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VOL.15   弟弟


天空阴云密布,不停歇的寒风吹鼓起球员们的队袍,魁地奇球场上呼喊喧天,比赛这会儿正是激烈的时候。斯莱特林的击球手再次加速猛地撞向挥起击球棒的弗雷德,俩人一起在空中翻了几转。

“该死的!”罗恩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他的脸因为激动红得几乎要发亮。

然而比分还在继续拉大,两个找球手在更高的地方绕场互相盯着,哈利突然看向某个地方:“哦!金色飞贼!”

“什么?!在哪?!”罗恩也看过去。

后排的纳威仰头看着红色队服的找球手焦急道:”梅林!他没看见!“

”哦!哈利你为什么不能上场!“罗恩没有看到哈利说的金色飞贼,做痛苦状哀嚎。

下一秒格兰芬多观众席集体欢呼起来,格兰芬多进球了!哈利也又跳又喊,转着身跟西莫、迪安互相击掌大笑:”乔治好样的!“

一只毛绒布的手出现在哈利眼前,那是他的围巾,这只手几乎抵着他的鼻尖指了指右后方,哈利转回头看过去,通道口站着提着行李箱的斯内普。

“出了什么事?”哈利跳下观众台,跟上斯内普离开了魁地奇球场。

斯内普没有回答他,径自大步往前走,哈利气鼓鼓的撅起嘴,一直到走进城堡,斯内普才回头撇了他一眼,慢吞吞的说:“不是非得劳动救世主的事情。我不能理解邓布利多叫上你的意思,毕竟现在看起来,你更适合与‘同龄人’呆在一块儿。”

哈利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他最近对重拾学生时期的生活确实表现得很雀跃:“感觉很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和平时期的霍格沃兹真让人高兴。”

“轻松?和平?”斯内普严厉的眼神落在哈利身上:“带来‘那个人’一定会回来这个消息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份和平有多么脆弱、虚假!”

“是的,那个人的事一定会解决的,可是他现在连实体也没有——”

“而现在他忠心耿耿的仆人会去为他达成目的。”斯内普不耐的打断他。

“什么?”哈利有点愣住。

“虫尾巴彼得从阿兹卡班逃走了。”斯内普没有一丝笑意的勾起嘴角:“他变成了阿尼玛格斯,继蠢狗之后。”

哈利皱眉。

斯内普念出口令,石兽跳开,校长办公室里传出布莱克的声音:“这件事就应该让我去!尽管交给我去就可以了!”

哈利跟着斯内普走进去,布莱克回过头看见他们,对走在前面的斯内普凶恶着脸:“你怎么把哈利也带过来了!”他走过来和哈利拥抱,露出笑容:“见到你真高兴,哈利!不过这件事你不用管,这是我的事情。”

“这是傲罗的事情。”卢平冷声道,他看上去正在生气。

而邓布利多的办公桌后面,房间里唯一的傲罗没有理会他们,平静的回答邓布利多:“那我明天上午再来拜访一次。”

邓布利多交叠着手点点头,金斯莱钻进壁炉离开了。

邓布利多微微垂着头似乎在思考,房间里静默下来没有人说话,片刻后,邓布利多开口:“倒是的确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交给你,小天狼星。”

“可是虫尾巴——”小天狼星还想争取,邓布利多明亮的蓝色眼睛严肃的看着他,并摆手表示关于这个无可商量了,然后转问斯内普:“西弗勒斯,关于那份药剂,进度如何?”

“已经完成了目前可以做到的最终试剂。”斯内普讲行李箱放在宽大的办公桌上,挥了下魔杖,那个看上去并不大的行李箱便自动打开了,里面自动支起一层又一层的格子,摆放着一排排的瓶装魔药,还有数量不多但精致的工具。中间有两个游走球那么大的金属瓶,非常显眼,斯内普将它们拿出来:“两份方案,超过两品脱的剂量。鉴于只能当场验证效果,还需要带上几份应对可能状况的魔药。”

“是要对付阴尸洞穴的吗?”哈利问:“可是校长,你明知道那里只剩下赝品,为什么......啊...你是为了雷古勒斯......”

听到这个名字其他人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小天狼星更是吃惊非常:“雷古勒斯?”

“是这个。”邓布利多说:“需要你去做,小天狼星。”

哈利自从醒来已经有一个多月,小天狼星一直在圣芒戈,卢平除了上课也不见人影,关于雷古勒斯的事便也一直搁着没有跟小天狼星提过,哈利有些抱歉,想起那个刚成年便悄然孤独死去的勇敢的年轻布莱克,颇感遗憾。

邓布利多结合已经查到的信息和哈利的相关记忆,已经可以得出当初的大部分真相。

被家族倚重的次子雷古勒斯,16岁便被推到伏地魔面前,以求得一份殊荣。但他很快发现伏地魔不光强大,也非常的疯狂和残暴,这有可能令他和家族陷入泥潭。那时黑暗君主实力和势力都处于鼎盛,雷古勒斯却隐瞒所有人,暗自做出了反抗的决定。也许是得益于布莱克家族数个世纪的巨量藏书积累,聪明心细如他,竟然发现了伏地魔最深的秘密,并且勇敢的用生命来以图破坏。

“小布莱克先生在校时,并不是非常引人注意的学生,也非常服从于家族的安排。”邓布利多缓缓的说:“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孩子有着超乎一般人的智慧、勇气和责任心。”

“实在是太过温柔善良了,这么无私无畏......”哈利喃喃的说:“真是太不斯莱特林了,啊不对,也许应该说,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斯莱特林吧!”

哈利说完,不知何时一直弯腰将脸埋在双掌中发着抖的小天狼星终于崩溃的大哭出声,愧疚和悔恨淹没了他,曾经也是雷古勒斯学长的卢平和斯内普,则什么也说不出来。

【插播无关的:受不了了,我满脑子都是,黑发绿围巾的弟弟小跑着追上同样黑发的兄长,喊着:‘尼桑!尼桑!嘛嘚哟!’的画面。摔!为什么是‘尼桑’啊!就因为最近拾番,画风又不对了吗】

”任务是要把这个挂坠盒取回来吧?就让我陪小天狼星去吧。”卢平揽着小天狼星,拍了拍他的肩背,低声说:”我们一起去,把雷格勒斯带回来,带雷尔回家!”

小天狼星深吸了口气,紧紧闭了闭眼,然后抬起头祈求而坚定的看着邓布利多,对方将摊开的地图折叠起来交给他们:“你们务必小心,那里非常危险。因为魂器的必须保密,我们没有更多帮手。斯内普会告诉你们需要用魔药来应对的地方,但以防万一,你们也要做好随时撤离的应急准备。”

除了那两个大个儿的金属瓶,斯内普又取出数个绿色液体的药瓶,三人极为难得的没有争吵和嘲讽的对话起来。

邓布利多离开办公桌,示意正旁听斯内普给卢平、小天狼星做讲解的哈利过来,俩人走上右边的扶梯,邓布利多将书架上的一本大部头悬浮下来,递给了跟在后面的哈利:“我在写信访问了炼金方面的笔友后,对方向我推荐了这本书,希望能对你上次提出的问题有所帮助。”

“谢谢。校长。”

他们继续往上走,站在了二层的阁楼上,哈利发觉邓布利多无声的使用了‘无声无息’,他疑惑的眨了眨眼。

邓布利多的眼神从刚才的书架上移回到面前的哈利,略略犹疑:“我想,关于下周动身德国的事,你是否考虑改变主意了?我看得出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并非让人无可担心。”

“我的状态很好,校长。”哈利有点焦急。

邓布利多没有出言反驳他,也没有再询问,只是静静的看着哈利的眼睛,仿佛已经知道了哈利想隐瞒的一切。虽然自诩有29岁的内芯,但到底架不住已经活了一个多世纪的伟大巫师领袖的目光,哈利败下阵来。

哈利手指轻叩怀里的书壳,想了想说:“无论如何,这趟出行我是一定要去的!您知道的,这完全是因为我的事,我不能待在学校等。何况我去过一次,知道一些情况。也许情况会很顺利,也并不会有激烈冲突,毕竟那个基地目前表面上还是家合法的机构。”

邓布利多有些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但是没有再说阻止的话,他变出纸笔,写下一个名字夹进哈利怀里的书中:“需要时,联系他。安排好这边的事我会尽快过去。”

哈利看了一眼:“我会的。您打算也去德国?”

“虽然西弗勒斯跟你一起,会让人放心很多。但魂器有关的事,还是需要万分小心。”

哈利点点头,然后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说:“对了,我在最近的调查中发现,这个机构的成员中似乎有圣徒的痕迹。”

 

=========(ˇˍˇ) =========

我会说我根本没有想过写今天的章节内容吗?嘻嘻嘻,我忘了雷尔的事了。不过这种剧情自己展开然后脱离了计划的感觉还蛮有意思的。


如果兄弟两年龄差再大点,且没有越行越远...... 没有如果......要是差再大点,估计西里斯压根也不会多费精神关注在弟弟身上了。可是有个想亲近哥哥的弟弟真的很萌啊。




评论(2)
热度(43)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