教授,”马尔福拖长声音说,“韦斯莱把我的根切成各式各样的了,先生。” 

 

  斯内普走近他们的桌子,从他的鹰钩鼻子往下看到桌子上,然后从他那又长又油腻的黑发下面给了罗恩一种令人不愉快的微笑。 

 

“和马尔福换一下根,韦斯莱。” 

 

“但是,先生—— ” 

 

  罗恩刚花了一刻钟仔细地切他自己的根,切得大小完全相等。 

 

“现在。”斯内普用他最带危险性的腔调说。 

 

  罗恩将他自己切得那么漂亮的根隔着桌子推给马尔福,然后又拿起了小刀。 

 

“还有,先生,我需要有人替我剥无花果的皮。”马尔福说,声音里充满了恶意的欢笑。 

 

“波特,你可以替马尔福剥无花果的皮。”斯内普说,嫌恶地看了哈利一眼,这种眼色他是一直保留给哈利的。 

 

5.

  离他们几个位子的地方,纳威遇到了麻烦。在魔药课上,纳威总是会被弄得精神崩溃;魔药是他学得最不好的课程,而且,由于他十分害怕斯内普,事情就十倍地糟。他的药剂本来应该是一种亮绿色的酸性物质,却变成——“橘色的,隆巴顿。”斯内普说,用勺子舀了一点出来,再让它溅回坩埚里,以便大家都能看见。“橘色的。告诉我,孩子,有什么东西渗透到你的这个厚厚的头盖骨里去了吗?你没有听见我说,很清楚地说,只需要一滴耗子的胆汁吗?难道我没有明白地说,加入少许水蛭的汁液就够了吗?我要怎么讲你才能明白呢,隆巴顿?” 

 

  纳成的脸成了粉红色,人在发抖。他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先生,”赫敏说,“先生,如果你允许,我帮他改过来行吗?” 

 

“我可没有请你炫耀自己,格兰杰小姐。”斯内普冷淡地说,于是赫敏脸和纳威一样地红了。“隆巴顿,今天下课以前,我们要给你的蟾蜍喂几滴这种药剂,看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这样做会鼓励你好好地做这种药剂。” 

 

斯内普走开了,剩下纳威在那里吓得六神无主。

 

6.

“你在说什么呀?”哈利恼怒地说,但就在这个时侯,斯内普叫道:“现在,你们应该都加完各种成分了。这服药剂要煮了才能喝;药滚的时候收拾好东西,然后我们要试验隆巴顿的..” 

 

  克拉布和高尔公然大笑起来,看着纳威流着汗使劲搅拌他的药剂。赫敏用嘴角向他发布指示,免得让斯内普看见。哈利和罗恩收拾好他们没有用过的各种配方成分,然后到教室角落的石制水槽里去洗手和勺子。“马尔福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哈利向罗恩咕哝道,那时他正把手伸到从滴水兽嘴流下来的冰冷的水下面。“我为什么要找布莱克报仇呢?他没有对我做过什么—— 至今没有。” 

 

“他在编造呢,”罗恩狂怒地说,“他想让你做傻事..” 

 

  马上要下课了,斯内普踱到纳威身旁,纳威正畏缩在他的坩埚旁。“大家都走拢来,”斯内普说,他的黑眼睛发亮,“来看隆巴顿的蟾蜍会怎么样。如果他做成了缩身药剂,他的蟾蜍就会缩成蝌蚪。如果他做错了,我对这一点儿没有怀疑,蟾蜍就会中毒而死。” 

 

  格兰芬多院的学生害怕地看着;斯莱特林院的学生兴奋地看着。斯内普左手拿着蟾蜍莱福,将一把小匙放到纳威的药刺里去,这药剂现在已经是绿色的了。他灌了几滴到了莱福喉咙里。 

 

  片刻静寂,此时莱福大口喘气;然后轻轻的噗的一声,蝌蚪莱福便在斯内普手掌上扭动了。 

 

格兰芬多的学生鼓起掌来。斯内普一脸酸酸的样子,从长袍口袋里抽出一个小瓶子,倒了几滴在莱福身上,它突然重新出现,完全是只成年蟾蜍。“扣格兰芬多五分。”斯内普说,这句活抹去了大家脸上的笑容。“我告诉你别帮助他,格兰杰小姐。下课。”

 

7.

  教员休息室是一闯长长的、放满了不成套的旧椅子的地方,只有一位教师在那里。斯内普教授坐在一张低矮的扶手椅上,这个班的学生进来时,他四面张望着。他眼睛发亮,唇边挂着讥讽的微笑。卢平教授进来后,关上身后的门,这时,斯内普说:“别关上,卢平。我还是别看的好。”他站起来,从全班学生面前踱过,黑袍在他身后飘动着。到了门廊,他转身说:“卢平,可能没有人警告过你,但是纳威隆巴顿在这个班级。我劝你别叫他做任何难做的事情,除非格兰杰小姐在他耳边低声发出指示。” 

 

  纳威满脸通红。哈利瞪着斯内普:他在自己班上欺负纳威,这已经够糟的了,更别提是当着其他教师的面这样做。 

 

  卢平教授扬起了眉毛。 

 

“我原是希望纳威做我第一阶段操作的助手的,”他说。“我肯定他会做好的。”r要是可能的话,纳威的脸现在更红了。斯内普的嘴唇皱了起来,但是他离开了,用力关上了门。

 

8.

哈利但愿自己对其他课程也这样有兴趣。最糟的是魔药课。这些天来,斯内普特别想报复,大家都清楚这是为什么。关于博格特现形为斯内普,纳威让它穿上他祖母的衣服这个故事在校园里不胫而走,传得飞快。斯内普似乎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一提到卢平教授的名字,他的眼睛里就闪现着威胁的光芒,他现在比以前更加欺负纳威了。

 

9.

  门开了,斯内普走了进来。他手上拿着一个高脚杯,微微冒着热气,看见哈利,他停住脚步,黑眼睛眯了起来。“啊,西弗勒斯,”卢平微笑着说,“多谢。把它放在书桌上好吗?”斯内普把还冒着热气的杯子放下来,他的目光在哈利和卢平之间来回移动。 

 

“我正在让哈利看我的格林迪洛。”卢平指着那水箱高兴地说。. “令人着迷。”斯内普说,却并没有往那里看,“你应该直接喝下去,卢平。”“是,是,我会喝的。”卢平说。“我做了满满一锅呢,”斯内普说,“要是你还要的话。” 

 

“明天我很可能还要喝一点。多谢,西弗勒斯。”“别客气。”斯内普说,但他眼睛里有一种神色是哈利不乐意看的。斯内普退出房间的时候,脸上没有微笑,还一副有所戒备的样子。哈利好奇地看着那个高脚杯。卢平微笑着。 

 

“斯内普教授好心为我调制了一服药剂,”他说,“我对调制药剂一直不大在行,而这一服又特别复杂。”他拿起高脚杯,闻了闻。“可惜不能放糖。”他又加了一句,啜饮了一口,发起抖来。 

 

“为什么—— ”哈利张口问。卢平看看他,回答了这个没有问完的问题。“我一直觉得不大好,”他说,“只有这服药才能起到作用。我很幸运,能和斯内普教授一块儿工作;能够调制这种药剂的男巫实在不多。”卢平教授又啜饮了一口,哈利恨不得从他手里夺下这只高脚杯。“斯内普教授对黑魔法很感兴趣呢。”他脱口而出。“是吗?”卢平说,对这句话好像不大感兴趣,随即又喝了一大口。“有人认为—— ”哈利犹疑了一下,然后不顾一切地说下去,“有人认为他极其想教黑魔法防御术,为了得到这个职位不惜代价。”卢平一口喝干了药,做了个鬼脸。

 

10.

食物是精美的;就连赫敏和罗恩这样把蜂蜜公爵的糖果吃得肚子快要爆裂的人,也每样食物都要了第二份。哈利一直偷眼看着教员席。卢平教授看上去很高兴,而且像平时一样正常;他正在和小个子魔咒教师弗立维教授活跃地谈-94 -话。哈利顺着桌子往下看,一直看到斯内普坐的地方。是他的想象还是斯内普瞥卢平的眼光比平时不大正常呢?晚宴以霍格沃茨的幽灵提供的文娱节目作为结束。幽灵们从墙上和桌子上突然出现,来作一种列队滑行;格兰芬多院的差点无头的尼克成功地重现了他当年被杀头的情况。

 

(10月31日是万圣节)

 

11.

  哈利听见大厅的门响了一声又开了,还听见了更多的脚步声。“校长?”这是斯内普。哈利仍旧静静地躺着,用心去听。“整个四楼都查过了,他不在那里。费尔奇查了城堡主楼,那里也没有。”“天文塔呢?特里劳妮教授的房间?猫头鹰栖息出没的地方?”“都查过了..”“很好,西弗勒斯,我并不真正以为布莱克会逗留不走。” 

 

“他怎么进来的,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见解吗,校长?”斯内普问道。 

 

  哈利把头稍稍抬起一点,以便另外一只耳朵听得清楚些。 

 

“许多,西弗勒斯,每一种都和底下的那种一样不可能。” 

 

  哈利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偷偷向他们站的地方看。邓布利多背对着他,但他可以看到珀西的脸,但见他全神贯注,还可以看到斯内普的侧面,斯内普似乎在生气。 

 

“你记得我们的谈话罢,校长,就在—— 哦—— 学期开始以前吧?”斯内普说,说话时嘴唇几乎没有张开,好像是不想让珀西参与他们的谈话似的。“记得,西弗勒斯。”邓布利多说,声音里含有类似警告的意味。 

 

“好像—— 几乎不可能—— 布莱克没有内部的帮助是进不了这所学校的,我的确表示过关注,在你任命—— ” 

 

“我不相信这座城堡里哪一个人会帮助布莱克进来。”邓布利多说,他的声调清楚地表明这件事就谈到这里为止,因此斯内普没有作答。“我必须到那些摄魂怪那里去了,”邓布利多说,“我说过,我们搜查完毕就通知它们。” 

 

“它们打算帮忙吗,先生?”斯内普说。 

 

“哦,是的,”邓布利多冷淡地说,“但是恐怕只要我担任校长一天,就绝不许它们跨过学校的门槛。” 

 

珀西似乎稍微有些窘迫。邓布利多离开了礼堂,走得很快很轻。新内普站了一会儿,看着校长离去,脸上带有深深的愤怒。然后他也走了。

 

12.

“对不起,我迟到了,卢平教授,我—— ” 

 

  但是,在讲台上看着他的不是卢平教授,是斯内普。 

 

“这堂课十分钟以前就开始了,波特,我认为应该给格兰芬多扣十分。坐下。” 

 

  但是哈利没有动。 

 

“卢平教授哪里去了?” 

 

“他说他今天病得不能上课。”斯内普说,龇牙咧嘴地笑着,“我不是已经叫你坐下了吗?” 

 

  但是哈利站在原地不动。 

 

“他怎么不好啦?” 

 

  斯内普的黑色眼睛发出光芒。 

 

“没有生命危险。”他说,样子像是但愿如此。“再扣格兰芬多五分,要是我再次叫你坐下而你不坐下,那就扣五十分。”哈利慢慢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斯内普环顾全班。“在波特打断我以前,我在说卢平教授没有留下能说明你们班进度的记录—— ” “先生,我们已经学了博格特、红帽子、卡巴和格林迪洛,”赫敏迅速地说,“我们刚要开始—— ” “安静,”斯内普冷冰冰地说,“我没有问你们。我只是对卢平教授的缺乏条理的教学发表评论。” 

 

“他是我们有过的最好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迪安托马斯大胆地说,班上其余学生都喃喃表示同意。斯内普比平时更加是一脸威胁的神态。 

 

“你们是容易满足的。卢平几乎没有对你们提什么高要求—— 我认为一年级就应该能够对付红帽子和格林迪洛了。今天我们要讨论—— ” 

 

  哈利看着他迅速翻动教科书,一直翻到最后一章,他一定知道他们还没有学过。 

 

“—— 狼人。”斯内普说。 

 

“但是,先生,”赫敏说,似乎没法控制自己,“我们还不应该学狼人呢,我们应该开始学欣克庞克—— ” 

 

“格兰杰小姐,”斯内普说,声调是死一般的平静,“我觉得好像是我在教课,不是你。我告诉你们大家,翻到第三百九十四页。”他再次四顾,“你们大家!现在!” 

 

  全班许多人痛苦地偷着交换眼色,有些人阴郁地叽咕着,大家打开了书本。 

 

“你们谁能告诉我,如何区别狼人和真正的狼?” 

 

  大家都默默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除了赫敏以外,她的手像往常一样笔直-102 -地举在空中。 

 

“谁能回答?”斯内普说,不理赫敏。他又龇牙咧嘴地笑了。“你们难道是在告诉我,卢平教授没有把这两者之间的基本区别教给你们—— ” 

 

“我们告诉你,”帕瓦蒂突然说,“我们还没有学到狼人那一章呢,我们还在学—— ” 

 

“安静!”斯内普咆哮道,“好,好,好,我从来没想到我居然会碰上三年级学生识别不出狼人。我要记下来,告诉邓布利多教授你们是多么落后—— ” 

 

“先生,”赫敏说,她的手仍然举着,“狼人和真正的狼有好几个地方不同。狼人的口鼻部—— ” 

 

“这是你第二次抢先发言了,格兰杰,”斯内普冷淡地说,“为了一个叫人没法忍受的万事通,再扣格兰芬多五分。” 

 

  赫敏脸涨得通红,放下了手,瞪眼看着地,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全班都怒目注视着斯内普,这说明大家是多么嫌恶斯内普,因为班上每一个人都至少有一次曾把赫敏叫成万事通,而罗恩至少一星期两次对赫敏说她是万事通。罗恩大声说:“您问我们一个问题而她知道答案!要是您不想要答案,那您干吗要问?” 

 

  全班马上意识到罗恩太过分了。斯内普慢慢地走向罗恩,全教室都屏住了呼吸。 

 

“放学后留下,韦斯莱。”斯内普讨好似的说,他的脸和罗恩的靠得很近。“如果我再听到你批评我的教学方式,你会非常后悔的。” 

 

  此后的课堂上谁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大家坐着,根据教科书做有关狼人的笔记,而斯内普在课桌之间来回走动着,检查他们在卢平教授教课期间所完成的学业。 

 

“解释得很差劲..这说得不对,卡巴在蒙古更多..卢平教授说是十分之八?我说十分之三都不到..” 

 

  下课铃终于响了,斯内普没让他们走。 

 

“你们每人写一篇论文,交给我,内容是识别和杀死狼人的方法。这个题目应该写两张羊皮纸,星期一早晨交。应该有人管管这个班了。韦斯莱,留下来别走,我们要安排关你晚学的事。” 

 

  哈利和赫敏与班上其他同学一起离开了教室,赫敏等到大家走得都听不见了,才大声怒骂起斯内普来。 

 

“斯内普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教我们的其他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就算他的确想来教我们的话,”哈利对赫敏说,“他为什么这样对卢平呢?你说都因为那次博格特事件吗?” 

 

“我不知道,”赫敏忧郁地说,“不过我真希望卢乎教授会很快好起来..” 

 

  五分钟以后罗恩赶上了他们,气得不可开交。 

 

-103 -“你们知道那—— (他骂了斯内普一句什么,弄得赫敏叫道:“罗恩!”)—— 叫我做什么吗?叫我去擦医院里的夜壶。还不准用魔法!”他气得直喘,拳头握得紧紧的。“布莱克为什么不能躲在斯内普办公室呢,嗯?他可以替我们结果他呀!”

 

13.

在以后的魔药课上,马尔福有许多次穿过城堡主楼都要模仿那些摄魂怪;罗恩最后发怒了,把一个又大又滑的鳄鱼心脏对准马尔福扔了过去,正扔中他的脸,气得斯内普扣了格兰芬多五十分。 

 

“如果斯内普再来上黑魔法防御术课,我就请病假。”罗恩说,这时他们已经吃罢午饭,正要去上卢平教授的课。“赫敏,去看看是谁来上课。”

 

14.

  午饭时候他们都到大厅里去了,发现那里的桌子又都移到靠墙的地方了,房间中央只放了一张可供十二人用餐的桌子。邓布利多教授、麦格、斯内普、斯普劳特和弗立维都在那里,看门人费尔奇也在。费尔奇已经脱去平常穿的棕色外套,穿着一件很旧而且相当过时的燕尾服。除了他们之外,学生只有三个:两个极其紧张的一年级学生和一个脸色阴沉的斯莱特林院的六年级学生。 

 

“圣诞快乐!”邓布利多说,这时哈利、罗恩和赫敏走近了桌子。“我们人不多,用各院那些桌子就有点傻了..坐下,坐下!” 

 

  哈利、罗恩和赫敏并排坐在桌子末端。 

 

“爆竹!”邓布利多热情地说,把一个银色大爆竹的尾梢递给斯内普,斯内普不情愿地接过来一拉。那爆竹就砰的一声,好像放枪那样,散开了,露出一顶尖顶的女巫大帽子,帽顶上还有一个座山雕标本。 

 

哈利想起博格特的事,和罗恩一对眼光,两人都咧嘴一笑;斯内普的嘴抿了起来,他把帽子推给邓布利多,邓布利多马上拿它换下自己的男巫帽。

 

15.

“我想,”邓布利多说,声调是高兴的,但咯有一点几提高,这就结束了麦格教授和特里劳妮教授之间的对话,“卢乎教授不会马上就有什么危险。西弗勒斯,你又为他调制药剂了吗?” 

 

“是的,校长。”斯内普说。

 

16.

“我可以拿回去了吗?”哈利低声问道,“当真能拿了?” “当真。”麦格教授说,她真的在微笑。“我敢说星期六比赛以前你就想试试它了,对不对?还有,波梅—— 努把力打赢啊,好不好?要不然我们就连续八年拿不到奖杯了,这是斯内普教授昨晚好心地提醒我的..”哈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拿了火弩箭回身上楼到格兰芬多塔楼去了。他拐过一个弯的时候,看见罗恩向他箭也似的冲过来,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17.

  纳威稍稍喘了口气,停住不说了,眼睛越过哈利肩膀看着。 

 

  那是斯内普。纳威迅速地一步跨到哈利后面。 

 

“你们俩在这里干什么?”斯内普说,停下来轮流打量这两个人。“在这里碰头倒是够古怪的—— ” 

 

  让哈利大为惊慌的是,斯内普那双黑眼睛向他们两边的走廊看了看,然后目光落到了独眼女巫身上。 

 

“我们不是—— 在这里碰头,”哈利说,“我们只不过—— 正好在这里遇到。” 

 

“是吗?”斯内普说,“你习惯在人们意料不到的地方出现,波特,无缘无故的话你们是很少到这里来的..我建议你们回到格兰芬多楼去,你们应该在那里。” 

 

  哈利和纳威没有再说什么便离开了。他们拐过弯去,哈利向后看,斯内普正用一只手抚摸那独眼女巫的头部,仔细地加以检查。 

 

  哈利设法在胖夫人那里把口令告诉纳威,就此摆脱了他,然后假装把关于吸血鬼的论文落在图书馆了,就折了回去。一走出保安侏儒的视线,他就又抽出地图,将地图凑近鼻子看着。 

 

四楼的走廊似乎没有人。哈利仔细地反复看地图,终于看到标有“西弗勒斯‘斯内普”字样的小点现在已经回到他的办公室了,不觉松了一口气。

 

18.

他到了女巫驼背的里面,用魔杖轻敲,伸出脑袋,然后整个人从那里出来了,驼背又闭上了。哈利刚从雕像后面跳出来,就听见有迅速走近的脚步声。 

 

  是斯内普。他迅速走向哈利,黑袍子拂动着,然后停在他面前。“是这样。”他说。他脸上有一种压不住的胜利表情。哈利努力装出无辜的样子,但心里很清楚自己是一脸的汗,两手还有泥泞,他迅速把双手藏到衣袋里。“跟我来,波特。”斯内普说。哈利跟他下了楼,努力在斯内普注意不到的情况下在袍子里面擦干净双手。 

 

  他们走下楼到了城堡主楼,然后走进斯内普的办公室。“坐。”斯内普说。哈利坐下了。然而,斯内普仍旧站着。 

 

“马尔福先生刚才来看我,说了个离奇的故事,波特。”斯内普说。 

 

-167 -哈利什么也没有说。“他告诉我,刚才他站在那里同韦斯莱说话,一大块泥砸到了他后脑上。你认为这件事是怎样发生的?”哈利努力装出略感惊讶的样子。“我不知道,教授。”斯内普紧盯着哈利的眼睛看。这简直就像是努力要把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瞪得退却一样。哈利努力不眨一下眼睛。“马尔福先生然后看到一个特别的鬼怪出现了。你能想象那是什么吗,波特?” 

 

“不能。”哈利说,现在他努力说得让别人听上去有一种天真好奇的感觉。“那是你的脑袋,波特。在半空中浮动着。”长时间的沉默。 

 

“他也许去找一下庞弗雷夫人比较好,”哈利说,“如果他看见这样的幻象..” 

 

“你的脑袋在霍格莫德干什么呢,波特?”斯内普低声问。“你的脑袋是不允许到霍格莫德去的。你身体的任何部分都没有得到去霍格莫德的许可。” 

 

“我知道,”哈利说,努力让脸上不要露出有罪或是害怕的神色,“听起来好像马尔福看见幻..” 

 

“马尔福没有看见幻象。”斯内普咆哮着说,他弯下腰来,两手分别放在哈利所坐椅子的扶手上,这样他们两人的脸相距只有一英尺。“如果你的脑袋在霍格莫德村,那你身体的其他部分也在。” 

 

“我一直在格兰芬多楼,”哈利说,“脑袋也在身体也在—— ” “有人能证明吗?” 

 

  哈利什么也没有说。斯内普薄薄的嘴唇扭曲成可怕的微笑。“是这样,”他说,又站直了.“从魔法部长以下每一个人都一直在努力让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不受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侵害。但是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本身就是法律。让普通人担心他的安全去吧。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根本不考虑后果。” 

 

  哈利保持着沉默。斯内普在激他说出真相。他可不想说。斯内普没有证据—— 现在还没有。“你怎么那么像你爸爸啊,波特,”斯内普突然说,眼睛发着光,“他,也是极其傲慢的。魁地奇球场上一点小小的才能也让他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和朋友们、崇拜者们到处高视阔步..你们两人相像得可怕。” 

 

“我爸没有高视阔步,”哈利说,想闭嘴已经来不及了,“我也没有。”.“你爸也不很遵守规定。”斯内普继续说,往前倾着身子,那张瘦脸上充满了恶意。“规定是让比较次的人遵守的,不是为赢得魁地奇杯的人制定的。他脑袋发涨到..”“住嘴!”哈利突然站起来了。自从他在弗农姨父家的最后一夜以来,他还没有这样愤怒过。他不管斯内普的脸已经板起来,黑色的小眼睛危险地闪动着。“你刚才对我说什么来着,波特?”“我叫你住嘴别说我爸!”哈利狂叫。“我知道真相,对不对?他救过你的命!邓布利多告诉我的!要不是我爸, 你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 斯内普的黄色皮肤变成了坏牛奶那样的颜色了。“校长告诉你你爸爸救我命的背景了吗?”他低语道,“要不然他是认为细节对于可贵的波特的耳朵来说是过于令人不愉快了吧?”哈利咬住嘴唇。他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不想承认这一点—— 但是斯内普好像猜到了他的心思。 

 

“我可不愿意你带着关于你爸爸的错误概念离开,波特。”他说着,可怕的微笑扭曲了他的脸。“你想象过英雄业绩的某些行动吗?让我来纠正你罢—— 你那圣徒似的爸爸和他的朋友对我开了一个很有趣的玩笑,要不是你爸爸在最后时刻临阵畏缩,那我就会死的。他做的事没有什么可以称为勇敢的。他救了自己也救了我。如果他们的玩笑开成了,霍格沃茨就会开除他。” 

 

  斯内普那不整齐的牙齿都露出来了。“把衣袋翻出来,波特!”他突然喝道。哈利没有动。他耳朵里有轰鸣声。 

 

“把衣袋翻出来,要不然我们直接去见校长!翻出来,波特!”哈利因害怕而发冷,慢慢地拿出那袋在佐科店买的各种玩艺儿和那张活点地图。斯内普拿起佐科的那个袋子。“是罗恩给我的,”哈利说,暗自祈祷他能有机会在斯内普看见罗恩以前就通知罗恩,“他—— 上次在霍格莫德买来的..”“是吗?你从那时候以来就一直带在身边?真令人感动..那是什么?” 

 

  斯内普拿起那张地图。哈利尽最大努力使自己不动声色。“一小张空白羊皮纸。”他耸耸肩。斯内普把羊皮纸翻过来,眼睛盯着哈利看。“你当然不会需要这样一张很旧的羊皮纸了?”他说,“我为什么不—— 把它扔了呢?”他的手向壁炉那边移动。“别!”啥利赶快说。“是这样!”斯内普说,他长长的鼻翼掀动着。“这又是韦斯莱先生给你的一-169 -份珍贵礼物吧?要不然这是—— 别的什么吧?一封信,也许是,用隐形墨水写的?或者—— 不经过摄魂怪就可以进入霍格沃茨的指示?”哈利眨了眨眼睛。斯内普的眼睛亮了。“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他嘟囔道,拿出魔杖,在桌子上铺平地图。“显示出你的秘密来!”他说着,用魔杖轻轻碰了一下那张地图。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哈利握紧拳头以防手发抖。“显示!”斯内普说,用魔杖急剧敲击地图。 

 

  地图仍然一片空白。哈利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心情放松了。“本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命令你现出藏起来的信息!”斯内普说着,用魔杖打着这张地图。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那张羊皮纸上书写似的,地图平滑的表面出现了字迹。 

 

  月亮脸先生向斯内普教授致意,并且请求他不要把他郡大得不正常的鼻子伸到别人那里多管闲事。斯内普僵住了。哈利日瞪口呆,看着这段话。什么也说不出来。但是那地图还不罢休,在第一段文字下面又出现了新的文字。尖头叉子先生同意月亮脸先生的话,还愿意加上一句。那就是斯内普教授是丑陋的蠢货。如果形势不是这么严重,这样的话实在很有趣。但是底下还有..大脚板先生愿意表示惊讶:像斯内普这样的傻瓜怎么竟然成了教授。哈利害怕得闭上了眼睛。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地图上出现的字迹快完了。虫尾巴先生向斯内普教授问好,劝告他洗洗头发,那一团软泥。哈利等着斯内普大发雷霆。“这样..”斯内普软弱地说,“我们会料理这件事..”他在壁炉前踱着步,从壁炉架上的一个罐子里抓了一把发亮的粉末撒在火焰上。“卢平!”斯内普对着火焰叫道,“我要说句话!”哈利完全手足无措了,他瞪着那火焰。火里出现了一个大的形体,很快地旋转着。几秒钟以后,卢平教授从火里爬了出来,从破烂的袍子上掸去炉灰。“你叫我吗,西弗勒斯?”卢平温和地问道。“当然是我叫的。”斯内普说,他走回书桌那边,脸都气歪了,“我刚才要波特-170 -把衣袋倒空,他身上带着这个东西。”斯内普指指那张羊皮纸,羊皮纸上月亮脸、大脚板和尖头叉子等人的字迹还在发光。卢平脸上出现了一种古怪的、神密的表情。“唔?”斯内普说。卢平继续看着那张地图。哈利觉得卢平在迅速地考虑着什么。“唔?”斯内普又说,“这张羊皮纸上肯定满是邪法。这应该属于你的专业范围,卢平。你认为哈利是从哪里搞到这么一种东西的?”卢平抬头一望,仅仅向哈利那个方向瞥了半眼,就警告他不要插嘴。 

 

“满是邪法吗?”他温和地重复了一句,“你真的这样想吗,西弗勒斯?在我看来这好像只是一张羊皮纸,谁想读它,它就侮辱谁。孩子气,但肯定没有危险吧?我想哈利是从专卖开玩笑材料的店里得到..” 

 

“是吗?”斯内普问。他的下巴因为恼怒而发僵。“你以为店里能向他提供这。种东西?你不认为他是从制造者手里直接得到的吗?” 

 

  哈利不懂斯内普在说什么。卢平似乎也一样。 

 

“你意思是说,从虫尾巴先生或者是这些人之中的一个吗?”他问,“哈利,你认识这些人吗?”’“不认识。”哈利赶快说。 

 

“你看,西弗勒斯?”卢平说,又转向斯内普。“我看它像是佐科的产品—— ” 

 

  罗恩恰好在这时候闯进了办公室。他完全喘不上来气,刚好就站在斯内普书桌旁边,手抓胸膛试图说话。 

 

“那—— 东西—— 我一给—— 哈利的,”他透不过气来,“好久—— 以前—— 在—— 佐科—— 买的..” 

 

“好,”卢平说,两手一拍,高兴地向大家一看,“这不就说明问题了!西弗勒斯,我把这东西拿回去,好吗?”他折起地图放到袍子里去了。“哈利,罗恩,跟我来,关于我布置的吸血鬼论文,我有句话要说。我们走了,对不起,西弗勒斯。” 

 

他们离开了办公室,这时哈利看都不敢看斯内普一眼。他、罗恩和卢平一直走到前厅都没有说活。然后哈利转向卢平。

 

19.

他们走出更衣室来到球场,场上一片嘈杂声。四分之三的人群佩戴者猩红色的玫瑰花,摇着上面有格兰芬多狮子的猩红色旗子,要不然就是挥动着写有“格兰芬多成功!”和“狮子得奖杯!”等标语的小旗。然而,斯莱特林队的球门后面有二百人佩戴着绿色饰物;斯莱特林的银蛇在他们的旗子上闪闪发光。斯内普教授坐在最前排,像其他人一样佩戴着绿色饰物,脸上的笑容阴森森。

 

20.

  那天下午他们考魔药,那绝对是一场灾难。哈利虽然尽了努九他的混乱调料仍然太浓,斯内普站在一旁看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在离开前他在哈利本子上写下几个字,看上去很像是一个零字。 

 

21.

  罗恩想再站起来,但没有成功,痛得哼了一声又跌倒了。卢平向他走过去,神色很是关心,但罗恩气喘吁吁地说:“离开我,猿人!” 卢平停住了,一动不动。然后,他显然作了一番努力才转向赫敏说:“你知道多久了?”“好久了,”赫敏低声说:“我做了斯内普教授布置的论文以后..” 

 

“他会高兴的,”卢平冷淡地说,“他布置那篇论文,希望你们之中有谁会懂得我那些症状意味着什么。你是查看过月亮盈亏表知道我总是在满月时发病?要不然就是你知道博格特看见我就变成了银球—— 月亮?” 

 

22.

“我被咬时还很小。我的双亲试过各种办法,但在那时这是没救的。斯内普教授给我配的药剂是最近才发现的。你们要知道,这种药让我变得安全了。只要我在月圆前一个星期服下这种药剂,我变形时就会保持理智..我能够蜷伏在办公室里,做一只无害于人的狼,等待满月过去。

 

23.

  卢平的脸板起来了,声音里带着自我嫌恶。“这一年里,我一直在和自己斗争,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告诉邓布利多:小天狼星是阿尼马格斯。但是我没有说。为什么呢?因为我太怯懦。告诉他,就意味着我在学生时代曾经辜负他的信任,意味着承认我还曾带领他人和我在一起..而对于我来说。邓布利多的信任极其重要。我还是孩子的时候,他接受我入学,我成年以后到处碰壁,因为我是狼人而找不到有报酬的工作,他却给了我工作。这样,我就说服了自己,认为小天狼星是利用他从伏地魔那里学来的邪法混进学校的,他成为阿尼马格斯和这毫无关系..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斯内普对我的看法一直是对的。” “斯内普?”布莱克哑着嗓子说,几分钟以来第一次不看斑斑而看卢平,“斯内普和这件事有什么相干?”“他在这里,小天狼星,”卢乎沉重地说,“他也在这里教课。”他抬头看了看哈利、罗恩和赫敏。 

 

“斯内普教授在学校里和我们在一起。他曾极力反对任命我当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师。他一直在告诉邓布利多说我不可信任。他有他的理由..你看,小天狼星曾经对他开过玩笑,差点没送了他的命,那次玩笑和我也有关系..”布莱克发出表示嘲笑的声音。 

 

“他活该,”他冷笑,“偷偷摸摸地到处张望,想知道我们要干吗..他希望能弄得我们被开除才好..” 

 

“西弗勒斯对我每月到哪里去特别感兴趣,”卢平告诉哈利、罗恩和赫敏,“我们同一个年级,你知道。我们—— 哦—— 都不大喜欢对方。他特别不喜欢詹姆。 

 

  妒忌,我想是,妒忌詹姆在魁地奇球场上的才能..无论如何,斯内普看见我有一天傍晚和庞弗雷夫人一起穿过场地,她领着我到打人柳那里去变形。小天狼星告诉西弗勒斯:只要用一根长棍碰一下树干上的节疤,就能跟着我进树洞;小天狼星认为这样做—— 哦—— 很有趣。晤,斯内普当然就这么试了—— 如果他走到房子这里,他就会遇到彻头彻尾的狼人—— 但是你爸爸,他听到小天狼星做的事以后,就跟在斯内普后面,把他拉了回来,他自己也是冒了生命危险的..但是,斯内普看见我了,在地道的尽头。邓布利多不准他告诉任何人,不过,从那时候开始,他知道我是什么了..” 

 

“怪不得斯内普不喜欢你,”哈利慢慢地说,“因为他以为你也参加开玩笑了?” 

 

“对。”卢平身后墙边一个冷酷的声音说。 

 

西弗勒斯斯内普拉掉隐形衣,他的魔杖直指卢平。

 

24.

  赫敏尖叫起来。布莱克一跳站了起来。哈利跳了起来,好像猛然触了电。“我在打人柳树根底下发现了它,”斯内普说,把隐形衣扔到一边,同时仍旧小心不让他的魔杖偏离卢平的胸膛,“很有用,波特。我谢谢你了..” 

 

  斯内普稍稍有点儿喘不上气来,但他一脸压不住的胜利感。“你也许不明白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他说。眼睛发着光,“我刚刚到你的办公室去了,卢乎。你今晚忘记吃药了,所以我拿了一大杯过去。幸而我这样做..我意思是说,我走运。有张地图放在你的桌子上。看一眼,我就明白了我需要明白的一切。我看见你沿着这条过道走,然后就消失了。” 

 

“西弗勒斯,你错了,”卢平急切地说,“你没有听到全部内容..我可以解释小天狼星来这里不是要杀哈利..” 

 

“今晚又要多两个人去阿兹卡班了,”斯内普说,这时他的眼睛狂热地发亮,“我倒有兴趣看看邓布利多听到这些会怎么样..他相信你是无害的,你知道的,卢平..一个驯服的狼人..” 

 

“你这傻瓜,”卢平温和地说,“一个学生水平的投诉就能把一个无辜的人送-214 -到阿兹卡班去吗?” 

 

  砰!斯内普的魔杖末端爆发出蛇一样的带子,并且自动缠绕在卢平的嘴、手腕和脚踝上。卢平失去平衡,倒在地板上,不能动了。布莱克怒吼一声,向斯内普扑去,但是斯内普的魔仗直指布莱克的双眼之闯。 

 

“说出理由来,”他低声说,“说出这样做的理由,我发誓我会。” 布莱克一点儿不动了。这时,人们没法判断谁脸上露出的仇恨更深。 

 

  哈利站在那里,不知遭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遭应该相信谁。他看看罗恩和赫敏。罗恩像他一样搞不清,只是还在努力抓住不断挣扎的斑斑。然而,赫敏却犹犹豫豫地向斯内普跨出一步,喘不过气似的说:“斯内普教授..听...听听他们非说不可的话,这也没有什么妨碍,是不是?” 

 

“格兰杰小姐,你已经面临着暂时停学的危险了,”斯内普吐了一口唾沫。“你、波特和罗恩太不像话了,竟然与证明有罪的谋杀者还有狼人为伍。保持沉默吧。哪怕你这辈子就这一次。” 

 

“不过要是..要是以前有过错误..” 

 

“住嘴,你这傻丫头!”斯内普大声喝道,突然之间发起狂来。“不要对你不懂的事情妄加议论!”他的魔杖末端冒出几粒火花,这魔杖仍旧指着布莱克的脸。赫敏不说话了。 

 

“复仇的滋味是很甜蜜的。”斯内普对布莱克说,“我曾经多么希望抓到你的人就是我啊..”“那次玩笑又在对你起作用了,西弗勒斯,”布莱克咆哮着说,“只要那男孩把斑斑带回城堡,”他脑袋往罗恩那边一摆。“我就安安静静地跟你走..,,“到城堡去?”斯内普奉承讨好地说,“我认为我们不必走那么远。我要做的只是,一走出那棵柳树,就叫来那些摄魂怪。它们看见你会非常高兴的,布莱克..我敢说,会高兴得给你一个小小的吻呢..” 

 

  布莱克脸上残存的一点儿血色现在也没有了。“你—— 你一定要昕我说完,”他嘶哑着嗓子说,“那耗子—— 看那耗子..”但是斯内普眼睛里有一种疯狂的光芒,是哈利以前从来没有觅过的。斯内普好像已经失去理智了。“来吧,你们大家。”他说。他一弹手指,捆卢平的带子的末端就都飞到了他手里。“我来拖这个狼人。也许摄魂怪也会吻他一下的..”哈利想也没想就三大步跨过房间,堵住了门。“让开,波特,你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斯内普咆哮道,“要是我不在这儿救了你..”“卢平教授今年有一百次机会可以杀了我,”哈利说,“我有许多次单独和他在一起,向他学抵抗摄魂怪的方法。如果他是布莱克一伙的,那时他为什么不结-215 -果了我?”“别问我狼人的心态。”斯内普声音尖厉地说,“让开,波特。”“你真可怜!”哈利大叫,“只不过因为当学生时他们和你开过玩笑,你就连听他们说话都不..” 

 

“住嘴!不准对我这样说话!”斯内普尖叫着,看上去更加疯狂了。“有其父,必有其子。波特!我刚刚救了你的命。你应该跪下来感谢我才是!如果他杀了你,那你是活该!你就会和你爸爸一样地死去吧,太傲慢自大,不相信自己对布莱克看走了眼—— 现在,让开,要不然我就强迫你让开。让开,波特!’,片刻之间,啥利就下定了决心。斯内普还没有来得及向他跨出一步,他已经举起了魔杖。 

 

“除你武器!”他大叫道—— 不过这样叫的不止他一个人。一声爆炸,震得那扇门在铰链那儿摇晃起来;斯内普离地而起,擅到墙上,然后又滑到地板上,从头发下面渗出一缕鲜血。他被打昏了。

 

(我悲桑的教授.......)

 

25.

“斯内普教授怎么办?”赫敏小声问,低头看着斯内普那俯伏着的身体。 

 

“他没什么大事儿。”卢平说,弯下腰,摸着斯内普的脉,“他只是有一点..受到刺激罢了。他仍旧昏迷。哦..也许最好的做法是等我们平安到达城堡以后再让他醒过来。我们可以这样带着他..” 

 

他咕哝遭:“移形幻影。”好像有无形的绳子缚在斯内普的手腕、脖子和膝盖上,他被拉为站立姿态,仍旧令人不愉快地垂着头。像个奇形怪状的木偶。他双脚离地几英寸,脚软软地搭拉着。卢平拾起那件隐形衣,把它妥当地放到自己的衣袋里。

 

26.

哈利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和一群古怪的人待在一起。克鲁克山领头下了楼梯,卢平、小矮星彼得和罗恩跟在它后面,看上去像是六条腿赛跑中的参赛者。他们后面是斯内普教授,由他自己的魔杖支撑着,魔杖拿在小天狼星手里,指着他,让他令人毛骨悚然地飘浮着行走。下楼时脚趾撞击着每层梯级。哈利和赫敏跟在最后。

 

  回到地道里很困难。卢平、小矮星彼得和罗恩不得不侧过身来行走,卢乎仍旧用魔杖指着小矮星彼得。哈利可以看到他们沿着地道排成单行狼狈地前进。克鲁克山仍旧打头。哈利紧跟着布莱克,布莱克仍旧让斯内普在他们前面飘浮着走;斯内普那东倒西歪的脑袋不时撞击着地道低矮的顶部。哈利觉得布莱克故意不去阻止。

 

......

  布莱克转过身来看者他;斯内普的脑袋正擦营地道顶部,不过布莱克似乎并不在意。

   ......

  他们沉默地走过场地。城堡里透出来的灯光慢慢地亮了些。斯内普仍旧在-227 -布莱克前面古怪地飘浮着前进,他的下巴撞击着胸口。然后..一朵云儿飘走了。地面上突然出现了模糊的影子。这群人沐浴在月光之中。卢平、小矮星彼得、罗恩等人突然停步,和斯内普撞在一起。布莱克僵住了。他伸出手臂,示意哈利和赫敏别再前进。哈利可以看到卢平的侧面剪影。他变得僵硬了。然后他的四肢开始发抖。 

......

“哦,天哪—— ”赫敏喘息着,“他今晚没有服药!他不安全!”“快跑,”布莱克低声说。“快跑!马上!”但是哈利不能跑。罗恩和小矮星彼得还有卢平铐在一起。他往前跳.但是布莱克抓住他的胸部把他推了回去。“让我来处理—— 快跑!”

......

“我不知道。”哈利绝望地向四面看。布莱克和卢平都走了..和他们做伴的只有斯内普,斯内普还悬离地面,没有知觉。

 

27.

“令人震惊的事..令人震惊..他们谁都没死,真是奇迹..从来没听过这种事..真的。幸而当时你在那里,斯内普..”“谢谢你,部长。” 

 

“梅林爵士团勋章,二级,没问题。一级,要是我能想法争取的话!”“的确多谢你了,部长。”“你这伤口真糟..布莱克干的,是不是?”“说实在的,是波特、韦斯莱和格兰杰,部长..”“不!”“布莱克对他们施加了魔力,我立刻就看穿了。从他们的行为判断,是一种’迷魂乱心魔咒。他们似乎认为布莱克有可能是无辜的。他们不能为他们的行动负责。另外一方面,他们的干预也许让布莱克得以逃跑..他们显然认为他们会单枪匹马地抓住布莱克。在这以前,他们干了许多事没人管..我担心这让他们高看了自己..当然,校长一贯让波特享有特别大的特权..”“啊,好吧,斯内普..哈利波特,你知道..在有关他的事情上,我们大家-231 -都存在着盲点。” 

 

“不过..给他那么多特殊待遇,这对他有好处吗?我个人是尽量像对待其他学生一样对待他的。带领朋友使他们遭遇危险,任何其他学生都会受到暂时休学的处分的。至少是这个处分。考虑一下吧,部长,违反了学校的所有规定—— 在为了他的安全采取所有预防措施之后—— 太没边了,在夜里,和狼人还有杀人犯做伴..而且我有理由相信,他还曾经非法去过霍格莫德..” 

 

“好,好..我们会研究的,斯内普,我们会研究的..这孩子肯定是有点傻..” 

 

  哈利躺在那里,双眼紧闭,听着这一切。他觉得非常昏头昏脑。他正在听到的话从他耳朵里进入了大脑,好像经历了极缓慢的旅程,因此难以听懂。他四肢像灌了铅一样,眼皮重得抬不起来..只想躺在那里,躺在那张舒服的床上,永远躺下去..“让我最惊讶的是那些摄魂怪的行为..你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让它们撤退的吗,斯内普?” 

 

“不知道,部长。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它们正在回到各个入口处的岗位上..” 

 

“真反常。但布莱克、哈利,还有那女同学..”

 

28.

  哈利跳下了床,赫敏也一样。但他的喊声已经传到走廊里了,康奈利和斯内普马上就进了病房。 

 

“哈利,哈利,怎么啦?”福吉说,很焦急的样子,“你应该躺在床上—— 他吃过巧克力了吗?”他着急地问庞弗雷夫人。 

 

“部长,听着!”哈利说,“布莱克是无辜的!小矮星彼得假造了自己的死亡!今晚我们看见他了!你不能让摄魂怪对布莱克做那件事,他是..” 

 

  但是福吉摇头,脸上略有点笑容。 

 

“哈利,哈利,你脑子很乱,你刚刚经历过一场可怕的灾难,躺回去。现在。一切事情都已经就绪了..” 

 

“没有!”哈利大叫,“你们抓错人了!” 

 

“部长,请听我们说。”赫敏说,她已经赶着站到哈利身旁,正用探究的目光看着福吉的脸。“我也看见他了。那是罗恩的耗子,他是个阿尼马格斯,小矮星彼得,我意思是说,还有..”“看见了吗,部长?”斯内普说,“大脑昏乱了,两个人都一样..布莱克在他们身上可是干了一件好活计..”“我们脑子不昏乱!”哈利大吼。“部长!教授!”庞弗雷夫人恼怒地说,“我必须坚持要你们离开。波特是我的病人,不应该让他苦恼!”“我不苦恼,我要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哈利狂怒地说,“要是他们能听我..”但是庞弗雷夫人突然把一大块巧克力塞在哈利的嘴里。他噎住了,她抓住这机会强迫他回到了床上。“好啦,部长,请吧,这些孩子需要照顾,请离开。”门又开了,进来的是邓布利多。哈利拼命吞下那一大口巧克力,又站了起来。“邓布利多教授,布莱克..”“看在上帝的份上!”庞弗雷夫人歇斯底里地说,“这里到底是不是校医院?校长,我必须坚持..” 

 

-233 -“我道歉,波皮①,不过我要和波特先生和格兰杰小姐说句话。”邓布利多镇静地说,“我刚刚和布莱克谈过。”“我想他告诉你的就是他移植在波特脑子里的童话吧?”斯内普不屑地说,“说什么一只耗子啊,小矮星彼得还活着..”’ “不错,布莱克是这么说的。”邓布利多说着,透过他那副半圆形眼镜仔细打量着斯内普。“那我的证据就不算数了吗?”斯内普咆哮着说,“小矮星彼得并不在尖叫棚屋里,在禁林里我也没有看见他的任何迹象。”“那是因为你昏过去了,教授!”赫敏真诚地说,“你来的时候没有听到..”“格兰杰小姐,住嘴!”“好吧。斯内普,”福吉吓了一跳说,“这位年轻的小姐不是头脑混乱嘛,我们必须对她宽容..”“我想与哈利和赫敏单独谈一谈,”邓布利多突然说,“康奈利、西弗勒斯、波皮—— 请离开我们。”“校长!”庞弗雷夫人气急败坏地说,“他们需要治疗,他们需要休息。”“这事不能等。”邓布利多说。我必须坚持。”庞弗雷夫人噘起嘴,走到病房尽头她的办公室里去了,在身后重重地关上门。福吉看了看从他背心上挂下来的那只大金怀表。“摄魂怪现在应该到了,”他说,“我要去迎接它们。邓布利多,回头在楼上见。”

 

  他走到门边,开着门,等斯内普出来,但是斯内普并没有动。“你肯定对布莱克讲的故事一个字也不相信,是不是?”斯内普低声问,眼睛盯着邓布利多的脸。“我想单独与哈利还有赫敏谈谈。”邓布利多重复说。斯内普向邓布利多走近了一步。“小天狼星布莱克十六岁的时候就表现出他能当谋杀者,”他低声说,“你没有忘记这件事吧,校长?你没有忘记他曾经有一次想杀我?” “我的记忆力和以前一样好,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平静地说。斯内普转身走出福吉还在给他留的门。他们走后门就关上了。邓布利多转向哈利和赫敏。他们两人同时急急地说起话来。

 

29.

  他们看见斯内普在树旁收住了脚步,四面看了着,抓起那件隐形衣,举起来。这时哈利的拳头捏起来了。 

 

“你那肮脏的手别碰它。”哈利低声咆哮道。 

 

“嘘!” 

 

  斯内普拿起卢平用过的那根树枝,戳了戳那节疤,穿上隐形衣,不见了。 

 

30.

“我不知道—— 哈利,看斯内普!”.他们一起从灌木丛往对岸窥探。斯内普恢复了知觉。他在召唤担架,把哈利、赫敏和布莱克等没有生气的躯体放到担架上去。第四个担架上肯定是罗恩,它已经在斯内普身旁浮动着了。然后,他把魔杖举在面前,把这一批人搬到城堡中去了。

 

31.

  他们溜过身后的门廊,走下一道很陡的石头螺旋形楼梯。他们走到楼梯底部时,听到了说话声音。他们紧贴墙壁站着谛听。听起来像是福吉和斯内普。他们沿着这道楼梯底部的走廊迅速走来。“..只希望那些摄魂怪不要惹麻烦,”斯内普正说着,“马上就会给他那个吻吧?”“麦克尼尔一带着那些家伙回来就可以了。这整个布莱克事件真叫人尴尬。我没法告诉你我是多么盼望能告诉<预言家日报>说我们终于抓到他了..我敢说他们会来采访你的,斯内普..还有,一旦小哈利脑子恢复正常,我认为他会告诉<预言家日报>你是如何救了他的..” 

 

哈利咬牙切齿。斯内普和福吉走过哈利和赫敏躲藏的地方,哈利还看见了斯内普脸上的假笑。他们的脚步声消逝了。哈利和赫敏又等了一会儿,确认他们真的走了,这才开始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下一道楼梯,再下一道,沿着一条没有走过的走廊..然后他们听到前方传来略咯的声音。

 

32.

她情绪很坏。哈利和赫敏认为他们最好安静地接受她给的巧克力。庞弗雷夫人站到他们床前,看着他们把巧克力吃下。但是哈利觉得难以下咽。他和赫敏在等待、谛听,心里烦躁..等他们两人都从庞弗雷夫人手里接过第四块巧克力的时候,他们听见上面什么地方响起了愤怒的吼声..

“怎么回事?”庞弗雷夫人惊慌地问遭。现在他们能听到恼怒的说话声了,越来越响。庞弗雷夫人瞪眼看着门。

“真的—— 他们会吵醒所有人的!他们以为自己在干什么啊?”哈利想听清这些声音在说什么。他们走近了些..

“他一定是变形走了,西弗勒斯,我们应该在房间里留人看着他!这种逃走..”

“他没有变形!”斯内普吼道,声音很近了,“在城堡里面,谁也不能变形或者复原的!这件事—— 和—— 波特—— 有—— 关系!” 

 

“西弗勒斯—— 讲点理—— 哈利被镇起来了—— ” 

 

33.

砰。 

 

  校医院的门被撞开了。 

 

  福吉、斯内普和邓布利多大步走进病房。只有邓布利多显得很平静。的确,他似乎相当轻松高兴。福吉恼怒。斯内普气得不成样子。 

 

“说出来。波特!”他咆哮道,“你干了什么好事?” 

 

“斯内普教授!”庞弗雷夫人尖叫道,“管管你自己。” 

 

“看到这里了吧,斯内普,理智些,”福吉说,“门是锁着的,我们刚才看见..” 

 

“他们帮他逃走了,我知道的!”斯内普吼道,指着哈利和赫敏。他的脸扭曲了,嘴里唾沫横飞。 

 

“镇静,朋友!”福吉大声喊道,“你在胡说八道!” 

 

“你不了解波特!”新内普尖叫道,“是他干的,我知道是他干的!”“行了,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平静地说,“想想你在说些什么吧。十分钟以前我离开病房的时候,门就锁着了。庞弗雷夫人,这些学生离开过床吗?”“当然没有!”庞弗雷夫人恼怒地说,“你们离开以后,我一直守着他们!” 

 

“好吧,你听到了,西弗勒斯,”邓布利多镇静地说,“除非你的意思是说,哈利和赫敏能够同时在两个地方出现,否则我认为再找他们麻烦没有什么意思,.” 

 

斯内普情绪激昂地站在那里,从福吉瞪到邓布利多,福青对斯内普的言行惊诧不已,邓布利多的眼睛在镜片后面眨动。斯内普飞快转过身去,袍子因摆动丽在他身后簌簌作响,他乒乒乓乓地走出了病房。

 

34.

“哎呀,你们没有听到吗?”海格说,笑容收敛了一些。他压低了声音,尽管附近并没有人。“哦—— 今天早上斯内普告诉斯莱特林院所有的学生了..我以-252 -为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卢平教授是狼人,明白吗?而且他咋晚是在场地上走动的。现在他在打行李了,这是自然的。” 

 

35.

学期最后一天,公布了考试成绩。哈利、罗恩和赫敏每门课都通过了。哈利想不到他竟然通过了魔药课考试。他很怀疑是邓布利多进行了干预,不许斯内-256 -普跟他过不去。最后一星期里,斯内普对哈利的态度相当令人害怕。哈利想不到斯内普对他的厌烦情绪竟然有增无减,但是事情就是这样。斯内普每次看到哈利,他那薄薄的嘴唇旁的一根肌肉就令人不愉快地扭动起来,他还不断地折屈手指,似乎恨不得要扼住哈利的喉咙似的。

 


完。话说每次需要阻碍哈利冒险又推动哈利冒险的就是教授嘛!


这么护犊子的画面都不能改变后面继续被叫老蝙蝠,不得不说教授的坏人形象端得太稳。


给我!————不给!




评论
热度(11)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