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VOL.24   蜘蛛尾巷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哈利沿着河岸慢慢走着,河对面的远处能看见独栋的住房,阳光落在树叶和草地上,真是难得的好天气。

但这些明媚温暖,在他行走的河的这一边却是感受不到的,这边都是厂房和烟囱,荒凉脏乱的居住区。

他穿过马路,转进逼仄阴暗的巷子。尽管现在已经进入一年中英国最热的季节了,可穿行在蜘蛛尾巷,依然让人觉得森冷,墙角砖缝爬上了绿色的苔藓,越往深处走,这些绿色也越蔓延开来,因为麻瓜驱逐咒,最后的一段路几乎没有人走,入目已经一片惨绿了。

他停23号门前,抬手准备敲门,门自己打开了,斯内普一身与斯莱特林地窖差不多的黑色长衣,面无表情的看了哈利一眼:“进来。”

哈利随斯内普进入制药间,这里只有一个小窗户,被厚厚的帘子遮住,哈利拿出魔杖:“开始吧。”

已经隔了一个星期的伤口再次展露在哈利眼前,以斯内普对黑魔法和魔药的了解程度,如果此时看到好得差不多的状况,哈利都不会有这么惊讶:“你做了什么?!我怎么觉得它变严重了?”

斯内普转移视线,不耐烦的喷气:“波特,做你能做的,别多问。”

他等了半天,哈利既没有动手,也没有再开口,斯内普有些恼火,他回过头,看见哈利居然在走神,他拉上衣服,整理衣领,快速的系上扣子,拿起了外袍,手腕被哈利握住,哈利那双绿色的眼睛太过靠近的透过镜片看着他,轻声到:“我道歉,请让我帮你。我,我只是......没办法不管。”

斯内普紧紧的颦着眉头,疑惑自他的眼中掠过,哈利的眼神落在他的领口,然后抬起了双手伸过去,被斯内普拍开,他瞪了哈利一眼,自己再次解开衬衣扣子。

哈利的魔杖慢慢沿着创口划过,这个没办法无声念咒,也就没空继续问什么,不过很显然,放弃探究也不是他会做的。这次的时间要更久一些,久到足以让他觉出屋内有哪里不对劲。

处理完背上的问题,已经临近中午,两个人都点累坏了,上次的治疗让哈利之后几天都有气无力,这次尤甚,冷硬如斯内普也没有在这时候直接说出请人走的话,而哈利,并不避着斯内普,再次举起魔杖,对着自己的眼镜施了一个咒语,镜片上流转过一瞬光芒,似乎起了什么变化。

“你想要找什么?”斯内普看着他。

哈利没有回答,而是在屋里东张西望起来,他自顾自的走出制药间,外面的房间四面墙都是书架,摆满了许多看上去颇有年代的书籍和一些摆饰,哈利似乎有了目标,他走向一个精致华丽的雕花盒子,盒子约一臂长高,嵌了秘银做纹路,看上去神秘而低调,但更多的是危险,透过镜片,那种仿佛跃跃欲扑的浑浊气息简直犹如实质。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里的黑魔法原本应该已经祛除,但因为此时与这个盒子的靠近,竟然感到刺痛。

“这是什么?”哈利忍不住回头问到。

斯内普神色泛泛,慢慢走过去,戴上了独角兽毛手套,轻抚盒身,慢慢打开了它,令人惊异的是,里面居然是两个莹莹发光、散发着圣洁魔力的丝茧,幼儿拳头大小,盈白如新。

哈利并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看着斯内普等待解惑,但斯内普似乎没有打算这么做,他小心翼翼的盖上了那个盒子,把哈利引向沙发,让他休息,自己则又回了制药间。

一坐下就发现真的是很累,确实不想站起来了,哈利便老老实实的休息起来,等到斯内普再过来寻他时,他已经歪着沉沉睡着了,脑袋仰靠着,眼镜也滑到了鼻子下面,让浓重的黑眼圈无所遁形。

斯内普不发一言的看了一会儿,没有叫醒这只疲倦的幼狮。

哈利一觉睡醒,有点不知身在何处,他迷朦的睁开眼帘,旁边坐着一个黑色的人影,他眨了眨眼,视线逐渐清晰过来,那是斯内普,对方轻轻翻着膝上的书本,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头望了过来,看着哈利坐起身,便又低头翻书:“醒了便去吃点东西。”

哈利点点头慢吞吞站起来去了餐桌,刚坐下来,便闻到一股药味,一个看上去有点脏的旧金属杯子里,还冒着热气的魔药,比汤碗更近的杵在眼前。

“喝了。”斯内普不轻不重的声音传来。

哈利拿起来闻了闻,五官皱起。

这药罐子般的人生。

收拾了餐具,哈利泡了壶茶坐回斯内普旁边,还是忍不住问起之前的神秘盒子:“到底是什么?它还让你的伤加重了。”

斯内普合上书,看着他说:“那么波特先生是不是也可以告诉我,这一周你不在自己姨母家好好待着,却在忙些什么?”

哈利也并不多么惊讶被发现了,只是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额头的伤疤。

“和......黑魔王有关?”斯内普猜到。

“嗯。”哈利没有否认,他有点犹豫,嘴张了张,还是没说出来。

斯内普不悦的盯着他。

哈利垂着脑袋想了半天,轻声问:“西弗勒斯,你第一次见到的汤姆·里德尔,是什么样子的?”

这显然不是个茶余饭后的好话题,斯内普身体一僵,原本轻轻攥在指尖的书页“撕拉——”被扯了一半。

哈利见斯内普不语,便自己说下去:“我在邓布利多校长的记忆里见过孤儿院时的汤姆,二年级时日记中出现过还是学生的里德尔级长,直接面对过用别人血肉复活的疯子魔王,而曾经令几乎所有英国魔法贵族折服的伏地魔,是什么样子呢?”

斯内普沉默良久,拿出魔杖施了一个“恢复如初”,才冷漠的开口:“那很重要吗?”

哈利摇摇头,又摸了摸额角的伤疤,说:“也许也不重要,但是我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好奇,一步步从无到有,从孤儿到魔王,里德尔如果没有最后失去理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吸引’到你这类这样不轻易动摇的人,当然不会是因为他当年英俊美貌吧。”

斯内普勾勾唇角,透出冰冷的自嘲的意味。

“昨天,我收到了小天狼星的信,里面有魁地奇世界杯的票。”哈利突然又转了话题。

西弗勒斯·魔药学霸·魁地奇半残·斯内普,极度厌恶表情.jpg

“我的意思是,我担心比赛时,食死徒标记再现的事情。”哈利摊摊手:“连芬里尔·格雷伯克都出现了,这太危险了。”

“伯莎·乔金斯并没有失踪,也没有接触到我们等的人。”斯内普给自己倒了杯茶:“这些事情邓布利多自有安排,救世主的操心怕是用不上。”

“可我是伏地魔的魂器。”哈利用“明天预报没有雨”的口气说。

“噗——”斯内普刚进口里的茶喷了出来!

“我额上的魂片便是那个时期的伏地魔留下的,”哈利无视差点溅到自己的茶水,继续说:“我需要想办法解决它。曾经它因为邓布利多校长的安排被杀,虽然并不是完全消失,但也无法再做什么,与死亡无异,这次我想要——”

“你这泡的什么茶?!”斯内普接连给自己灌了数杯清水,才终于顺利说出话来。

“......”哈利抿嘴,极力忍住勾起的唇角,乖乖的说:“哦,这是上次离校前,阿不思送我的茶,听说是他自己配的,做的不多,我可不能独享,对吧?”

------------------------------------

放飞了,英伦玫瑰凑个图

评论(4)
热度(47)
  1. 舞月沉迷老冰棍 转载了此文字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