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原著中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出场 (混血王子)cut

以搜索的方式将罗琳阿姨的原著搜刮了一遍,尽量将斯内普的所有出场cut了出来。 敬 J·K·罗琳。


第六部  混血王子(下)


19.

    “杀人啦!盥洗室里杀人啦!杀人啦!”

 

    门在哈利身后砰地打开了,他惊恐地抬起头:斯内普冲了进来,脸色铁青。他粗暴地把哈利推到一边,跪到马尔福跟前,抽出魔杖,沿着被哈利咒语造成的那些深深的口子移动着,嘴里念着一种唱歌似的咒语。出血似乎减轻了。斯内普擦去马尔福脸上的污物,又念了一遍咒语,现在伤口好像在愈合了。

 

    哈利还在旁边看着,被他自己做的事吓傻了,几乎没意识到自己也浸在鲜血和污水里。哭泣的桃金娘还在他们头顶上抽泣和哀号。斯内普第三次施完破解咒后,半拖半抱地把马尔福扶了起来。

 

    “你需要去校医院,可能会有一些伤疤,但如果及时用白鲜的话,也许连伤疤都可以避免……走吧……”

 

    斯内普搀着马尔福走出去时,在门口回过头来,用冰冷而愤怒的语气说道:“你,波特……在这儿等我。”

 

    哈利丝毫都没有想到不服从,他慢慢站起来,浑身战栗,低头看着积水的地面,那上面浮着一朵朵红花般的血迹。他甚至没有勇气叫哭泣的桃金娘停止吵闹,她还在继续哭哭啼啼,但已越来越明显地带有享受的味道。

 

    斯内普十分钟后回来了,他走进盥洗室,关上了门。

 

    “走开。”他对桃金娘说,她倏地钻回抽水马桶,留下一片令人耳鸣的寂静。

 

    “我不是有意的。”哈利马上说,他的声音在冷冰冰、湿漉漉的空间回响,“我不知道那个魔咒是干什么的。”

 

    但斯内普没有理睬。

 

    “我显然低估了你,波特,”他平静地说,“谁想得到你会这种黑魔法呢?那个魔咒是谁教你的?”

 

    “我,我看来的。”

 

    “在哪儿?”

 

    “是——图书馆的一本书里,”哈利临时乱编道,“我想不起书名——”

 

    “撒谎。”斯内普说。哈利喉咙发干,他知道斯内普要做什么,而自己从来不能阻止……

 

    盥洗室在他跟前晃动起来,他努力摒除所有的思想,但不管怎么努力,混血王子的《高级魔药制作》还是模糊地浮到了眼前……

 

    然后他又看见了斯内普,在这一片狼藉的浸水的盥洗室中央。他望着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眼睛,侥幸地希望斯内普没有看到,然而——

 

    “把你的书包拿给我,”斯内普轻声说,“还有你所有的课本。所有的。拿到这儿来。快!”

 

20.

   哈利全速奔向楼下的盥洗室,边跑边把罗恩的《高级魔药制作》塞进自己的书包。一分钟后,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回到斯内普面前,胸口火烧一般地痛。斯内普一言不发地伸出手来,哈利把书包递过去。

 

    斯内普把哈利的书一本本拿出来检查。最后只剩那本魔药课本了,他非常仔细地盯着它看了一会儿。

 

    “这是你的《高级魔药制作》吗,波特?”

 

    “是的。”哈利仍在喘着粗气。

 

    “你很确定是不是,波特?”

 

    “是。”哈利语气中多了一点反抗。

 

    “这是你从丽痕书店买的《高级魔药制作》?”

 

    “是。”哈利一口咬定。

 

    “那封面背后怎么写着‘罗鸟。卫其利’呢?”

 

    哈利的心跳停了一下。

 

    “那是我的绰号。”他说。

 

    “你的绰号?”

 

    “对……就是朋友给我起的名字。”

 

    “我知道绰号是什么意思。”斯内普说,冷酷的黑眼睛又钻子般地盯住哈利的双眼。哈利努力不去看那眼睛。封闭你的大脑……封闭你的大脑……但他还没有学会……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波特?”斯内普轻轻地说,“我认为你是个撒谎的人,骗子。应该罚你每星期六都给我关禁闭,直到学期结束。你觉得怎么样,波特?”

 

    “我——我不能同意,先生。”哈利说,仍然拒绝看斯内普的眼睛。

 

    “好,等关禁闭之后看你会有什么感觉。”斯内普说,“星期六上午十点,波特,到我的办公室。”

 

    “可是,先生……”哈利说着绝望地抬起头,“魁地奇……最后一场——”

 

    “十点钟,”斯内普小声说,脸上浮起微笑,露出了黄牙,“可怜的格兰芬多……今年要拿第四了,我担心……”

 

    他扬长而去,留下哈利望着破镜子,感觉自己比罗恩这辈子任何时候感受到的都要难受。

 

21.

   哈利没有去吃晚饭,他一点胃口也没有。他刚刚给罗恩、赫敏和金妮说完他的遭遇,其实似乎没什么必要,消息已不胫而走。哭泣的桃金娘显然在城堡里的每个盥洗室都冒出来讲过这个故事;潘西。帕金森已经去校医院看过马尔福,立刻到处说哈利的坏话;斯内普对教员们宣传了此事。哈利被叫出公共休息室,在麦格教授跟前煎熬过了极其难堪的十五分钟。麦格说他没被开除已经很幸运了,并说她完全支持斯内普作出的处分:每星期六关禁闭,直到学期结束。

 

22.

   “啊,波特。”哈利敲门走进那间熟悉而讨厌的办公室时,斯内普说。他虽然已经到楼上教课,却还没有腾出这个房间。屋里还是那么昏暗,沿墙的架子上还摆着许多魔药罐,罐里浮着各种令人恶心的东西。不祥的是,一张显然是给哈利坐的桌子上堆着许多结了蛛网的盒子,散发着一种枯燥、艰苦而毫无意义的工作所特有的气氛。

 

    “费尔奇先生想找人清理这些旧档案,”斯内普轻声说,“是霍格沃茨犯错的人及其惩罚的记录。在墨水变淡或是卡片被老鼠破坏的地方,我们希望你把不清楚的字迹誊写清楚,并按字母顺序排列,放回盒子里。不许使用魔法。”

 

    “是,教授。”哈利说,尽量在话语中加入深深的蔑视。

 

    “我想你可以开始了,”斯内普嘴角浮现出恶意的微笑,“在1012到1056号盒子里,你会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这会增加工作的乐趣。这儿,你看……”

 

    他夸张地扬手从顶上的一个盒子里抽出一张卡片,念道:“‘詹姆。波特和小天狼星布莱克,对伯特伦。奥布里使用非法恶咒,奥布里的头变成两倍大。两人都关禁闭。’”斯内普冷笑一声,“想起来一定很欣慰吧,他们虽然不在了,但他们的伟大事迹还记录在……”

 

    哈利又感到怒火中烧,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反击,在文件盒前面坐了下来,把一个盒子拖到面前。

 

    正如哈利预料的那样,这个工作枯燥乏味,毫无意义,时而还会让他心中一揪(显然是斯内普安排的),因为他读到了他父亲或小天狼星的名字,通常是两人一起犯了各种各样微不足道的错误,有时还加上莱姆斯。卢平和小矮星彼得。他一边抄写他们的种种过错和对他们的惩罚,一边想象着外面的情形,比赛大概刚刚开始……找球手是金妮对秋。……

 

    哈利一次次地去瞄墙上滴答滴答的大钟,它好像走得只有普通的钟一半快,也许斯内普施了魔法故意让它走得特别慢?他不可能才来了半小时……一小时……一个半小时……

 

    时针指到十二点半的时候,哈利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一点十分,给哈利分配过任务后就没再说话的斯内普终于抬起头来。

 

“我想可以了,”他冷冷地说,“弄到哪里作个记号,下星期六上午十点继续。”

 

23.

    他还没敢返回有求必应屋去拿他的那本书,他的魔药课成绩也因此掉了下来(不过,斯拉格霍恩对金妮很有好感,他诙谐地将哈利的成绩下降归于相思病)。哈利觉得斯内普一定还没有放弃搜查王子的课本,由于斯内普一直在监视他,他决定暂时不去碰那本书。

 

24.

  “……但是后来我们被西弗勒斯。斯内普粗暴地打断了!”

 

    “什么?”

 

    “是这样,当时门外一阵骚动,随即门被撞开了,那个十分粗俗的酒吧招待和斯内普站在外面,斯内普胡扯说是上错了楼梯,然而我疑心他是在偷听邓布利多对我的面试被抓到了——你瞧,他自己当时也在找工作,无疑想学到一些经验。嗯,在那之后,你是知道的,邓布利多似乎很愿意给我一份工作,哈利,我不禁想到那是因为他欣赏我不装腔作势的风格和从容的天赋,与那个藏起来从钥匙孔偷听、自以为是、咄咄逼人的男青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哈利,亲爱的?”

 

    她这才意识到哈利已经不在身边,回过头看了看,他站在那里,离她已有十步之遥。

 

    “哈利?”她疑惑地又叫了一声。

 

    可能是因为哈利脸色苍白,所以她才显得这么担心和害怕。哈利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一波又一波的震惊向他袭来,一波接着一波,淹没了一切,只剩下那个他以前一直不知道的情况……

 

是斯内普偷听了预言。是斯内普把预言的消息告诉了伏地魔。是斯内普和小矮星彼得两个人让伏地魔去追杀莉莉、詹姆和他们的儿子……

 

25.

   “刚刚知道!”哈利说,他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吼出来。然后,他突然不能自己。“你还让他在这里教书,是他告诉伏地魔去追杀我的父母的!”

 

    哈利喘着粗气,像是在搏斗一样,他转过身背向仍然一动不动的邓布利多,在书房里来回踱步,搓着手指的关节,尽力克制着要摔东西的冲动。他想冲邓布利多发火和咆哮,同时又想跟他去摧毁魂器;他想说邓布利多是老糊涂了,居然相信斯内普,但又害怕如果自己控制不住愤怒,邓布利多就不会带他一起去……

 

    “哈利,”邓布利多平静地说,“请听我说。”

 

    他想停下脚步,但这竟和控制自己的怒吼一样困难。哈利顿了一下,咬着嘴唇,看着邓布利多满是皱纹的脸。

 

    “斯内普教授犯了一个严重的——”

 

    “别告诉我是一个错误,先生,他当时在房间外偷听!”

 

    “请让我说完。”邓布利多等哈利草草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斯内普教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在听到特里劳妮教授上半部分预言的时候,仍然受雇于伏地魔。由于他的主人对这些十分在意,自然地,他就急急忙忙地把他听到的告诉了他的主人。但他当时不知道——他也不可能知道——从那以后伏地魔会追杀哪个男孩,也不知道被屠戮的父母会是斯内普教授认识的人,也就是你的母亲和父亲——”

 

    哈利大声地冷笑着。

 

    “他恨我爸爸就像恨小天狼星一样!你没注意到吗,教授,为什么斯内普恨的人最后都以死亡而告终呢?”

 

    “哈利,当斯内普教授意识到伏地魔会那样去理解预言时,你不知道他有多么懊悔。我相信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也是他回来的理由——”

 

    “但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大脑封闭大师,不是吗,先生?”哈利说,他尽力保持镇静,但声音还是有点颤抖,“难道伏地魔不是很相信斯内普站在他那一边,即使是现在?教授……你怎么能确定斯内普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呢?”

 

    邓布利多有一会儿没有说话,他似乎正在下一个决心。最后他说道:“我确定。我完全信任西弗勒斯。斯内普。”

 

26.

    “我们需要把你送到学校,先生……庞弗雷夫人……”

 

    “不,”邓布利多说,“我需要的……是斯内普教授……不过我认为……我走不了多远……”

 

    “好的——先生,听我说——我去敲一户人家的门,找一个地方让你待着——然后我就可以跑去找庞弗雷——”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清清楚楚地说,“我需要西弗勒斯……”

 

27.

  “实际上我早就知道了。”邓布利多说,“我相信是你干的。”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呢?”马尔福问。

 

    “我试过,德拉科。斯内普教授听从我的吩咐一直在监视你——”

 

    “他才没有听从你的吩咐呢,他答应过我母亲——”

 

    “他当然会跟你这么说,德拉科,可是——”

 

    “他是个双重间谍,你这个愚蠢的老头儿,他根本就没有替你卖命,你还被蒙在鼓里呢!”

 

    “就让我们彼此保留不同意见吧,德拉科。我碰巧很信任斯内普教授——”

 

    “哼,你正在失去对他的控制!”马尔福讥笑道,“他一直提出要帮助我——想把功劳占为已有——想插手做点什么——‘你在干什么?那条项链是你弄的?太愚蠢了,会把事情都暴露出去的——’但是我没有告诉他我在有求必应屋里做什么,等他明天一早醒来,事情已经大功告成,他再也不会是黑魔王的宠儿了,他跟我一比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28.

   “德拉科,快动手,不然就闪开,让我们——”那女人尖声尖气地说。然而就在这时,通向围墙的门又一次被撞开了,斯内普攥着魔杖站在那里,一双黑眼睛迅速扫视着面前的场景,从瘫倒在墙上的邓布利多到那四个食死徒——其中包括气势汹汹的狼人,还有马尔福。

 

    “我们遇到难题了,斯内普,”体格粗壮的阿米库斯说,他的目光和魔杖都牢牢地盯住邓布利多,“这小伙子好像不能——”

 

    但是另外一个人念着斯内普的名字,声音很轻很轻。

 

    “西弗勒斯……”

 

    这声音比哈利整晚经历的任何事情都叫他害怕。邓布利多在哀求,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斯内普没有说话,他走上前,粗暴地把马尔福推到一边。三个食死徒一言不发地闪到了后面,就连狼人似乎也被吓住了。

 

    斯内普凝视了邓布利多片刻,他脸上粗犷的线条里刻着深深的厌恶和仇恨。

 

    “西弗勒斯……请求你……”

 

    斯内普举起魔杖,直指邓布利多。

 

    “阿瓦达索命!”

 

斯内普的魔杖尖上射出一道绿光,不偏不倚地击中了邓布利多的脸膛。哈利惊恐的尖叫声被憋在了喉咙里,他发不出声音,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邓布利多被击到空中。邓布利多似乎在那闪亮的骷髅下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像一个破烂的大玩偶似的,慢慢地仰面倒下去,从围墙的垛口上栽下去不见了。

 

29.

   哈利觉得自己好像也飞了出去;这没有发生……这不可能……

 

    “离开这里,快点儿!”斯内普说。

 

他一把抓住马尔福的后脖颈,用力把他第一个推出了门外;格雷伯克和那身材粗壮的食死徒兄妹紧跟其后,他们俩兴奋地喘着粗气。当他们从门口消失后,哈利意识到自己又可以动了。现在让他木呆呆地瘫靠在墙上的不是魔法,而是恐惧和震惊。当那个一脸凶相的食死徒最后一个离开塔顶、正要从门口消失时,他一时掀开了隐形衣。

 

    “统统石化!”

 

    食死徒踉跄了一下,好像有什么硬东西砸到了他的背上,然后就像尊蜡像一样倒了下去。但是他还没着地,哈利就已经越过了他,朝着漆黑楼梯跑了下去。

 

    恐惧撕扯着哈利的心……他必须找到邓布利多,必须抓住斯内普……不知怎的这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如果这两件事都做成了,他就可以使一切逆转……邓布利多就不可能死去……

 

他纵身跃过最后十级螺旋形楼梯,落地后停住脚,举起魔杖。昏暗的灯光照着满是灰尘的走廊,好像半个屋顶都塌了。

 

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他面前进行,他试图弄清是谁和谁在交战,忽然听到那个令他憎恶的声音叫道:“都结束了,该走了!”只见斯内普消失在走廊远处的拐角处,他和马尔福似乎是毫无损伤地冲了出去。

 

哈利拔腿急追,忽有一人投身朝他扑来,原来是狼人格雷伯克。哈利还没来得及举起魔杖,格雷伯克已经扑到他身上。哈利仰天倒了下去,感到又脏又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汗臭和血腥味灌入了他的口鼻之中,贪婪的热气喷到了他的喉咙口……

 

30.

   哈利飞奔过门厅,冲进外面漆黑的场地。他依稀看见三个人影正在草坪上奔跑,从外形看是大块头金发食死徒,以及跑在前面的斯内普和马尔福。一旦出了校门,他们就可以使用幻影移形了……

 

    哈利奋力急追,夜晚的凉风撕扯着他的肺。他突然看见前方一道闪光映出了那三个人的轮廓,他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光亮,仍继续狂追,还够不着向他们瞄准发射咒语——

 

    又是一道闪光,叫喊声,还击的光束,哈利知道了,是海格从他的木屋里冲了出来,正在试图阻食死徒逃跑。尽管每次呼吸都像要撕裂他的肺,胸部的刺痛像火烧火燎一样,哈利还是加快了脚步,他脑海里响着一个声音:“别让海格……别让海格也……”

 

    突然有个东西狠狠地砸在哈利的后腰上,他向前栽倒了,脸重重地磕在地面上,鼻孔流出了血。他翻过身,举起魔杖,知道自己走近道超过的食死徒兄妹又追上来了……

 

    “障碍重重!”他一边大叫,一边又翻过身,匍匐在地面上,他的魔咒奇迹般地击中了一个,那人踉跄着倒在地上,又绊倒了另一个。哈利纵身跃起,向斯内普追去……

 

    直到这时,他才透过突然钻出云层的月牙的微笑,看见海格的巨大轮廓。金发食死徒正向这个狩猎场看守一个接一个地施着魔咒,但从巨大母亲那里继承来的强健体魄和粗厚皮肤似乎保护了海格。然而斯内普和马尔福仍在逃跑,很快就要跑出大门了,就可以幻影移形了——

 

    哈利狂奔着从海格和他的对手身边跑了过去,指着斯内普的后背大喊:“昏昏倒地!”

 

    没有打中,红光飞过斯内普的头顶。斯内普迅速转身并大叫道:“德拉科,快跑!”他和哈利相距二十米开外,四目对视,几乎同时举起了魔杖。

 

    “钻心剜——”

 

    但是斯内普躲避着咒语,在哈利的咒语还未说完前就将他击倒了。哈利打了个滚又爬了起来,却听见身后的大块头食死徒大吼道:“火焰熊熊!”随着一声爆破般的巨响,一个飞舞着的橙色火球四窜开来。海格的木屋着火了。

 

    “牙牙在里面,你这个恶魔——!”海格怒吼道。

 

    “钻心剜——”哈利指着前面火光里的身影再次高喊,但是斯内普又把他的魔咒挡掉了。哈利看到他在冷笑。

 

    “你别用不可饶恕咒了,波特!”斯内普在熊熊的火焰、海格的怒吼和火屋里的牙牙的狂吠声中喊道,“你还没有足够的胆量和能力——”

 

    “速速禁——”哈利咆哮道,但斯内普几乎是懒洋洋地轻轻拔开了他的魔咒。

 

    “回击啊!”哈利冲他狂叫道,“回击啊,你这个懦夫——”

 

    “懦夫,你是说我吗,波特?”斯内普吼道,“你父亲从来不敢攻击我,除非是四对一,我倒想知道你会叫他什么呢?”

 

    “昏昏倒——”

 

    “又被挡掉了,又被挡掉了,一直挡到你知道闭上嘴巴,闭上大脑为止,哈利!”斯内普冷笑道,同时又一次拨开了魔咒,“快过来!”他冲着哈利身后的大块头食死徒喊道,“该走了,别让魔法部发现我们——”

 

    “障碍重——”

 

    但哈利还没来得及说完咒语,一阵无法忍受的剧痛突然袭来,他跪在了草地上。有人在尖叫,剧痛足以使他毙命,斯内普要把他折磨致死或者致疯——

 

    “不!”斯内普咆哮道,剧痛消失得像来时一样迅速,哈利蜷曲着躺在漆黑的草地上,紧握魔杖,不停地喘着粗气,只听见他头顶上的什么地方斯内普大叫着:“你们忘记命令了吗?波特属于黑魔王——我们别碰他!走!走!”

 

    食死徒兄妹和大块头食死徒服从了命令,朝着大门口跑去,哈利觉得自己脸下的大地都在颤抖。哈利使足力气,愤怒地呐喊一声,他不顾自己死活,再次站了起来,步履蹒跚地朝斯内普追去,他现在像憎恨伏地魔一样憎恨斯内普了——

 

    “神锋无——”

 

    斯内普轻挥魔杖,魔咒再次被击退。但这时哈利离斯内普只有几步远,终于可以看清斯内普的脸了。斯内普不再冷笑或讥笑,闪耀的火光映照着一张充满愤怒的脸。哈利集中全部意念想道:“倒挂金——”

 

    “不,波特!”斯内普尖叫道。随着一声巨响,哈利向后炸飞了,又一次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次手中的魔杖飞了出去。他听见海格的大喊声和牙牙的狂吠声。斯内普走近哈利,低头瞪着他,此时的哈利同邓布利多一样手无魔杖,毫无反抗之力。燃烧的木屋映照出斯内普苍白的脸庞,脸上满是憎恨,同杀死邓布利多时一样。

 

    “你竟敢用我的魔咒来攻击我,波特?是我发明了这些魔咒——我,混血王子!你要用我的发明来攻击我,像你地肮脏的父亲一样,是吗?我说不行……不行!”

 

    哈利扑向他的魔杖,但斯内普向魔杖施了个魔咒,魔杖飞入黑暗中不见了。

 

    “那么你杀了我吧!”哈利喘息道,他一点儿都不害怕,只有愤怒和蔑视,“像杀他一样杀了我吧,懦夫——”

 

    “不许——”斯内普尖叫道,他的脸突然变得无比疯狂,毫无人性,好像同他们身后火屋里厉声狂吠的那条狗一样痛苦,“——叫我懦夫!”

 

    斯内普猛烈地抽打着空气。哈利感到有种白热的、像鞭子样的东西打在脸上。他被重重地抽倒在地上,满眼冒着金星,有一阵子好像停止了呼吸。就在这时,他听见一阵翅膀的扑棱声,巨大的影子遮住了天空中的星星。巴克比克已经飞到了斯内普的头上,刀一样锋利的爪子抓得斯内普连连后退。哈利坐了起来,刚才撞到地上的脑袋还眩晕着,只见斯内普拼命奔跑着,巨大的巴克比克拍着翅膀在后面紧追不放,发出一种哈利从未听过的尖厉吼叫——

 

    哈利挣扎着站了起来,东倒西歪地寻找他的魔杖,希望能继续追击。但当他在草丛里拨开树枝摸索时,就知道已经太晚了。确实是太晚了,等他找到魔杖转过身时,只看见鹰头马身有翼兽在大门口的空中盘旋着,斯内普已经在魔法学校外幻影移形了。

 

(好痛苦的结尾)

 

31.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哈利?我看到那些食死徒从城堡里跑下来,但斯内普对他们干什么?他去哪儿了——他是在追他们吗?”

 

    “他……”哈利清了一下嗓子,惊吓和烟雾使得他的喉咙发干,“海格,他杀了……”

 

    “杀了?”海格低头瞪着哈利大声说,“斯内普杀人了?你在说什么,哈利?”

 

    “邓布利多,”哈利说,“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

 

    海格呆呆地看着哈利,毛发间露出的那一小块脸庞一片茫然,困惑不解。

 

    “邓布利多怎么了,哈利?”

 

    “他死了。斯内普杀了他……”

 

    “别这么说,”海格粗声说,“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别说傻话,哈利。你是怎么了?”

 

32.

    “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哈利说。

 

    麦格盯着他愣了一会儿,然后令人揪心地摇晃起来。庞弗雷夫人向前跑了几步,用魔法变出一把椅子,放在了麦格的身后。

 

    “斯内普是很高超的大脑封闭大师,”卢平说,他的声音刺耳,与平时大不一样,“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实。”

 

    “但是邓布利多发誓说他是我们这边的人!”唐克斯轻声道,“我一直认为邓布利多一定知道斯内普的一些情况,那是我们不知道的……”

 

    “他总是暗示他有牢不可破的理由信任斯内普,”麦格教授喃喃道,一边用格子花边的手帕擦着不断流泪的眼角,“我是说……从斯内普的历史表现……大家当然会对他存有怀疑……但是邓布利多明确地告诉我,斯内普的忏悔是绝对发自内心的……他不想听到一句说他的坏话!”

 

    “我倒想知道斯内普是怎么说服他的。”唐克斯说。

 

    “我知道,”哈利说,大家都转过身盯着他,“斯内普透露消息给伏地魔,导致伏地魔追杀我的父母。然后斯内普告诉邓布利多,他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那样做的后果,他十分抱歉他走漏了消息,他对于他们的死感到遗憾。”

 

    “邓布利多就相信他了?”卢平难以置信地问,“邓布利多就相信了斯内普对詹姆的死感到抱歉?斯内普一直憎恨詹姆……”

 

    “而且他认为我妈妈也一钱不值,”哈利说,“因为她是麻瓜生的……他叫她‘泥巴种’……”

 

    没有人问哈利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好像大家都迷失在恐怖和震惊之中,正试图接受这些已经发生的荒诞事实。

 

    “这都是我的错,”麦格教授突然说道,她看上去不知所措,双手拧着湿乎乎的手帕,“是我的错,是我让弗立维晚上去叫斯内普的,我还请他来帮我们!如果我没有通知斯内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可能不会加入到食死徒那边。我认为在弗立维告诉他之前,斯内普并不知道食死徒在这里,不知道他们会来。”

 

    “不是你的错,米勒娃。”卢平肯定地说,“当时我们都需要更多的帮助,知道斯内普会来我们挺高兴的……”

 

“那么他到了之后,是直接加入食死徒一边吗?”哈利问道,他想知道斯内普奸诈和罪恶的每一个细节,拼命搜集更多仇恨他的理由,发誓要报仇。

 

 

33.

   “在斯内普的办公室外面,是啊,”赫敏轻声道,她的眼眶里泪水闪耀,“和卢娜一起。我们在外面待了很久,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们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活点地图在罗恩那儿……将近午夜的时候,弗立维教授闯进地下教室,他大叫着城堡里有食死徒,我想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和卢娜在那里,他直接冲进斯内普的办公室。我们听到他说斯内普必须和他一起回去帮忙,然后听到一声响亮的重击声,斯内普奔了出来。他看到了我们,然后——然后——”

 

    “什么?”哈利催促着她。

 

    “我真是太蠢了,哈利!”赫敏用尖细的声音小声说,“他说弗立维教授瘫到了,我们应该进去照看,而他去——而他去帮助迎战食死徒——”

 

    她羞愧地捂着脸,从指缝里接着说下去,所以声音有点发闷。

 

    “我们进了他的办公室,看能不能帮助弗立维教授,只见他昏迷在地板上……现在看来很明显,一定是斯内普对弗立维使了昏迷咒,但我们当时没有意识到,哈利。我们没意识到,我们竟然让斯内普走了!”

 

    “不是你们的错,”卢平肯定地说,“赫敏,如果你们没有听从斯内普的话闪开的话,他可能已经杀了你和卢娜。”

 

    “那么他就上了楼,”哈利说,他仿佛看见斯内普顺着大理石楼梯往上跑,黑色的长袍像往常一样在身后飘动着,边跑边从袍子里抽出魔杖,“然后他就找到了你们战斗的地方……”

 

   “我们遇到麻烦了,我们正处于下风。”唐克斯小声地说,“吉本倒下了,但其他食死徒似乎要血战到底。纳威受了伤,比尔遭到了芬里尔。格雷伯克的猛烈攻击……当时漆黑一团……魔咒四处乱飞……那男孩马尔福不见了,他一定是溜了,顺着楼梯上的塔楼……然后更多的食死徒跟在他后面,其中有人施一个魔咒封住了他们身后的楼梯……纳威直冲过去,被弹向了空中——”

 

    “我们没有人能够突破魔障,”罗恩说,“那个大块头食死徒仍然朝着四周乱施魔咒,从墙上反弹回来的魔咒都差一点儿就击中了我们……”

 

    “然后斯内普出现了,”唐克斯说,“然后他又不见了——”

 

    “我看到他冲着我们跑过来,但是恰好那个大块头食死徒的一个魔咒打来,我躲开魔咒后,斯内普人就不见了。”金妮说。

 

    “我看到他直接跑过了那道魔障,好像魔障不存在似的。”卢平说,“我试图跟在他后面冲过去,结果和纳威一样被扔到了空中……”

 

    “他肯定熟悉一个我们不知道的魔咒,”麦格轻声道,“毕竟——他是黑魔法防御术的教师……我当时想他是忙着去追赶逃上塔楼的食死徒……”

 

    “他是,”哈利狂怒地说,“但是他是追去帮助他们,而不是阻止他们……我敢打赌有黑魔标记才能通过那道魔障——那么,他从楼上下来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嗯,当时大块头食死徒恰好施了一个魔咒,砸下来半个天花板,也把挡着楼梯口的魔障给破了,”卢平说,“我们——我们中间还没倒下的都冲上前去。这时斯内普和那男孩出现在灰尘之中——显然,我们谁也没有攻击他们——”

 

    “就让他们通过了,”唐克斯用空洞的声音说道,“我们以为他们正被食死徒追赶着——接着,别的食死徒和芬里尔。格雷伯克回来了,我们又打了起来——我好像听到斯内普喊了一声,但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

 

    “他大叫道:”结束了‘,“哈利说,”就是说,他完成了他要做的事。“

 

34.

  “斯内普!”斯拉格霍恩迫不及待地说,他看上去最为震惊,脸色苍白,不停地出汗,“斯内普!我教过他!我以为我了解他!”

 

35.

    “不是,”她悲哀地说,“我一直在努力,哈利,但什么也没有发现……倒是有两个比较出名的巫师,姓名的开头是这几个字母——罗萨琳。安提岗。班格斯……鲁伯特。阿克斯班奇。布鲁克斯坦顿……但他们根本对不上号。从那张纸条上看,那个偷去魂器的人应该认识伏地魔,而我找不到丝毫线索证明班格斯或阿克斯班奇跟伏地魔有什么关系……实际上我要说的是关于……嗯,关于斯内普的事。”

 

    她再次提起这个名字时显得很紧张。

 

    “他怎么啦?”哈利粗声粗气地问,重新跌坐在椅子上。

 

    “是这样,我原来说的关于‘混血王子’的话并没有错。”她迟疑地说。

 

    “你非得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赫敏?你知道我现在的感受吗?”

 

    “不——不——哈利,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慌慌张张地说,一边左右张望着,看有没有人在偷听,“我的意思是,我说那本书原来是艾琳。普林斯的没有错。知道吗……她是斯内普的母亲!”

 

    “我认为她不能算是美人儿。”罗恩说,赫敏没理他。

 

    “我把剩下来的旧《预言家日报》翻了一遍,发现了一条不起眼的告示,说艾琳。普林斯嫁给了一个名叫托比亚。斯内普的男人,后来又有一条告示,说她生下了一个——”

 

    “——杀人犯。”哈利咬牙切齿地说。

 

    “对……是这样。”赫敏说,“所以……我说得不错,斯内普肯定因为自己是‘半个普林斯’而感到自豪,明白吗?从《预言家日报》上看,托比亚。斯内普是个麻瓜。”

 

    “是啊,这就对了,”哈利说,“他假装自己是纯血统,这样就能跟卢修斯。马尔福以及其他人攀上关系……他就像伏地魔。纯血统母亲,麻瓜父亲……为自己的出身感到羞愧,想利用黑魔法使别人畏惧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够威风的新名字——伏地魔——混血王子——邓布利多怎么就没有——?”

 

    他顿住了,眼睛望着窗外。他忍不住老是去想邓布利多对斯内普的不可原谅的信任……可是就像赫敏刚才无意中指出的,他,哈利,也同样受了欺骗……尽管那些随意涂写的咒语越来越残忍,但他仍然不肯相信那个曾经那么聪明、给了他那么多帮助的男孩是坏人……

 

    给了他帮助……现在想起来,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揭穿你利用了那本书。”罗恩说,“他肯定知道你那些知识是从哪儿来的。”

 

    “他早就知道,”哈利恨恨地说,“我使用神锋无影咒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他实际上并不需要摄神取念咒……他大概早在那之前就知道了,因为斯拉格霍恩总是念叨我在魔药方面多么出色……他不应该把他的旧课本留在储藏柜底部的,是不是?”

 

    “可是他为什么不揭穿你呢?”

 

    “我认为他不想把自己跟那本书联系在一起。”赫敏说,“我想,要是让邓布利多知道了,他肯定会不高兴的。即使斯内普不承认那本书是他的,斯拉格霍恩也会一眼认出他的笔迹。总之,那本书是留在了斯内普原来的教室里,我敢肯定邓布利多知道斯内普的母亲叫‘普林斯’。”

 

    “我应该把书拿给邓布利多看看的。”哈利说,“他一直想让我认清伏地魔在学校时有多么邪恶,现在我可以证明斯内普也是——”

 

    “‘邪恶’这个词太重了。”赫敏轻声说道。

 

    “不是你一直在对我说那本书很危险吗!”

 

    “我是想说,哈利,你过于责怪自己了。我本来认为王子有一种很残忍的幽默感,但我怎么也猜想不到他日后会成为一个杀人犯……”

 

“我们谁也不可能猜到斯内普会……你知道。”罗恩说。


-------------------------------------------


关于混血王子的课本的出场:

 

1.

    谁也没有注意。哈利弯下腰正要把书捡起来,就在这时,他看见封底的下端写着什么东西,还是那种小小的、密密麻麻的笔迹,跟那些帮他赢得福灵剂的说明的笔迹一样,而那瓶福灵剂,现在已经安安稳稳地藏在楼上他箱子里的一双袜子里了。

 

    本书属于混血王子

 

2.

   这星期后来几节魔药课上,每次混血王子对利巴修。波拉奇的课本提出异议,哈利就按混血王子的建议去做,结果在上第四节魔药课时,斯拉格霍恩对哈利的能力赞不绝口,说他很少教过这么有天分的学生。

 

3.

   哈利暗暗猜测这位混血王子到底是什么人。由于家庭作业太多,他还没能把那本《高级魔药制作》仔细研读一遍,但他已经从头到尾大致翻了翻,发现王子几乎在每一页上都添加了笔记,而且那些笔记并不都与魔药制作有关。有一些说明看上去像是王子自己编的咒语。

 

4.

    去霍格莫德村的那天早晨,外面刮起了狂风,哈利醒得很早,他翻看着那本《高级魔药制作》消磨早饭前的时间。平常他是不躺在床上看课本的,罗恩说得对,除了赫敏,这种行为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不雅观的,而赫敏那么做只是显得有些怪异而已。不过哈利觉得,混血王子的那本《高级魔药制作》根本不能算作课本。哈利越仔细研读那本书,越觉得里面内容丰富,不仅有容易操作的提示和快捷方法——正是这些让哈利赢得了斯拉格霍恩的热烈称赞,而且书的空白处还胡乱记着许多很有创意的小恶咒和小魔法,

 

    从那些涂涂改改的笔迹上看,哈利断定这些东西都是王子自己发明的。

 

    哈利已经尝试过王子发明的几个咒语。有一个恶咒是让人的脚趾噌噌地疯长(他在走廊上拿克拉布做了一个试验,效果有趣极了);还有一个咒语是把人的舌头粘在上腭上(他在阿格斯。费尔奇身上用了两次,赢得了大家的热烈喝彩,而费尔奇还蒙在鼓里,毫无察觉);最有用的要数闭耳塞听咒了,这个咒语能让周围每个人的耳朵里充满一种无法辨别的嗡嗡声,这样,在课堂上就能随心所欲地聊天,不怕被别人听见了。惟一觉得这些魔法不好玩的就是赫敏,她始终板着脸,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如果哈利对近旁的什么人施了闭耳塞听咒,她就干脆一句话也不说。

 

    哈利坐在床上,把课本侧过来仔细研读那潦草的笔迹写出的一个咒语,王子似乎在这个咒语上费了不少脑筋。经过无数次的涂涂改改,最后在那一页的角落上挤挤挨挨地写着这么几个字:

 

    倒挂金钟(无声)

......

    他摸到了那本魔药书,慌乱地翻找着刚才那一页。最后总算找到了,他在那个咒语下面辨认出挤成一团的几个字:哈利暗自祈祷这就是破解咒,然后集中意念,在脑子里念道:金钟落地!

 

5.

  “王子真的没有提示吗?”罗恩小声问哈利。

 

    哈利抽出他那本宝贝的《高级魔药制作》,翻到解药那一章。有戈巴洛特第三定律,跟赫敏背的一字不差,但没有王子写的注释。显然王子跟赫敏一样毫不费力就理解了。

 

“没有。”哈利沮丧地说。

 

6.

哈利为了避免看到这恼人的情形,只好埋头去看混血王子的书,他猛地翻了几页。

 

    有了,在那一长串解药名字的右边潦草地写着:

 

    只需在嗓子里塞入一块粪石

 

    哈利盯着这行字看了一会儿。粪石他不是听说过吗,很久以前,斯内普在第一堂魔药课上就提到:“山羊胃中的结石,可抵御多种毒药。”

(不是牛黄么?)

 

7.

   哈利用魔杖朝皮皮鬼一指,“锁舌封喉!”皮皮鬼抓着喉咙,噎住了,从窗口飞了出去,一边做着下流的手势,但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舌头跟上颚粘到了一起。

 

    “漂亮,”罗恩欣赏地说着,把多比举到空中,他乱舞的四肢再也碰不到克利切,“又是王子的魔法吧?”

 

8.

   受了这个念头的鼓舞,哈利翻开他的《高级魔药制作》,找到了一个被混血王子改动了很多的叫做欢欣剂的魔药,它似乎不仅符合斯拉格霍恩的要求,而且(想到这儿,哈利心脏狂跳起来)如果能让他尝上一点的话,或许可以让他心花怒放,交出记忆……

 

    “啊,看上去妙极了。”一个半小时后,斯拉格霍恩盯着哈利坩埚中阳光般金黄的液体拍手叫道,“欢欣剂,是不是?那是什么味道?嗯……你加了小小一枝椒薄荷,是不是?不大正统,然而这是多么天才的灵感,哈利。当然啦,这可以抵消唱歌太多和拧鼻子等偶尔引起的副作用。我真不知道你从哪儿得到的这些奇思妙想,我的孩子……除非——”

 

哈利用脚把混血王子的课本往书包深处塞了塞。

 

9.

    哈利拿起那张破报纸,盯着上面年久发黄的活动照片;罗恩也凑过来看。照片上是个大约十五岁的瘦瘦女孩。她并不漂亮,看起来既有点乖戾,又有点闷闷不乐。她的眉毛粗重,一张脸长长的,面色苍白。照片下面的说明是:艾琳。普林斯,霍格沃茨高布石队队长。

 

    “怎么了?”哈利说着扫了一眼相关的短文,那仅仅是一条校际比赛的平淡新闻。

 

    “她的名字叫做艾琳。普林斯。普林斯,「在英语中,普通名词”王子“和姓氏专有名词”普林斯“都是Prince.」哈利。”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哈利意识到赫敏要说什么。他突然大笑起来。

 

    “不可能。”

 

    “什么?”

 

    “你认为她是混血……?哦,别逗了。”

 

    “为什么不可能?哈利,在巫师界里没有真正的王子!这个词要么是昵称,要么是某个人自封的头衔,也有可能就是个名字,不可能吗?听我说!如果她有一个姓‘普林斯’的巫师爸爸,并且她的妈妈是麻瓜,那么她就可能是‘混血王子’啊!”

 

    “对,真是天才,赫敏……”

 

    “但这很有可能啊!也许她就以自己是‘混血王子’为荣呢!”

 

    “听着,赫敏,我知道不是女的,我能感觉出来。”

 

    “你就是认为女孩子不可能有这么聪明。”赫敏生气地说。

 

    “我和你相处五年了,怎么可能还认为女孩子不聪明呢?”哈利说,觉得被刺痛了,“是因为他写字的方式,我就是知道这个‘王子’是男的,我判断得出来。跟这女孩子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你是从哪儿弄到这张照片的?”

 

10.

(顺序有点乱)

  哈利看见马尔福在疯狂地翻他那本《高级魔药制作》。马尔福显然很想得到那幸运的一天,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哈利赶紧低头看斯拉格霍恩借给他的那本破破烂烂的课本。

 

    令他恼火的是,他发现课本以前的主人在书上到处乱写,弄得每一页的空白处也跟印着药剂的地方一样黑糊糊的。哈利一边低头辨认药剂成份(以前那位主人在这部分内容上也做了许多注解,还划掉了几种成份),一边匆匆奔向储藏柜,寻找他需要的东西。当他冲回自己的坩埚时,看见马尔福正在飞快地切着缬草根。

 

    每个人都不停地张望其他同学在做什么,这既是魔药课上的一个优点,也是一个缺点,你很难不让别人看见你做的事情。十分钟后,整个教室里已弥漫着淡蓝色的蒸气。不用说,进展最快的似乎还是赫敏。她的药剂已经很接近那种“调匀的、茶褐色的液体”,书上说这正是药剂熬到一半时的理想状态。

 

    哈利切完了草根,又低头去看课本。真是太让人气恼了,他必须费力地从课本原来的那位主人胡乱涂写的文字中辨认出操作指南。那位老兄不知为什么,不同意书上说的要把瞌睡豆切成片,而是另外写了一条说明:

 

    用银短刀的侧面挤压,比切片更容易出汁。

 

11.

    “喂!”哈利气愤地抗议道,赫敏一把抽出哈利书包里的那本《高级魔药制作》,举起了魔杖。

 

    “原形立现!”她干脆利落地敲了敲封面,念道。

 

    什么动静也没有。课本还是课本,破旧,肮脏,书角都卷起来了。

 

12.

   哈利从书包里抽出《高级魔药制作》,查找福灵剂。

 

    “天哪,太复杂了,”他扫视着那一长串的配料说,“要六个月……得慢慢熬……”

 

    “总是这样。”罗恩说。

 

    哈利正要把书收起来,忽然发现有一页折着,他翻到那里,见是神锋无影咒,注有“对敌人”,是自己几星期前做的记号。他还没有试过它是什么样,主要因为不想在赫敏的周围试。但他想下次悄悄走近麦克拉根时试它一下。

 


完。晦暗。







评论(1)
热度(16)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