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VOL.14   没有秘密

 

纳威匆匆忙忙的跑下楼梯,脚下一个趔趄,臂弯中的书页全都飞了出去,散落在了台阶上,其中一卷飘向了下一层楼,他手忙脚乱的抓起书本,追向那张皱巴巴的羊皮纸,却看见它被一只指尖泛黄的苍白大手拾起,纳威顺着熟悉的黑色袖子看上去,瞬间吓得脸色刷白。

“斯...斯...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冰冷的表情因为阅读手中的纸卷而添上了一丝怒气,他将可怜的羊皮纸拍在纳威捧着的书本上,阴森森道:

“如果明天下午的魔药课上,你敢将这样的垃圾交上我的办公桌,那么你一定会——”

斯内普突然止住了话头,侧过头看去,拐弯处出现了三个身影,是哈利和他的朋友们,他们慢吞吞的走了过来。赫敏和罗恩反应都有些呆滞,直愣愣的瞧着斯内普,哈利倒是笑眯眯的打招呼:“斯内普教授。”他看过来:“嗨,纳威,好久不见了,你现在看起来圆乎乎的。”

纳威觉得自己像是被施了禁锢咒,一动不敢动,转动着眼珠子看过来看过去,直到斯内普一言不发的转头走掉了,黄金三人组的视线还随着斯内普黑袍翻滚的背影远去。

“嘿!伙计们,你们这是怎么了?”纳威干巴巴的问。

罗恩仿佛还沉浸在什么事情的思考中,他梦游般轻轻的说:“......没什么。”

“哈利你怎么样?我昨天去看你了,可庞弗雷夫人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你在医疗翼里躺了这么久,真让人担心,我还以为......”

“谢谢你,纳威。我已经没事了,真的。”哈利的面色还透着虚弱,但精神很好的样子:“只是点意外的小状况,斯内普教授的魔药帮了大忙。”

“啊斯...斯内普教授!”纳威总是没法自然的称呼他们的魔药教授:“我很抱歉,我不确定有没有搞砸了事情,罗恩他们一直说我不应该那么做。出事那天我最先回到格里芬多塔,发现宿舍门被破坏,我很慌,一看到人就连忙求助,而那个人正好是斯内普教授,我就告诉了他,他让我去找邓布利多说完就自己走了,可是后面事情的变化全都太让人吃惊了,你回来了,却住进了医疗翼,小天狼星布莱克居然不是杀人犯,斯内普教授和他还在大厅吵了起来说要决斗,梅林啊,可他们却......”

说起这些,纳威似乎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如果不是怀里抱着书,恐怕要手比脚画了,哈利拍拍他的手臂,笑了出来:“好了,好了,纳威,我很好!这没什么,斯内普教授和小天狼星虽然关系并不很亲近,但是他们都是可靠的成年人,用不着我们担心。你这是要去哪?”

“呃,图书馆,对了!图书馆!我的魔药作业......,哦!我的魔药作业!”纳威回过神,一下子回到慌里慌张的状态,他抱紧怀里的书,从哈利和罗恩中间挤了过去,一边喊着“恭喜你康复,哈利!回头见!”一边跑向了图书馆的方向。

罗恩拉了一把被纳威撞了一下就要摔倒的哈利,皱眉说:“你这可还不是康复了,对吧?”

哈利耸耸肩,往楼梯上走:“但回到医疗翼继续躺着?也没什么用处。我肯定格里芬多的寝室更有帮助。”

走进房间,哈利踢开掉在床脚的衣服,一头扑到柔软的床上,发出闷闷的吁气声,赫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可是哈利,你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回到十几年前吗?”

“哦!赫敏!你怎么在这儿?!”哈利吓了一跳,坐起身:“我们刚刚不是道别了吗?这里可是男生寝室!”

“女生可以进男生宿舍,我以为你还没有忘了这一点,鉴于不管哪个时空,你最近都在霍格沃兹。”赫敏一反之前的沉默不语,恢复了平时的理智模样:“好了,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也许可以继续谈谈?”

“可是赫敏,”罗恩有点反对:“哈利已经说过,他把能说的都说了。”

“是的,哈利你今天下午说了很多,非常多!”赫敏抓了抓头发:“可是让人不明白的问题却更多了,而我总觉得还有很重要的事你没有说。”

“不,没有了,没有......,没有需要继续说的了,如果有,阿布思他们也会提出来的不是吗?”

“真的吗?”赫敏怀疑。

“赫敏,我以为,就算别人对这种状况不清楚应该如何反应,你应该知道一些的。”哈利指了指赫敏的胸口:“因为,你最近也在与时间捉迷藏是不是?我当然就更需要小心一些了,即使现在只有一个哈利·波特。”

赫敏怔了怔,低头想了想,还是严肃的看着哈利说:“我暂时接受这个说法。虽然校长不允许我们同行,但是哈利,关于你们去德国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还有我。”罗恩说。

“当然。”哈利点点头,又忍俊不禁:“说实话,被还是13岁的你这么严肃的盯着,感觉还真是奇怪哈哈。”

赫敏翻了翻眼睛离开这间寝室:“然而说是快30 了的你,也还是跟13岁时一样冲动。”

 

哈利在一阵巨大的恐惧感中惊醒,他张大嘴失声急喘着睁开双眼,看着头顶的红色幔帐,抬起手抹了一把额头密布的冷汗,露出一个疲惫的苦笑。

平复了呼吸,哈利拿起魔杖往门边走去,悬浮起地上的零食垃圾,卷过墙上挂着的“庆祝哈利康复”剪纸,小心翼翼的带出了寝室。

哈利在黑暗中毫无阻碍的来到了魔药教室,合上门,他点亮了教室里所有的灯,发现桌上都整齐的码放着同样的魔药材料。

“是明天的上课内容吗......”哈利拨弄了一下手边的雏菊根,环顾一圈这明显是提前准备好的摆放,微微勾起唇角:“明明最不耐烦学校里的小鬼们,却还是这么仔细......”

寒意令哈利打了个颤,他不再站着发呆,魔杖轻甩,瞬间点燃了壁炉。哈利在旧坩埚堆里挑了一个出来,用魔法稍做清理,又在橱柜里翻弄了半天,挑出一堆材料,放在一张空桌上,指尖轻叩桌面,哈利撇了撇嘴:“还差一样......”

掏出魔杖,哈利在静音咒中幻影移形了,紧接着出现在禁林巨大的树木间,他抬头辩了辩方向,便往几乎连月光都透不进去的一边走去,仿佛剪影般的枝桠残叶在寒风中发出悉索声。等哈利握着一株看上去像枯枝的草药,从一小片密集而矮小的灌木间钻出来时,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哈利甩了甩还在悄悄扭动着的枯枝,再次幻影移形。

在魔药教室里显形,哈利没能停稳,直接撞上了一个橱柜,顿时跌坐在地上,他低声痛呼,按住了被撞的左肩,,又连忙去抓企图爬走的枯枝。

“哭棉蛱飞来。”斯内普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地上慢吞吞扭动的枯枝飞了过去。

“教授。”哈利揉了揉左肩,站起来,舔了舔唇瓣,看向斯内普手中的哭棉蛱,又移开目光:“你怎么在这儿?”

斯内普没有回答哈利的问题,他意味不明的看了哈利一会儿,然后将哭棉蛱按在砧板上处理起来,挤出灰色的液体,动作迅速的分类储存。

盖上最后一个玻璃罐,斯内普摘下皮质手套,没有看哈利一眼,走向了教室大门。

“教授!”一直安静看着斯内普处理药材的哈利喊道:“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要问的吗?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对你完全信任,没有秘密!”

斯内普似乎不为所动,一直走到到门口,握住了门把,他还是停了下来。良久,用仿佛被大风吹散般低哑的声音问:“我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你知道我把预......”

“知道。”哈利迅速的接道:“我知道那件事,关于教授的事,我知道得可能比你以为的要多得多。”

“......你难道不恨我?”斯内普没有回头,唇角似乎拉起极为嘲讽的弧度,握住门把的手,用力到泛白。

哈利摇摇头,意识到这样斯内普看不到,于是说:“不恨。在我知道所有事情的时候,我已经没办法恨你了。而且我知道,妈妈也并不希望......”

“别!”斯内普打断哈利:“别说出......”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门,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收回迈出的脚步,斯内普再次关上了门,他转过身,目光锐利的看向哈利。

“你确定德国要发生的事件在七月?你确定六月过去来得及?”

这一次,哈利没能立马回答,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斯内普没有催促,只是紧紧的盯着他,哈利无意识的拉扯着毛衣上的一根线头,许久才开口:“我确定是在七月爆发了新闻报道,但是我不确定事情真正发生是否更早。我估算的最好时间是在四月赶去,那时候,我应该可以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了,魔力使用也不会有问题......”

“而届时,你就会撇下所有成人,做一个孤胆英雄,独自前往盛崇黑魔法的德国,进入极有可能已经被来路不明的黑巫师盯上了的研究所,啊哈!多么漂亮完美的计划!”斯内普冷笑。

哈利有点尴尬又有点无奈,辩解道:“并不是打算单独去——虽然我其实已经单独去过了——这一次是想跟阿不思再商量一下,毕竟西里斯的状况不好,我不希望他坚持跟去。赫敏和罗恩也是,我完全相信他们,但是到底还是孩子,虽然我任职霍格沃兹校长的时间只有几个月,可我也认为,真的不应该把学生牵扯进危险的事情里。”

“校长?是哪些丢了脑子的蠢货会选你做校长?”斯内普看上去是真的为此有点儿生气:“为什么现在的你却还可以在霍格沃兹幻影移形?”

“是......,我也不知道。”哈利眨眼。

斯内普用鼻子喷气,哼了一声,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哈利在大门扇出的冷风中打了个喷嚏,他将额前的头发往后拨了拨,慢慢走到那张斯内普用过的桌前,桌上空着的地方,摆着两瓶透明的魔药,静静的散发着微光。

哈利拿起其中一瓶,拔出瓶塞,嗅了嗅:“这么好的东西......真不愧是魔药大师啊教授,这么快就能对上症状。“

”唔...... 没什么味道,今晚能好好睡一觉了。”

 

--------

“我知道的可能比你以为的要多得多。”没有存稿习惯的腊鸡本po需要备注:很多。


成年后的纳威↓XD,毕业脱了校服更帅2333




评论(5)
热度(48)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