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

VOL.19   明亮的安全屋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哈利在厨房煎培根。

他有些出神的看着窗外的景致,绿野葱葱,阳光、湖面,还有好多天鹅在飞诶!

好贴心的魔法设计。

斯内普的幻影移形不知道是把他带到了哪里。这撞楼类似于布莱克老宅,又一个神秘的安全屋。就是可惜所有的光亮都是假的,基于这一点,可以大概猜到,这里,应该也是地处在有麻瓜群居的城镇中。

哈利端着一些煎食出来时,埃迪先生已经到了。

埃迪本人很年轻,或者说显得很年轻,三十出头,可是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像个刚毕业的学生。

“哦!谢谢你,哈利!”埃迪站起来接过盘子,他的声音不高不低,既活泼热情,又不会太过,让人听着很舒服:“我们这里很少有人长待,也没有家养小精灵,所以如果需要食物什么的,只能自己来了。”

斯内普放下手上的资料,三人就坐。说实话,这个餐厅太亮了,哈利觉得自己从没在这么明亮的室内跟斯内普照面过,配上没有撤去的变形咒,魔药教授整个人简直柔和得不可思议。

“埃迪先生的英语说得非常好啊。”哈利不敢问想问的,只好没话找话。

被发现了独自去冈特老宅和女巫聚集地,还差点折进去,用斯内普的意思来讲,没有立刻把他打包送回霍格沃兹纯属现下太忙,没精力管他,但是还想折腾什么,做梦!

“因为我本来就是英国人。”埃迪笑着说:“我的家族只剩我和我哥哥了,而我们又长期在国外,所以你们可能没有听过。”

两个人边吃边聊,倒是显得很开心,埃迪偶尔问点地图炮的问题,斯内普也会缓声回答。气氛融洽得不像话,哈利简直要觉得这是个美妙的聚会了,然后吃完饭,他就被赶回了之前的房间。

哈利·笑不出来·波特:“......”

斯内普真正摆出了暴君态度,哈利还不能抗议,不然他到德国还不到30小时就真的要被寄回去了。

“我又不是真的十几岁。”哈利叹着气嘟囔。

如果真想离开,当然还是做得到,但是说不清出于什么心理(心虚),想到凌晨斯内普的怒火和照顾,他就只能选择等着。

这个房间原来的主人大概是个孩子,对危险的魔法生物情有独钟,窗外变成了高山、深渊、冰原等混合的场景,不同品种的龙,还有书上记载的5A级魔法生物,在各处飞翔、奔跑,似乎遥远却又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神奇的魔法。”就像赫敏有时候也会忘了梅林,惊呼“哦!我的上帝!”,哈利也偶尔还是会以麻瓜的视角看待魔法。他在窗边坐下来,发现了被斯内普放在房里的伊文之盒。

“我都已经回到一切开始之前了,你为什么还在?”哈利眼神冰冷的看了许久,厌恶的说。

仿佛在嘲笑他似的,伊文之盒闪现了一瞬的光芒。

“啊,是的,不光你还在,”哈利摸着额头的疤痕呢喃:“居然连它也还在。”

 

“这主要是他们的内部冲突,但也是我们浑水摸鱼掌控研究所、获取资料的最好时机。”埃迪将茶桌上的所有资料清理一空:“所以,今晚就行动。”

“人手够吗?”

“没问题,纽蒙迦德的残余圣徒似乎收到了警告,这次他们将不会插手了。”埃迪站起身,皱着眉:“希望不是邓布利多校长答应了什么吃亏的事。”

斯内普呲笑:“你觉得我们老成精的白巫师领袖会吃亏?”

埃迪眨了眨眼睛,没有接话,只是礼貌的点点头,解除静音咒,离开了。

哈利听到响声,开门出来:“埃迪先生走了?”

斯内普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声,便往地下室走去,那里是这栋房子的魔药间。

“教授,说起来,这里的进出是需要保密咒的吧?那我们怎么?”哈利赤着脚跟过去,趴在楼梯的扶手上问。

“救世主当然会得到特殊对待。”斯内普冷淡的回答。

“我们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哈利提高声音喊。

“你现在就可以滚蛋。”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

哈利趴着不动想了会,开始无聊的在客厅里打转,犹豫再三,终于尝试了一下“滚蛋”。

然后被弹了回来。

哈利哼哼哧哧的站起身,摸着被跌疼的屁股,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斯内普,对自己露出伤害值满分的嘲笑:“你跟你的蠢狗教父,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相像。”

非常斯内普的日常嘲讽,但它也许戳中了哈利的某根神经。

他瞪着斯内普。

这幅表情实在熟悉,斯内普对此居然感到怀念和安心,这才是正常的波特。

可波特突然笑了,皮笑肉不笑:“你总能在我身上看到别人,像教父......还有呢?像我父亲,像海格,像不像我妈妈?嗯?像不像你?”

斯内普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哈利还在继续说:“其实像的,因为,教授和我亲爱的教父,也很像的!”

屋里有那么一刻安静得仿佛要一直这么安静下去,直到斯内普发出一声呲笑,他仿佛很高兴的举起手上的杯子,然后用魔杖在上面敲了敲,杯子里的魔药便清理一空。

哈利有不好的预感:“......那是什么?”

斯内普笑得很温和:“增龄剂。”

哈利·笑不出来·波特:“......”

曾经有一份珍贵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

哈利心情很塞,他清晰的意识到,即使在校外不能扣分,魔药教授依然是最混蛋的阶级敌人。

 

邓布利多在第二天上午抵达这幢安全屋,他是走壁炉进来的。从厨房蹦出来的哈利嘴角还沾着茄汁:“嘿!阿不思,你来了,稍等一下,我在做早餐。”

邓布利多对他身上的围裙和手里的切刀愣了一会儿,有点迟钝:“哦...哦,哦,好,好的。”

“你看上去心情很好。”邓布利多尝着哈利·家养小精灵·波特的手艺。

“虽然被斯内普教授命令待在这里哪也不许去,”哈利笑:“但不管怎么样,现在你们都还在,我心情总也不会坏的。”

邓布利多也呵呵的笑,他温和的问:“是这样吗?”

“是的。”哈利说。

斯内普默不作声,他瞥见桌下哈利狂打祈求的手势,没有戳穿这个一再逞能的格里芬多。

哈利讨好的给斯内普添咖啡,转头问:“阿不思今天到,是有进展了吗?”

“哦,对,”邓布利多拿餐巾擦胡子上的汤汁:“已经结束了,是的。俄特尼已经交由德国魔法部控制了。”

“什么?!”


-----------------------------------



生气的瞪着白眼的哈利——还是好嫩啊

-----------------------------------

不知道对话会不会显得哈利又像个就会顶嘴的少年了,但其实没说完的话还有很多啊.......  SB和SS最相似的地方就是都用绳命来保护HP了(>﹏<)

评论(7)
热度(54)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