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不知觉——耿蠢boy

       萧景琰负手立在檐下,看着纷纷大雪覆盖院中石径,曾经,他和小殊从主街一路奔进来,嬉闹大笑、年青骄傲。那时候,他们最烦恼的事也不过是又惹得父兄生气了,没有什么会夺走他们心里的快乐,有彼此为伴,无畏无愁。


       “战英,你说,小殊为什么单单就瞒着我?”萧景琰轻喃似自语,不待身后战英想出答话便又慢慢开口:“母亲说,因为小殊对我的期许与旁人不同,我懂。可是......我却觉得,小殊,不信我。”


       列战英有些惊讶的看着太子,呐呐不知如何宽慰。


       萧景琰伸出手,眼神落在掌中消融的晶莹上,片刻,战英以为太子不会再开口,却又似乎听见一句叹息:“可他更不信的,是他自己。”


      “殿下......”


我是开了个头 就忘了要写啥梗来着的分割线_(:зゝ∠)_没关系反正我文笔烂(你有文笔么?)看见的筒子请当自己瞎


        苏宅回廊。


        甄平微微躬身行礼:“太子殿下,这么大的雪您还过来看望宗主?”


      “嗯,他的身体怎么样了?”


      “午时喝过药,便一直睡着,现在也还没醒。”


      “嗯。"萧景琰看着甄平半天不语,待把甄平看得背上有些凉凉的,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才开口:“这次你们宗主睡前可有又交代不许我进去探望?”


       “......没有。"甄平犹豫的抬眼看了一下太子,便侧身让过:“太子请。”


        萧景琰抬步走了进去:“不必招呼了,我只看看他,都别跟着了。”


       “是......”


       我是想放弃码了的分割线(⊙v⊙)觉得写这么矬会被打的


       萧景琰进了屋便立刻感觉有些闷热,雪冬的夜来的早,屋里早早便点上了烛灯,火盆自是一直没撤过,便边往里屋走边除了外衣,也免得把外面的寒气带进来了。


       里屋只留了一盏笼灯,萧景琰走近卧榻,看着梅长苏的动静徐徐坐下,怕惊醒了他。屋里暖得有些燥了,梅长苏却依然是微微缩着肩,睡得明显极不安稳,萧景琰皱了皱眉,从被褥下探进去摸住了梅长苏的手,想要看看是不是需要再加些披盖。


       手倒没有想的那么凉,只是待萧景琰反应过来自己抓住了人家的手,便怎么也不想劝自己放开了......

       

       梅长苏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教不知何时开始发起了呆的萧景琰回了神,萧景琰以为他要醒来了,犹疑了一瞬便又握紧,看着梅长苏微颤的睫羽,半响,复无动静,并未睁开眼。


       萧景琰松下来,发现刚才自己的紧张,忍不住勾起唇角无声的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温度有传递给长苏,看上去倒睡得安宁了许多。


       “小殊......”


        萧景琰俯下身,轻轻唤了声,梅长苏呼吸清浅,却睡得沉,自是得不到回应。


       “小殊,从那日,以那样的情形 确认了你是小殊,再见你,我都不敢唤你,我不想再叫你苏先生,呵,苏先生.....”萧景琰觉得嘴里苦涩,声音更轻了些:“可我也不敢,叫你小殊。”


        酉时未至,天便黑得彻底,屋里也显得愈发寂静了。


        萧景琰凝视着梅长苏的睡颜,像是描摹这张熟识已有一年多的面容与记忆里的小殊有多少变化,只是越看着心中越发觉得,痛不可当!


       “小殊,小殊,母妃不与我说你的病到底如何,可是,你现在,是不是还会很痛?”萧景琰抬起手轻触梅长苏脸上一处微不可见的细痕,眼角泛红:“小殊,你隐藏身份回到金陵,早知会被旧日亲近认出,却在瞒我这上面费尽力气,为什么?是你对我非同他人的期许?你怕我因护你而不愿坚定向前?你怕......你与我记忆里的小殊不一样?”


       “你怕我失望......”


       “可是小殊,你不相信我么?”


       “我起初,没有认出你,当你是个谋事,却又忍不住想认真看看这个谋事有何不同?你说,你想选我,语声郑重,眼睛里却有笑意,浅淡似我的错觉,没有矜礼的冷硬,倒像想要吓我一跳,再笑话我的反应。”


       “与你不过几次交谈,有时候却觉得,你似乎太了解我,别人都说我脾气倔,你也曾说我就是头水牛,明明好几次,你也被我气得不轻,却总懂得怎么教我听进你的话。小殊,我......”


       “初时,我告诉自己,梅长苏满腹奇诡,可信用,不必交心,可是,只要你出策无情,我便忍不住生气,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


       “小殊,我明明就快认出你了,旁人都觉得你与当年不一样了,可是你又怎么知道,我一定也这么想。你怎么知道我看不到十三年前的林殊。”


       “小殊,你小心翼翼抹掉所有我能看出的痕迹,抹不掉也不声不语不让我猜想,你怕我不愿接受我的小殊变成了搅弄风云的梅长苏,是不是?”


       “那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了...... 我看到我开朗、调皮的小殊,他乖乖的被梅长苏关在心底里,你要算计险恶时,他痛苦难过他在流血...”


       “小殊,就算你是变了很多,难道我不是?你我的心里,都积满怨愤和仇恨,那些血和火如此沉重,压得人半点不敢松懈。可是我知道的,骨子里面,你还是那个骄傲好胜,从不肯低头认输的少年将帅。”


       “小殊,你不忘血仇,你要雪冤,这也是我的愿望,纵是早便让我知晓你回来了,你又怎知我只会阻碍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也能为你变得强大。”


       “小殊,你骂我有情有义没有脑子,你又好得到哪里去?你拿自己当灯油点耗,你忘了我...我们也会为你而揪心!看着你不停煎熬自己时,心里地愧疚与疼痛!”


       “小殊......”

       

        眼中凝热终于盛不住,萧景琰忍不住低下头,泪珠便坠落梅长苏榻沿,喉中也哽住,半句话也说不出,他知道,待长苏醒来,他便再也不会当小殊的面说这些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嘤嘤嘤嘤,我在写什么?明明只是想发个100字的短小君的!罢了,好歹还是一发完哈哈哈哈,好吧因为赶着回家,就不捉虫改啥了诶嘿嘿,感觉因为歌单里奇怪的歌太多了听着写着感觉飞走了,没能写出我要表达的东西。

但是大概因为我真的好心疼我们的耿蠢Boy,觉得他有好多话可以说的,剧看完前我还以为他会在长苏死掉的时候才知道那是小殊(我真的很怕看BE的),所以这一发就是对靖王的同情,嗯,就是这样。先回家了,88。


评论(5)
热度(24)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