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原著中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出场 (魔法石)cut

以搜索的方式将罗琳阿姨的原著搜刮了一遍,尽量将斯内普的所有出场cut了出来。 敬 J·K·罗琳。

第一部   魔法石


1.

  哈利浑身热起来,想睡觉,但又抬头看了看主宾席。海格正举杯狂饮。麦格教授在跟邓布利多教授说着什么。头上裹着可笑围巾的奇洛教授正跟一位一头油腻黑发、鹰钩鼻、皮肤蜡黄的老师说话。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鹰钩鼻老师越过奇洛教授的围巾直视哈利的眼睛—— 哈利顿感他前额上的那道伤疤一阵灼痛。 

 

“哎呀!”哈利用一只手捂住前额。 

 

“怎么了?”珀西问。 

 

“没—— 没什么。” 

 

  灼痛像来时一样,刹那间就消失了。挥之不去的是哈利扶那位老师目光中得到的感受,他觉得那位老师对他没有一点儿好感。 

 

“跟奇洛教授讲话的那位老师是谁?”他问珀西。 

 

“哦,奇洛教授你已经认识了,他那么紧张并不奇怪。那位是斯内普教授,教魔药学,但他不愿意教这门课—— 大家都知道他眼馋奇洛教授的工作。斯内普对黑魔法可是大大在行。”哈利注视了斯内普片刻,但斯内普没有再看他。最后,布丁也消失了,邓布利多教授又站了起来。餐厅也复归肃静。“哦,现在大家都吃饱了,喝足了,我要再对大家说几句话。在学期开始的时候,我要向大家提出几点注意事项。”“一年级新生注意,校园里的树林一律禁止学生进入。我们有些老班的同学也要好好记住这一点。” 

 

邓布利多闪亮的目光朝韦斯莱孪生兄弟那边扫了一下。

 

2.

也许是哈利吃得过饱的缘故,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他头上顶着奇洛教授的大围巾,那围巾一个劲地絮絮叨叨,对他说,应当立刻转到斯莱特林去,因为那是命中注定的。哈利告诉围巾他不想去斯莱特林;围巾变得越来越重,他想把它扯掉,但却箍得他头痛—— 他在挣扎的时候,马尔福在一旁看着他,哈哈大笑;接着马尔福变成了鹰钩鼻老师斯内普;斯内普的笑声更响,也更冷了—— 只见一道绿光突然一闪,哈利惊醒了,一身冷汗,不停地发抖。他翻过身去,又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时,一点儿也不记得这个梦了。

 

3.

  星期五,对哈利和罗恩来说是一个关键的日子。他们终于找到了去餐厅吃早饭的路,中途没有迷失方向。 

 

“今天我们都有哪些课?”哈利一边往麦片粥里放糖,一边问罗恩。“跟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一起上两节魔药课。”罗恩说,‘‘斯内普是斯莱特林学院院长,都说他偏向自己的学生,现在倒可以看看是不是真是这样。”

 

4.

  幸好哈利还有跟海格一起喝茶这么个盼头,因为魔药课是哈利进霍格沃茨之后最厌烦的一门课程。 

 

  在开学宴会上,哈利就感到斯内普教授不喜欢他。第一节魔药课结束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斯内普教授不是不喜欢他,而是恨他。 

 

  魔药课是在一问地下教室里上课。这里要比上边城堡主楼阴冷。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更令你瑟瑟发抖。 

 

  斯内普和弗立维一样,一上课就拿起名册,而且也像弗立维一样,点到哈利的名字时总停下来。 

 

“哦,是的,”他小声说,“哈利波特,这是我们新来的—— 鼎鼎大名的人物啊。” 

 

  德拉科马尔福和他的朋友克拉布和高尔用手捂着嘴吃吃地笑起来。斯内普点完名,便抬眼看着全班同学,眼睛像海格的一样乌黑,却没有海格的那股暖意。他的眼睛冷漠、空洞,使你想到两条漆黑的隧道。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像麦格教授一样,斯内普教授也有不费吹灰之力能让教室秩序井然的威慑力量。“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 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他讲完短短的开场白之后,全班哑然无声。哈利和罗恩扬了扬眉,交换了一下眼色。赫敏格兰杰几乎挪到椅子边上,朝前探着身子,看来是急于证明自己不是笨蛋傻瓜。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什么草根粉末放到什么溶液里?哈利看了罗恩一眼,罗恩跟他一样也怔住了;赫敏的手臂高高地举到空中。 

 

“我不知道,先生。”哈利说。 

 

  斯内普轻蔑地撇了撇嘴。 

 

“啧,啧—— 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 

 

  斯内普有意不去理会赫敏高举的手臂。 

 

“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赫敏尽量在不离开座位的情况下,把手举得老高,哈利却根本不知道牛黄是什么。他尽量不去看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他们三人笑得浑身发颤。“我不知道,先生。”“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 

 

  哈利强迫自己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对冷漠的眼睛。在德思礼家时,他确实把所有的书都翻过了,但是难道斯内普能要求他把《千种神奇药草与蕈类》的内容都背下来吗?斯内普仍旧没有理会赫敏颤抖的手臂。“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这时,赫敏站了起来,她的手笔直伸向地下教室的顶棚。“我不知道,”哈利小声说,“不过,我想,赫敏知道答案,您为什么不问问她呢?”有几个学生笑出声来。哈利碰到了西莫的目光,西莫朝他使了个眼色。斯内普当然很不高兴。 

 

“坐下,”他对赫敏怒喝道,“让我来告诉你吧,波特,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明白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在一片嘈杂声中斯内普说:“波特,由于你顶撞老师,格兰芬多会为此被扣掉一分。” 

 

  魔药课继续上下去,但格兰芬多的学生们的处境并没有改善。斯内普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指导他们混合调制一种治疗疥疮的简单药水。斯内普拖着他那件很长的黑斗篷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看他们称干荨麻,粉碎蛇的毒牙,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挨过批评,只有马尔福幸免,看来马尔福是斯内普偏爱的学生。正当他让大家看马尔福蒸煮带触角的鼻涕虫的方法多么完美时,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传来一阵很响的咝咝声。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火锅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锅里的药水泼到了石板地上,把同学们的鞋都烧出了洞。几秒钟内,全班同学都站到了凳子上,锅被打翻时,纳威浑身浸透了药水,这时他胳膊和腿上到处是红肿的疥疮,痛得他哇哇乱叫。 

 

“白痴!”斯内普咆哮起来,挥起魔杖将泼在地上的药水一扫而光。 

 

“我想你大概是没有把锅从火上端开就把豪猪刺放进去了,是不是r纳威抽抽搭搭地哭起来,连鼻子上都突然冒出了许多疥疮。 

 

“把他送到上面医院的病房去。”斯内普对西莫厉声说。接着他在哈利和罗恩身边转来转去,他们俩正好挨着纳威操作。“波特,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你以为他出了错就显出你好吗?格兰芬多又因为你丢了一分。”这也太不公平了,哈利正要开口辩解,罗恩在锅后边踢了他一脚。 

 

“别胡来,”他小声说,“听说斯内普特别不讲理。”一小时后,他们顺着阶梯爬出地下教室,哈利头脑里思绪翻滚,情绪低落。开学第一周格兰芬多就因为他被扣掉了两分,他不知道斯内普为什么这么恨他。“打起精神来,”罗恩说,“斯内普经常扣弗雷德和乔治的分。我能跟你一起去见海格吗?” 

 

5.

哈利对海格讲了斯内普课上的事。海格跟罗恩一样,要哈利不要担心,因为斯内普几乎没有喜欢过任何学生。“可他好像真的很恨我。”“瞎说!”海格说,“他为什么要恨你?” 

 

可哈利总觉得海格在说这话时有些有意回避他的目光。“你哥哥查理怎么样?”海格问罗恩。“我很喜欢他—— 他对动物很有办法。”哈利怀疑海格有意转移话题。

 

6.

  毫无疑问,海格这次确实不敢正视哈利的眼睛。他只哼了一声,又递给哈利一块岩皮饼。哈利把这篇报道又看了一遍。被闯入者搜索过的地下金库事实土已于当日早些时候提取一空。如果拿走那个脏兮兮的小包就意味着提取一空的话,那么海格就已经把713号地下金库提取一空了。那个脏兮兮的小包难道就是闯入者要找的东西吗?哈利和罗恩步行回城堡吃晚饭时,他们的衣袋里沉甸甸地装满了岩皮饼,出于礼貌,他们不好意思拒绝。哈利觉得与海格喝了一下午茶后,需要他思考的问题要比这几天上课时需要思考的多得多了:海格及时拿到了那个小包吗?小包现在在什么地方?海格是不是知道一些关于斯内普的事情,但又不愿意告诉他呢?

 

7.

“我要去跟邓布利多教授谈谈,看我们能不能破格使用一年级新生。确实,我们需要一支比去年更棒的魁地奇队。上次比赛被斯莱特林队打得惨败,我几个星期不敢和斯内普照面..” 

 

麦格教授从眼镜上方严厉地瞅着哈利。

 

8.

“珀西!”罗恩压低声音说,拉着哈利躲到一个很大的狮身鹰首兽石雕后面。 

 

  他们从石雕后面望过去,却发现不是珀西,而是斯内普。他穿过走廊,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他在做什么?”哈利低声问道,“他为什么不和其他老师一起,待在下面的地下教室里?” 

 

“我怎么知道!” 

 

  他们跟着斯内普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悄悄顺着另一道走廊向前走,尽量不发出声音。 

 

“他在朝三楼走呢。”哈利说,但是罗恩举起了手。 

 

“你能闻到什么吗?” 

 

哈利吸了吸鼻子,一股恶臭钻进他的鼻孔,那是一种臭袜子和从来无人打扫的公共厕所混合在一起的气味。

 

9.

  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撞门声和响亮的脚步声,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抬起头来。他们没有意识到刚才闹出了多么大的动静,一定是楼下的人听见了剧烈的碰撞声和巨怪的吼叫声。片刻之后,麦格教授冲进了房间,后面紧跟着斯内普,奇洛在最后。奇洛只朝巨怪看了一眼,就发出了一阵无力的抽泣,坐在一个抽水马桶上,紧紧攥住自己的胸口。 

 

  斯内普弯腰去看巨怪。麦格教授看着罗恩和哈利。哈利从未见过她这么生气的样子。她的嘴唇煞白。为格兰芬多赢得五十分的希望迅速从哈利脑海中消失了。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麦格教授说,声音里带着冷冰冰的愤怒。哈利看着罗恩,只见他仍然高举着魔杖站在那里。“算你们走运,没有被它弄死。你们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待在宿舍里?” 

 

斯内普用逼人的目光迅速剜了哈利一眼。哈利看着地上。他希望罗恩赶紧把魔杖放下来。这时,阴影里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10.

  赫敏自从哈利和罗恩把她从庞大的巨怪手里救出来后,她对于违反校规便不那么在意了,这就使她变得可爱多了。哈利第一次参加魁地奇比赛的前一天,他们三人趁课间休息的时候来到外面寒冷的院子里。她已经用魔法为他们变出了一捧明亮的蓝色火焰,可以放在一只果酱罐里随身携带。他们站在那里,背对着火焰取暖。这时,斯内普从院子里穿过。哈利一眼就注意到斯内普走路一瘸一拐的。哈利、罗恩和赫敏靠得更拢一些,想挡住火焰,不让别人看见;他们知道这肯定是不被允许的。不幸的是,他们脸上那种心虚的表情吸引了斯内普的视线。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他没有看见火焰,但他似乎在寻找一个理由,不管怎么说都要训他们一顿。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波特?” 

 

  是《魁地奇溯源》。哈利给他看了。 

 

“图书馆的书是不许带出学校的,”斯内普说,“把它给我。格兰芬多被扣掉五分。”“他临时编了个规定。”哈利看着斯内普一瘸一拐地走远,忿忿不平地嘟囔道。“不知道他的腿怎么了?”“不知道,但我希望他疼得够呛。”罗恩幸灾乐祸地说。 

 

  那天晚上,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闹哄哄的。哈利、罗恩和赫敏一起坐在一扇窗户旁边。赫敏正在检查哈利和罗恩的魔法课作业。她坚决不让他们抄她的作业(“那样你们能学到什么呢?”),但是请她检查一遍之后,他们总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哈利感到不安。他想把《魁地奇溯源》要回来,使自己的神经放松一下,不要老想着明天的比赛。他为什么要害怕斯内普?于是,他站起来对罗恩和赫敏说,他要去问问斯内普能不能把书还给他。 

 

“换了我才不去呢。”他们俩异口同声地说。但是哈利有了一个主意,如果旁边有其他老师听着,斯内普便不会拒绝他。 

 

  他下楼来到教工休息室,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他又敲了敲,还是没有动静。 

 

  没准斯内普把书留在里面了?值得试一试。他把门推开一道缝,朝里面望去—— 眼前出现了一副可怕的景象。 

 

  房间里只有斯内普和费尔奇两个人。斯内普把他的长袍撩到了膝盖以上。 

 

-111 -他的一条腿鲜血淋漓,血肉模糊。费尔奇正在把绷带递给他。 

 

“该死的东西,”只听斯内普说,“你怎么可能同时盯住三个脑袋呢?” 

 

  哈利正要轻轻把门关上,可是——“波特!” 

 

  斯内普赶紧放下长袍,挡住他的伤腿。他气得脸都歪了。哈利喘不过气来。 

 

“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拿回我的书。” 

 

“滚出去!出去!” 

 

哈利不等斯内普给格兰芬多扣分,就赶紧离开了。他一路狂奔着上了楼。

 

11.

“我早就猜到了,”赫敏喘着气说,“是斯内普—— 看。” 

 

  罗恩抓过望远镜。斯内普站在他们对面的看台中间。他眼睛紧盯着哈利,嘴里不出声地念念有词。 

 

“他在使坏—— 给飞天扫帚念恶咒。”赫敏说。

 

12.

  赫敏艰难地穿过人群,来到斯内普所处的看台,此刻她正沿着他身后的那排座位飞快地走着;她撞得奇洛教授一头摔向前排的座位,都没有停下来说一声对不起。总算到了斯内普身边,她蹲下去,抽出她的魔杖,低声说了几句经过推敲的话。明亮的蓝色火苗从她的魔杖里蹿出来,扑向斯内普长袍的下摆。 

 

过了大约三十秒钟,斯内普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着了火。昕到一声惊叫,赫敏知道她的工作完成了。她迅速把火从他身上收拢,收进她的口袋,然后顺着那排座位匆匆返回—— 斯内普永远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13.

“胡说,”海格又说,“斯内普是霍格沃茨的老师,他决不会做那样的事。” 

 

“那他为什么想害死哈利?”赫敏大声问道。 

 

  这个下午发生的事件,似乎使她对斯内普的看法发生了很大转变。 

 

“我如果看见不怀好意的凶煞,是能够认出来的。我在书上读到过关于他们-117 -的所有介绍!你必须跟他们目光接触,斯内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我看见的!” 

 

“我告诉你,你错了!”海格暴躁地说,“我不知道哈利的飞天扫帚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但是斯内普决不可能想害死一个学生!现在,你们三个都听我说—— 你们在插手跟你们无关的事情。这是很危险的。忘记那条大狗,忘记它在看守的东西, 这是邓布利多教授和尼可勒梅之间的—— ” 

 

14.

  罗恩一头朝马尔福冲去,恰恰就在这时,斯内普在楼梯上出现了。 

 

“韦斯莱!” 

 

  罗恩松开马尔福胸前的衣服。 

 

“是有人先惹他的,斯内普教授。”海格从树后面伸出他毛发蓬乱的大脑袋,说道,“马尔福刚才侮辱他的家庭。” 

 

“不管怎么样,动手打人都是违反霍格沃茨校规的,海格。”斯内普用圆滑的声音说,“格兰芬多被扣去五分,韦斯莱,你应该感到庆幸,没有扣得更多。好了,快走吧,你们大家。” 

 

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粗鲁地从树旁边挤过,把针叶碰落得到处都是。一边还得意地笑着。“我要教训他,”罗恩看着马尔福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总有一天,我要狠狠地教训—— ” “我真讨厌他们两个人,”哈利说,“马尔福和斯内普。”

 

15.

“教授,你说过的,如果有人夜里到处乱逛,就立刻来向你汇报,刚才有人在图书馆,在禁书区。” 

 

  哈利觉得自己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不管他在哪里,费尔奇肯定知道一条捷径,因为他那黏糊糊的、发腻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而且令他大为惊恐的是,他听见了斯内普的声音在回答。 

 

“禁书区?那么他们不可能走远,我们一定能抓住他们。” 

 

哈利像脚底生了根似的待在原地,费尔奇和斯内普从前面的墙角拐过来了。他们看不见他,但这条走廊很窄,如果他们再走近一些,就会撞到他身上—— 隐形衣并没有使他的实体也消失啊。

 

16.

“你们能不能别再胡闹了!”伍德嚷道,“这样做肯定会使我们输掉比赛!这次是斯内普当裁判,他肯定会千方百汁找借口给格兰芬多队扣分的!” 

 

  乔治韦斯莱听了这活,真的从飞天扫帚上摔了下来。 

 

“斯内普当裁判?”他一边吐着嘴里的泥土,一边问,“他什么时候当过魁地奇比赛的裁判?如果我们有可能战胜斯莱特林队,他肯定不会公正裁决的。” 

 

  其他队员也都降落在乔治旁边,连声抱怨。 

 

“这不能怪我。”伍德说,“我们只能保证自己在比赛中遵守规则,斯内普也就没有借口找我们的岔子了。” 

 

17.

  这是非常正确的,哈利想,但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不想让斯内普在比赛时接近他..训练结束后,其他队员还在磨磨蹭蹭地聊天,哈利却直奔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他发现罗恩和赫敏正在那里下棋。赫敏只有在下棋时才会输,哈利和罗恩认为这对她很有好处。 

 

“先别跟我说话,”哈利在罗恩身边坐下时,罗恩说道,“我需要考虑—— ”可他一看见哈利的脸,又说:“你怎么啦?你的脸色真可怕。” 哈利压低声音,不想让别人听见,把斯内普不怀好意她突然想当魁地奇裁判的事告诉了他俩。 

 

“别参加比赛。”赫敏立刻就说。 

 

“就说你病了。”罗恩说。 

 

“假装把腿摔断。”赫敏建议道。 

 

“真的把腿摔断。”罗恩说。

 

(哈哈哈哈读到这里真的笑死了,教授真的好可怕,罗恩宁愿断腿也不要接触他哈哈哈)

 

18.

比赛渐渐临近,哈利虽然对罗恩和赫敏的说法满不在乎,但他的心情越来越紧张了,其他队员也不太平静。一想到要在学院杯比赛中战胜斯莱特林,大家就激动不已。在将近七年的时间里,还没有人能够打败他们。然而,有这样一个偏心的裁判,他们能成功吗?哈利不知道是他多心呢还是事实如此,似乎他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碰到斯内普。有时,他甚至怀疑斯内普在跟踪他,想独自把他抓住。每周一次的魔药课变成了一种痛苦的折磨,斯内普对哈利的态度很恶劣。难道斯内普知道他们发现了魔法石的奥秘?哈利不明白他怎么能知道—— 哈利经常有一种可怕的感觉,似乎斯内普能看透别人的思想。

 

19.

哈利一下子如释重负,差点儿放声大笑起来。他没有危险了。如果邓布利多在场观看比赛,斯内普是绝对不敢伤害他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当队员们排着队走向赛场时,斯内普才显得那么恼火,这点罗恩也注意到了。“我从没看见斯内普脸色这么阴沉。”他对赫敏说,“看—— 他们出发了。唉哟!”

 

20.

罗恩没有回答;斯内普刚才判给赫奇帕奇队一个罚球,因为乔治把一只游走球对准他打了过来。赫敏十指交叉①着放在膝盖上,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哈①这里指的是赫敏在为哈利祈祷。

 

21.

“你知道格兰芬多队是怎么挑选队员的吗?"几分钟后,当斯内普毫无道理地又判给赫奇帕奇队一个罚球时,马尔福大声说道,“他们挑选的是那些他们觉得可怜的人。比如波特,没爹没妈,还有韦斯莱兄弟,家里没钱—— 你也应该入队呀,纳威-隆巴顿,因为你没有头脑。”

 

22.

  在空中,斯内普刚刚启动飞天扫帚,就看见一个金色的东西“瞍”地从他耳边飞过,离他只差几寸—— 紧接着,哈利停止了俯冲。他胜利地举起手臂,飞贼被他紧紧地抓在手里。 

 

  看台上沸腾了;这将是一个新的记录,谁都不记得在哪次比赛中飞贼这么快就被抓住了。‘“罗恩,罗恩!你在哪里?比赛结束了!哈利赢了!我们赢了!格兰芬多队领先了!”赫敏尖叫着,在椅子上跳个不停,并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前排的佩蒂尔。 

 

  哈利在离地面一英尺的高度从飞天扫帚上跳下来。他简直无法相信。他成功了—— 比赛结束了;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当格兰芬多学生拥进赛场时,哈利看见斯内普降落在他旁边,脸色煞白,嘴唇抿得紧紧的—— 接着,哈利感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抬起头来,看到了邓布利多微笑的脸。 

 

“干得好,”邓布利多声音很轻,只有哈利一个人能听见,“很高兴看到你没有整天想着那面魔镜..生活得很充实..太好了..”

 

斯内普愤恨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23.

  哈利已经来到了扫帚棚。他靠在木门上,抬头望着霍格沃茨,那些窗户在夕阳的辉映下闪着红光。格兰芬多队领先了。他成功了,他使斯内普看到..说到斯内普..一个戴着兜帽的身影迅速走下城堡的正门台阶,显然是不想让人看见,飞快地直奔禁林而去。哈利注视着,心头胜利的喜悦渐渐消失了。他认出了那个身影的鬼鬼祟祟的步态。正是斯内普。他趁别人吃晚饭的时候,偷偷溜往禁林—— 他想干什么?哈利跳回到飞天扫帚上,腾地起飞了。他悄无声息地滑过城堡上空,看见斯内普奔跑着进了禁林。他跟了过去。 

 

  树木太茂密了,他看不清斯内普去了哪里。他盘旋着,越来越低,擦着树梢飞翔,最后终于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他轻盈地朝他们飞去,静悄悄地落在一棵高耸的山毛榉上。 

 

  他小心地顺着一根树枝往前爬,手里紧紧抓住飞天扫帚,他想透过树叶往下看。 

 

  下面,在一片布满阴影的空地上,站着斯内普,但他并不是一个人。奇洛也在那里。哈利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他结巴得比任何时候都厉害。哈利全神贯注地听他们在说什么。 

 

“..不一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要一要选在这里见面,西弗勒斯..,,“噢,我认为这事不宜公开,”斯内普说,声音冷冰冰的,“毕竟,学生们是不应该知道魔法石的。” 

 

  哈利探身向前。奇洛正在嘀咕着什么。斯内普打断了他。“你有没有弄清怎样才能制服海格的那头怪兽?’’“可— 可— 可是,西弗勒斯,我—— ” 

 

“你不希望我与你为敌吧,奇洛。”斯内普说着,朝他逼近了一步。“我— 我不知— 知道你—— ” 

 

“你很清楚我的意思。” 

 

  一只猫头鹰高声叫了起来,哈利差点儿从树上摔了下去。他稳住自己,正好听见斯内普说,“—— 你的秘密小花招。我等着。” 

 

“可— 可是,我不一不一不—— ” 

 

“很好。”斯内普打断了他,“过不了多久,等你有时间考虑清楚,决定了为谁效忠之后,我们还会再谈一次。” 

 

他用斗篷罩住脑袋,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空地。天几乎完全黑了,但哈利仍能看见奇洛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像一具泥塑木雕。

 

24.

  听了最后这句话,海格挺起了胸脯。哈利和罗恩对赫敏露出满意的微笑。 

 

“好吧,对你们说说也无妨—— 让我想想—— 他从我这里借去了路威—— 然后请另外几个老师施了魔法..斯普劳特教授—— 弗立维教授—— 麦格教授—— ”他扳着手指数着,“奇洛教授—— 当然啦,邓布利多自己也施了魔法。等一下,我还忘记了一个人。哦,对了,是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 

 

“是啊—— 难道你们还在怀疑他,嗯?瞧,斯内普也帮着一块儿保护魔法石了,他不会去偷它的。” 

 

哈利知道罗恩和赫敏内心的想法跟他一样。既然斯内普也参加了保护魔法石的工作,他一定很容易弄清其他老师设下了什么机关。他很可能什么都知道了—— 似乎只除了奇洛的魔法和怎样通过路威。

 

25.

  天气十分闷热,他们答题的大教室里更是热得难受。老师发给他们专门用于考试的新羽毛笔,都是念了防作弊的咒语的。 

 

另外还有实际操作的考试。弗立维教授叫他们挨个儿走进教室,看他们能不能使一只凤梨跳着踢踏舞走过一张书桌。麦格教授看着他们把一只老鼠变成一个鼻烟盒—— 盒子越精美,分数就越高;如果盒子上还留着老鼠的胡须,就要扣分。考魔药学时,他们拼命回忆遗忘药水的调配程序。斯内普站在背后密切注视着,他们脖子后面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这使他们心里非常紧张。

 

26.

“就在今晚,”哈利确定麦格教授走远了听不见时,便赶紧说道,“斯内普今晚就要穿越活板门了。他所需要的东西都弄到了,现在又把邓布利多骗离了学校。那封信准是他送来的,我敢说魔法部看到邓布利多突然出现,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可是我们能有什么—— ” 

 

  赫敏猛地吸了一口冷气。哈利和罗恩转过身来。 

 

  斯内普站在那里。 

 

“下午好。”他用圆滑的口吻说。 

 

  他们呆呆地盯着他。 

 

“在这样的天气,你们不应该待在屋里。”他说,脸上肌肉扭曲,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我们刚才在—— ”哈利说,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你们需要小心一些,”斯内普说,“像这样到处乱逛,别人会以为你们想干什么坏事呢。格兰芬多可经不起再丢分了,是吗?”哈利脸红了。他们转身朝外面走,可是斯内普又把他们叫了回去。“提醒你一句,波特—— 如果你再在半夜三更到处乱逛,我要亲自把你开除。 

 

  祝你愉快。” 

 

他大步朝着教工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27.

“对不起,哈利!”她呜咽着说,“斯内普出来了,他问我在那里做什么,我说我在等弗立维。斯内普就去找他,我只好赶紧跑开了。我不知道斯内普现在去哪儿了。”

 

28.

  他拉开下一道门,一时间,两人简直不敢看接下来是什么在等待他们—— 然而这里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排放着七个形状各异的瓶子。 

 

“斯内普的魔法,”哈利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两人刚跨过门槛,身后就腾地升起一股火焰,封住了门口。这火焰不同寻常:是紫色的。与此同时,通往前面的门口也蹿起了黑色的火苗。他们被困在了中间。 

 

“看!”赫敏抓起放在瓶子旁边的一卷羊皮纸。哈利站在她背后,和她一起读遭:危险在眼前,安全在后方。我们中间有两个可以给你帮忙。 

 

  .把它们喝下去,一个领你向前,另一个把你送回原来的地方。两个里面装的是荨麻酒。三个是杀手,正排着队等候。选择吧,除非你希望永远在此耽搁。我们还提供四条线索帮你选择:第一,不论毒药怎样狡猾躲藏,其实它们都站在荨麻酒的左方;第二,左右两端的瓶里内容不周.如果你想前进,它们都不会对你有用;第三,你会发现瓶子大小各不相等。 

 

  在巨人和侏儒里没有藏着死神;第四,左边第二和右边第二,虽然模样不同,味道却是一样。 

 

  赫敏长长地嘘了口气,哈利惊讶地看见她居然露出了笑容,他自己是无论如何笑不出来的。 

 

“太妙了,”赫敏说,“这不是魔法—— 这是逻辑推理—— 是一个谜语。许多最伟大的巫师都没有丝毫逻辑推理的本领,他们只好永远被困在这里。” 

 

“我们呢,我们也出不去了,是吗?” 

 

“当然不会,”赫敏说,“我们所要知道的都写在这张纸上呢。七个瓶子:三个是毒药;两个是酒;一个能使我们安全穿过黑色火焰,另一个能送我们通过紫色火焰返回。” 

 

(这里并没有教授的出场我们都知道,但是这个考题却非常具有斯内普的特点,需要智慧,斯内普讨厌没有脑子的笨蛋,因为还有考虑到哈利这几只冒险狂魔,还留下了回去的魔药——激萌!)

 

29.

“可是我以为—— 斯内普—— ” 

 

“斯内普?”奇洛大笑起来。这笑声也不是他平常那种尖厉刺耳的颤音,而是一种令人胆寒的冷笑。“是啊,斯内普看上去确实不像个好人,是吗?他像一只巨型的大蝙蝠到处乱飞,对我们倒是很有帮助。有他在那里放着,谁还会怀疑可一可一可怜的,结— 结— 结结巴巴的奇洛教— 教授呢?” 

 

  哈利无法相信这一切。这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 

 

“可是斯内普曾经想害死我!” 

 

“不,不,不,想害死你的是我。那次魁地奇比赛的时候,你的朋友格兰杰小姐冲过来给斯内普施咒,无意中把我撞倒了。她破坏了我对你的凝视,其实只要再坚持几秒钟,我就把你从飞天扫帚上摔下去了。如果不是斯内普一直在旁边-178 -念一个反咒,想保住你的性命,我早就把你摔死了。” 

 

“斯内普想要救我?” 

 

“当然是这样,”奇洛冷冷地说,“你说他为什么要给你们的第二次比赛当裁判?他要确保我不再害你。真是可笑..其实他犯不着费这番心思。有邓布利多在场,我什么也做不成的。其他老师都以为斯内普想阻止格兰芬多队获胜,他确实弄得自己很不受人欢迎..不过,这一切都是浪费时间,不管怎么说,我今晚一定要把你干掉。”

 

30.

“当然是这样。我对付巨怪有一套特别的办法—— 你肯定已经看见了,我是怎么教训那边房间里的那个家伙的吧?倒霉的是,当大家都匆匆忙忙到处寻找巨怪时,早已对我起了疑心的斯内普直接赶到四楼,试图阻拦我—— 不仅我的巨怪没有把你打死,甚至那条三个头的大狗也没有把斯内普的腿咬断。 

 

31.

“我看见你和斯内普在禁林里—— ”他冒冒失失地说。 

 

“没错,”奇洛懒洋洋地说,一边转到魔镜后面去查看,“他那时候已经盯上我了,想要知道我究竟进行到了什么地步。他一直在怀疑我。他想吓唬我—— 其实他哪里吓得住我,有伏地魔做我的靠山呢..”

 

32.

“可是斯内普总是显得那么恨我。” 

 

“哦,他确实恨你,”奇洛漫不经心地说,“天哪,他当然恨你。当年他和你父亲一起在霍格沃茨念书,这你不知道吧?他们俩互相仇恨,不共戴天。不过他可从来不希望你死掉。” 

 

33.

“奇洛说斯内普他—— ” 

 

“是斯内普教授,哈利。” 

 

“是的,是他—— 奇洛说,斯内普教授恨我是因为他当年恨我父亲。这是真的吗?”“是这样,他们确实互相看着不顺眼。很有点像你和马尔福先生。后来,你父亲做了一件斯内普永远无法原谅他的事。” 

 

“什么事?” 

 

“他救了斯内普的命。” 

 

“什么?” 

 

“是的..”邓布利多幽幽地说,“人的思想确实非常奇妙,是吗?斯内普教授无法忍受这样欠着你父亲的人情..我相信,他这一年之所以想方设法地保护你,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就能使他和你父亲扯平,谁也不欠谁的。然后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重温对你父亲的仇恨..” 

 

(这里真的是.... 邓布利多真的比较过分了,他没撒谎,但隐瞒重点与撒谎何异)

 

34.

他拍了拍手,立刻,那些绿色的悬垂彩带变成了鲜红色,银色的变成了金色;巨大的斯莱特林蛇隐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威风凛凛的格兰芬多狮子。斯内普正在同麦格教授握手,脸上强挤出尴尬的笑容。他的目光和哈利相遇了,哈利顿时就明白了,斯内普对他的态度丝毫也没有改变。哈利觉得这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似乎明年的生活又将恢复正常,至少恢复到霍格沃茨一贯的状态。

 

完。


整理图片的过程中发现,第一部的马尔福小少爷好有趣啊哈哈哈






一脸嫌弃




评论
热度(18)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