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挚一次次劝他全告诉那只笨水牛,他态度坚决:能瞒多久便要瞒多久!但何尝不是随时都做好被认出的准备,心头怕是百般滋味都有。

那只笨水牛为何回回起疑,却从不深究......


爱我,你怕了么?【dog脸】

没尝苏就是小殊?!?!?!【胆小鬼靖王大人看了一场恐怖电影脸】

评论
热度(3)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