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VOL.11  失去的时间

 

哈利微微瞪大了眼睛:“......竟然这么久?”

德拉科点头:“听说庞弗雷夫人也没有办法了,是要把你转到圣芒格的,毕竟西里斯·布莱克已经被抓住了——”

“你说什么?!”哈利猛地抬起头,抓住德拉科的袍子:“西里斯被抓?”

德拉科被吓一跳,他拍开哈利的手:“他自投罗网,抓着一只老鼠说当初魔法部冤枉了他,邓布利多和其他教授还有许多傲罗都在场,你昏睡的这一个多月,魔法部一直在重审当初的案子,那只老鼠居然是——”

“西里斯!”哈利再次抓住德拉科打断他的话:“西里斯现在在哪?!他怎么样?”

“在......圣芒格......”德拉科终于意识到哈利紧张的原因似乎就是布莱克本人,态度也完全不是对仇人。

哈利猛地掀开被子跳下床就往外跑去,德拉科连忙喊了一声,却只来得及阻止被哈利拉开后回弹的门发出声响,门外克拉布和高尔嘴里鼓鼓囊囊的,正一脸呆滞的看向他。

“去他的格里芬多!”

哈利一路跑上三楼,停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办公室外,边大口喘气边拍门:“莱姆斯!”

没有人开门,楼下传来疑似费尔奇的声音,哈利继续往楼上跑去,却在五楼的转弯看见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邓布利多提着马灯,灯光照亮了白胡子上的紫色蝴蝶结,他的面容却氤氲在阴影里:“哈利你怎么在这里?”他用魔杖敲了敲马灯,光线亮了许多。

哈利目光停留在邓布利多手上的魔杖,突然就恢复了冷静。他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睛,神色放松下来:“我想我大概是在找您。”

邓布利多微笑:“看起来,你的情况好多了。”

哈利张开嘴,还没接话,脸上却忽然露出怔然的神情,他慢慢转过头看向楼梯下面,抬起手,掌心出现荧光闪烁的光芒,飞进楼下的转弯处的壁灯里,照亮了灯下一动不动的身影。

哈利的眼睛里静静浮现水光,他看着那个站出来仰起脸望向他的人,勾起嘴角。

“能够再见到您,真的太好了,教授。”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天际的鱼肚白色,已经涂满了天空,冬日的晨光苍白温柔,落进城堡里。

斯内普看着那个还赤脚穿着病号服的少年,却再感受不到这只幼狮一直以来的躁动和愤怒,连手中那个刚刚突然发热的黑盒子,也变得安静下来。他点头回应邓布利多的问候,看着哈利·波特一边向邓布利多追问布莱克家黑狗的消息,一边不时看向自己,就像是怕自己会溜走一样。

“虽然是有出于公众接受方面的考虑,但小天狼星的住院并不完全是装病的吧?”哈利跟着邓布利多走下来,问。

“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小天狼星在阿兹卡班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可是他的意志坚定,你得相信他,一切都不是不可恢复的。”邓布利多摸着胡子,蓝色的眼睛依然温和:“也许,你应该先关心关心自己,让庞弗雷夫人再看看,换身暖和点的衣服,然后来我的办公室喝杯热乎乎的蜂蜜茶?”

“当然。”哈利点点头:“既然有莱姆斯陪着西里斯,我当然没有什么担心的。”

哈利看了看斯内普并没有伸出袖子的左手:“我现在也很想念你的茶点,但我要整理的恐怕不止是衣服了。如果西里斯的状况允许,我想也请您邀请他和莱姆斯一起来吧。哦,我还答应过斯内普教授给他一个解释。另外,我希望赫敏和罗恩也能尝尝您的茶。”

斯内普回视哈利,没有说话。

邓布利多稍微考虑了一会儿,点点头:“好吧,正好双胞胎昨天送给我一袋新口味夹心糖,我很高兴有人和我一起分享。”

哈利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极力咽下拒绝的话,礼貌性点点头,趿着邓布利多变出的毛绒绒的拖鞋下楼了,他听见邓布利多跟斯内普说话:“......今天的课......米勒娃......”

哈利还没有离开医疗翼,赫敏和罗恩就过来了,他们带来了哈利的魔杖,对邓布利多的茶会邀请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知道是关于哈利的事,也很热切。哈利好不容易向庞弗雷夫人证明的自己的状态良好,终于和两个朋友一起离开了这个躺了一个多月的房间。

罗恩告诉哈利,这段时间赫敏一直泡在图书馆,希望能够找到了解甚至解决哈利病状的书籍,他们两甚至夜游去图书馆的禁书区,结果遇到了邓布利多校长。

“对不起哈利,我们害得格里芬多被扣了分,却还是没有找到对你有用的东西。”赫敏满脸歉意的说:“但是好在你醒过来了。”

“怎么会没有用,”哈利笑着摇摇头:“以你的专注,无论结果能否帮助到我,过程中积累的东西,都是别人难以做到的。你只是找错了方向,你找的是精神类......,说起来,我们以前有提过纳威的父母吗?”

“你是说......”赫敏惊讶的看着哈利,迟疑道。

“如果你已经有些进展,并且还有兴趣,可以继续钻研。但是禁书区还是太危险了,下次还是先申请到教授的签字同意吧。”哈利说

罗恩皱起眉头嚷嚷:“哈利,这可真不像你说的话。”

哈利哈哈一笑,在石兽前停步:“夹心糖。”

门一打开,哈利就被一个扑过来的男人抱住:“哈利!”

“大脚板。”哈利有点窒息,身后的赫敏和罗恩面面相觑,莱姆斯微笑着回头看着,最角落的里坐着的斯内普面无表情的转开视线。

小天狼星松开哈利,按住他的双肩,哈利终于能好好看清眼前的人,西里斯看上去还是很瘦,似乎打理了一番,发须都修理整洁,宽大的旧外套没有扣好,还露出了一点病服领角。

哈利下意识看向自己的领口,果然,没来得及回宿舍换下的病服也悄悄露了馅,不由得看着西里斯笑了出来,还颇激动的小天狼星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自己里衣,似乎明白了哈利在笑什么,也咧嘴大笑。

等倒霉蛋教父子俩坐好,罗恩也自以为悄悄的拿起了盘子里的糖果塞进嘴里,结果在任何人开口说话前,罗恩的脑袋就“炸”了!赫敏不忍直视的捂住了脸。

“嚯嚯,这可真是有趣的糖果。”邓布利多乐呵呵的说,他招待大家尝尝此间办公室的特产茶水,开口道:“那么,哈利,你对自己的衣服以外的事,整理得怎样了?”

哈利极力收住笑意,轻咳两声清清被过甜的蜂蜜茶齁住的嗓子,环视一圈在座的人,只有自己早上提到过的人,他说:“我以为您会找麦格院长一起?”

邓布利多回答:“我想,这由你决定,哈利。”

哈利眨着眼睛无言了片刻,笑了笑:“果然我还是更习惯一切都在您的安排之下啊。”


------------------

好冷啊好冷啊!降温了,晚上睡觉脚都不会暖 哭唧唧QAQ



评论
热度(41)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