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VOL.22   从阿尔巴尼亚回来的人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哈里敲门许久,听不到任何开门的动静,他想了想,转身准备离开,门却开了。

斯内普一手扶门,裹着黑袍的身体将半开的门口堵住,半点没有让任何人进去的意思,他面色冰冷,黑色头发湿腻,语气更是能吓得低年级学生只想就地遁走:“有什么事情劳动格里芬多的大明星化身夜耗子,在半夜打扰他劳累的魔药教授?”

一学期大半时间没有出现人前却依然保持成为校园热度话题的哈利:“......”

“你没来参加晚宴。”哈利找回声音:“出什么事了吗?你去抓耗子了?”

斯内普眼神有了一瞬的变化,但他只是非常不耐烦的说:“恐怕抓耗子不是斯莱特林院长的工作,而我的生活也不需要一个低年级考试都难及格的学生来操心,没有别的事情就快点回到你的巨怪群中去!”

“嘿!谁说我会不及格?”哈利争辩,他掏出一个长管形的玻璃瓶,又说:“去小天狼星家之前我还得在女贞路待一个星期,我可不指望你会给我写信,只好今晚化身猫头鹰将它送过来了。”

斯内普明显露出了动摇,他忍不住伸手去夺玻璃瓶:“该死的!你这是在糟蹋东西!不能这样保存它!”

哈利任他拿走瓶子,趁机推开了门迈进屋里,一眼就看到壁炉周围的乱七八糟:“你刚从校长室回来?你是不是受伤了!”

斯内普已经关上门,拿着那只玻璃瓶走向储物架,打开一个装满液体的玻璃罐子,将哈利带来的草药泡了进去:“不要让我重复,波特,这不关你的事。”

“我能帮忙吗?”哈利站在壁炉边,用不接受拒绝的态度说:“让我看看吧。”

斯内普只想将人丢出地窖,哈利梗着脖子威胁到:“你不让我看我就去告诉波比!”

威胁幼稚,但能成功。

斯内普妥协,他脸色几经变化,最后慢慢转过身,外披的黑袍落在地毯上,哈利终于看见他伤在哪里了,斯内普背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露出一片触目惊心、颜色诡异的脓泡,里面翻卷的白色衬衣上沾着氲开的红色。

哈利感觉胸口翻涌上一阵阵让他咬牙屏息才能忍下的难受,感觉就像某个天空鱼肚白色的早晨,但更强烈得多。好一会儿,斯内普扭头不耐的看向他,他才松开拳头:“你这样不能一个人处理,让我留下来,我能帮上忙。”

哈利接下来没有再多问,他把垫子放在地毯上,让斯内普坐下,不费功夫的从书桌、储物柜还有卧室找出了要用的东西,递过补血剂,无视斯内普诧异的眼神,然后半跪蹲在对方背后,小心的剪开上衣,探看伤处。

现在天气已经偏热了,哈利指尖的碰触却让斯内普皮肤泛起一阵鸡皮疙瘩,在夏天也将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的魔药教授当然极为不适应当前状态,他不适应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这样的狼狈,可确如哈利所说,这伤处一个人难以处理。

哈利拿出魔杖,杖尖沿着右肩最上面的挫伤往背部下面缓缓移动,低声念动咒语,魔力流淌,但收效甚微,魔杖回到肩头,再做一遍,循环重复,直到破口收拢、脓症停止。

哈利吁出一口气,随手抹了一把汗,有点眩晕的坐在地毯上:“上面附带的魔力伤害暂时只能处理到这一步,今天先用魔药包上,一个星期后我会去蜘蛛巷拜访,希望不要介意我来打扰——介意也没有用。”

斯内普额上同样有汗珠滑落,眉间的“川”字深如斧凿,哈利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只好问:“怎么了?”

“我以为格里芬多的好奇心不止于此。”

“嗯......你还想问我为什么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吧?”哈利似笑非笑:“看看,其实斯莱特林的好奇心更盛。”

“比不上对我的私人领域如此了解的救世主。”

“哈哈,我之前在地窖住了大半年。而且每次有事回校我也是住在这里......”哈利突然停下了这个话题,转而另言:“至于好奇心,感谢同样的受伤经历,我大概知道你在哪里遇到了这种魔法生物,从而也就能猜出为什么去那里,进而便能推算出谁让你去那里,以及大概的目的。”

说到这里哈利变得有点无精打采,斯内普看着他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说什么,伸手拉过衣服,站起身打算穿上,被哈利按住:“等等,魔药我来吧,伤口已经收了,你可以先沐浴。”

哈利能听到隐约的水声,他处理完药材,计算着时间放入坩埚:“好了,这里逆时针旋转三圈后等五分钟。”

五分钟的间隙,哈利·家养小精灵·多年单身汪·波特,顺手挥着魔杖,让倒下的东西回到原位,那件破了的白衬衣打了个转落到他的手上,他看着这在魔药教授身上只会露出一点袖角的白色,有点出神......

脑子里的画面停留在它从斯内普肩背滑下的时刻,常年不见光的白腻肌理,脖颈处青色的血管,成年男人宽阔厚实的肩背,还有......哈利之前从未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时候,应该说,整个霍格沃兹的人可能都觉得斯内普是生来就被黑衣服包裹住的,谁敢想象呢?对方脱去衣服的画面,对方的身体是这样的,温热的、细腻的......——那些本体是吸血蝙蝠、巨蛇的嘲讽当然不算!

“你在做什么?”

哈利回过神,斯内普已经出来了,头发被魔法简单的弄干,有些蓬松,之前过分憔悴的脸色似乎好了一点。

哈利回答:”只是收拾一下。”走回去看到魔药已经变成凝胶状了,他关上火,将沙发椅变成卧榻,示意斯内普趴上去。

“你应该经常泡泡澡,虽然有点费时间,不过比魔法清洁舒服很多。”哈利一边涂抹一边说。

斯内普侧头趴在靠枕上,眼角撇了他一下,没有讽刺也没有恼怒,只有疲倦。

“我想我应该动作快一点。”哈利将魔药大团的抹上去,甚至没有伤处的后腰尾椎也抹过,斯内普条件反射的身体抖了抖,哈利连忙收手:“抱歉!好了,我把绷带拿过来,你得跟它相处24个小时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哈利让绷带一圈圈绕上斯内普的上身,工整漂亮,斯内普时不时偏头躲过离得太近的哈利,他紧紧的抿着嘴,仿佛这是需要他花大力气去忍耐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夜深了,垂着眉眼的哈利看上去安静得过分,透出一股沮丧的消沉,这让斯内普很不习惯,格里芬多的幼狮如果不顺心只会抱怨聒噪,而不是沉默无言。

“你想说什么......”斯内普突然开口。

“什么?”哈利抬起眼,他没听清。

斯内普瞪着眼睛,不太情愿的重复一遍:“如果你是想说什么,并没有人让你闭嘴。”

“哦......你说这个。”哈利有点呆愣,他站起身收拾用完的工具,却仿佛又陷入沉思的停下,片刻,哈利看向斯内普,眼神颇有些复杂。

“教授,我不是轻视伏地魔的危险程度,也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哈利直视对方:“如果我说......我不需要你这么做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去了,拜托你......”

“波特,是什么让你认为这是为.......”

哈利打断斯内普的话:“那还能是因为什么?西弗勒斯,我不打算否认你的意愿和决定,我只是想拜托你!我们可以花更多了力气、想更多的办法,但是重新靠近伏地魔?算我求你,不要再去了!我回到过去、我最大的愿望,不过是希望你们都能活下来!就算是很难,只要你们能够活下来,你能活下去......”

斯内普沉默了一会儿,缓声开口:“就像过去一次又一次的黑暗笼罩,你以为,就算不是黑白巫师的爪牙,就算没有他们,我就一定都能活下来吗?”

“只要你愿意,西弗勒斯。”哈利肯定的说着,用斯内普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这是我的信条。”

 

-------------------------------------

没抓虫。

-------------------------------------

还有人记得‘伯莎·乔金斯’吗?我一直很奇怪这个倒霉的死在阿尔巴尼亚的女公务员,她的百度资料照片为什么是《为奴十二年》的法鲨???【笑哭】这是谁的恶作剧吗?

-------------------------------------


露出一角白袖



评论(2)
热度(40)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