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Vol.06   万圣节的雪

 

第一个霍格莫德周末即将来临时,气温已经很低了,大多数人都围上了自己学院特色的围巾,但这一点儿也不能降低三年级生的热情,关于这个著名的巫师村他们已经讨论了足够久,而确定了时间在万圣节前夕,这种兴奋也更为高涨。

罗恩因为赫敏的克鲁克山一直盯着斑斑不放而跟赫敏生气,他们现在并不时时待在一块儿了,上课时也不说话。哈利对于自己不能参与霍格莫德周末感到惊讶和失落,而且他最近晚上开始整夜失眠,脸色显得糟糕极了,但是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罗恩以为他是因为不能去霍格莫德村才这样,于是一直催促哈利去说服麦格院长。

“没有关系的,罗恩。”哈利抱着魔药书,揉着眼睛说:“就算现在不能去,以后总有机会的。而且周末我可以去找教授补习一下以前的课程,魔咒和变形课我都没问题,甚至草药魔药也能跟上你们,但是其他的就不行了,完全不记得啦。”

罗恩觉得哈利还是很难过,这些话都是在安慰自己,因为“这个’其他的’课可是最无聊的占卜之类的,根本不会有人喜欢的”,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说:“也许乔治他们会有什么办法。不过我想你确实可以去找卢平教授,他的黑魔法防御课棒极了,也许会教你一些更有趣的东西。”

“你说得对,罗恩。”哈利感觉因为极度缺乏睡眠,自己脑子里就像全是乱成一团的湿重的药渣黏液,眉心都感到要鼓胀起来般的闷痛,这让哈利无比担心接下来的魔药课了,毕竟就算他再装不知,也发现了魔药教授的刻薄和针对。

而这种担心在魔药教授站上讲台后,就给了哈利一个有些得意的微笑时,变成了完全的肯定。

“这可,太糟糕了......”哈利喃喃的说。

就像是某种约定似的,魔药课上的坩埚总会爆炸,连带起一片惊叫,和魔药教授低沉的怒吼。

“纳威·隆巴顿!”

纳威一脸惊惶的看向斯内普,面前的坩埚里魔药一片死寂,乌黑凝实——这绝对不是魔药!——不是纳威。

“对不起......”哈利弱弱的出声。

斯内普看过去,哈利的脸色比纳威还要糟糕,他面前炸开的魔药和坩埚被魔力控制在两人合抱的范围内,然后逐渐缩小,聚成一团。离哈利最近的罗恩脸上的惊吓还没有褪去,但是幸而没有受到伤害。

诡异的安静在魔药课教室蔓延了片刻,直到斯内普缓缓的开口:“格里芬多扣十分,哈利·波特下课后留下来劳动服务。”

“是的,教授。”哈利的声音更弱了。

下课时间还没有到,教室里的再一次响起坩埚爆炸的声音,这一次终于“正确”的是由纳威引发,而这绝对不会让斯内普的脸色好看,他留下足够让格里芬多哀嚎的作业,带上纳威和他的同组同学去了医疗翼。

“你是怎么做到的?”罗恩问哈利,其他正在收拾东西的人也都竖起耳朵放慢了动作,包括斯莱特林的学生,西莫几人也围了过来。

“什么?”

“那些炸开的魔药,你控制住它们,那样。”罗恩比划着说。

“我不知道,也许,是个加强版的漂浮咒?”哈利漫不经心的说,他看上去已经在想别的什么事了:“你们在平时不是也会控制者东西而不是用手么。”

“那不一样。”

“我们是巫师啊,也许下意识情绪下的对魔力的控制比有意识的去使用更具效果,谁知道是不是呢。”哈利轻甩着魔杖控制着制药工具各归各位:“你看赫敏都不怎么关心这个。”

“她怎么可能......”罗恩反应强烈,但是抬头环顾却没有看到赫敏的人:“她怎么走这么快?”

“因为她的课程太多。”哈利让最后一个计量杯里的残渣消失,收起魔杖,抱起自己的书:“好了,趁斯内普教授还没有回来挑刺,我们快走吧,”

罗恩才发现哈利已经收拾完教室了,这离下课过去还不到十五分钟,甚至教室里人还没有走光,罗恩惊讶的说:”你怎么会这么快?简直比我妈妈收拾厨房还快。”

哈利为这个比喻抽了抽嘴角。

哈利最终还是没能从麦格院长那里通过申请,而首霍格莫德周末那天,外面已经是冰雪一片。

空气很冷,学生们很热情,哈利很疲惫,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真正进入睡眠了,且无人发现,因为他不时会想起一下事情,比如哪个同学是谁,比如学校的某个地方,比如魁地奇的经典动作由来,所有人都觉得他正在慢慢恢复记忆,连斯内普的定期魔药都停止了,没有人想到哈利的状况并不好,哈利自己也没有想过要去找庞弗雷夫人或者谁求助,包括见多识广又对哈利颇为照顾的卢平教授。

天色渐暗,哈利站在朝着禁林方向的长廊上,迎面吹着凛冽的冬风,按着口袋里双胞胎兄弟今天送他的’活点地图’,他们原本是想要帮助哈利能够去和罗恩他们一起逛逛霍格莫德,但是哈利并没有那个心思,他有种强烈感觉,他需要在禁林里找到某个重要的东西,那是他找回全部记忆的关键,或者说是他失去记忆的原因。

但是在被斯内普教授抓到去禁林后,他一直没有再尝试进去,说不清具体是因为什么,大概在找到能不被发现这位教授发现自己夜游的方法前,自己都不好再轻易行动,哈利心里感觉隐形衣并不是躲避巡夜者的关键,但是活点地图,也许真的像双胞胎说的那样好用。

晚宴即将开始,哈利觉得自己的状态真的太糟糕,用在眼镜上的魔法只能掩饰表面,每次上课他都尽量挑最不显眼的角落里,也幸好赫敏最近上课时本来就没跟他和罗恩一起。他得独处一会,身体感觉麻木,连笑一笑的力气都勉强。

哈利撤掉眼镜上的魔咒,找到麦格院长,说着蹩足的借口,并在得到训斥后,乖巧的表示不会再强撑,但是不想打扰庞弗雷夫人的晚宴心情,能回宿舍休息休息就可以了。

“好吧,如果你依然不舒服,明天一定要去医疗翼。”最后麦格教授说。

回到塔楼时,壁画里的胖夫人正在化妆,宿舍里已经没有人了,她认为自己得到了一段休息的时间,不过看到哈利的脸色,她收起了抱怨:“可怜的小波特。”

宿舍里没有开灯,黑暗、安静,外面的冰天雪地似乎也吸收了所有的声音,这让独自一人的宿舍安静得异常。

哈利躺在软和温暖的床上,头疼欲裂,却根本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似乎听到些响动,可能是罗恩他们回宿舍了,他睁开眼睛看过去,黑暗里,有急促的喘息,然后是一双莹莹发光的眼睛看向这边。

那双眼睛的主人动了,慢慢靠近哈利和罗恩的床铺这边,窗外雪地映出的光落在床前,哈利看清楚了对方,那是一只体型巨大却消瘦见骨的黑犬。

“西里斯?”


评论(3)
热度(53)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