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HP】HP再遇最好的你

VOL.18   漫漫长夜何需睡眠

 

斯内普当然不能调头就走,他甚至没有时间计划周密、联系援助,就必须采取行动。

哈利不知道做了什么,黑人女巫尖叫一声,将他抛了出去,哈利翻滚几下爬起来,捡起了魔杖,他的脸上有血迹,喘得厉害:“这手段可太不淑女了,凯瑟琳小姐。”

女人的笑声:“你这么急着走,我会挨骂的,也就顾不得什么淑女啦。”

哈利站得不太稳,杖尖对着黑人女巫,突然感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一瞬的僵硬后放松下来,他勾勾唇角:“既然这样,我们就下次再见吧。”

话音刚落,哈利已经消失在原地。

一条缠在黑人女巫胳膊上的灰蛇被她拽了下来,扯成了两段。

 

“咳......”

哈利脚一沾地便委顿下去,手里的魔杖也再握不住,滑落到地上。

斯内普扯下隐形衣,蹲下身去看他,哈利的脸和身体开始肉眼可见的,恢复14岁的少年样子。他紧紧抱着自己在发抖,然后无力的松软了下来,躺在地毯上,面色透出痛苦,斯内普伸手摸他的额头,在发烫。

斯内普黑着脸将人放到床上,从空间带取出药箱,袖子被扯住——

“教授...”哈利的眼睛里透出几分清明,汗水划过,沾湿了眼角:“没事的......,不用慌。”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不给别人添麻烦!”斯内普怒不可遏,揪住哈利的衣领:“你没事跑到那种地方去做什么?!你知不知道那里都是些什么人!”

哈利满是汗的脸上还在努力挤出几分笑意,按住斯内普的手:“没有,不是......,她们没用致命的手段,是我...大意了......”

斯内普甩开他,选择先给他灌下一瓶舒缓剂,接下来他很快后悔这一行为。

哈利刚获得一点儿力气,就开始妨碍斯内普的药师工作,他再次拉住斯内普的袖子:“不用忙了,教授,最多......4个小时,药力就结束了,她们制作的......药剂没有那么容易分析的......”

“你怀疑我解毒的速度?”

哈利摇摇头,被汗湿的眉睫让他显得更虚弱,他握住了斯内普的手:“凯瑟琳的小把戏,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体质原因,下意识的反抗越强,药力也越强......,你在...太好了......”

斯内普瞪着那只被握住的手,他想甩开,但是他也听懂了哈利的意思。

他现在不需要解药,只需要潜意识也信任的人守着就行。

完全,信任的人。

什么时候,西弗勒斯·斯内普,变成了哈利·波特,完全信任的人?

斯内普看着又陷入神志不清的哈利,眼神复杂难明,口中却只觉一片苦涩。

他以为那天晚上他只是说说而已,和那个套路对白般的回答一样愚蠢的,说说而已。

哈利一直没有放开斯内普的手,斯内普甚至感觉他越攥越紧,因为他已经觉得痛了,他看向哈利的脸。

即使是完全没有脑子的巨怪,看见波特现在的表情也会不敢轻举妄动。斯内普想。

斯内普当然不能比巨怪更没有脑子,他伸手推哈利:“波特!波特!醒过来!”

哈利的面色依旧吓人,像是被最可怕的魔鬼追到了死角的孩子,怕得发抖,却不敢呜咽一声。

斯内普心焦,脸上不显,他不自觉的回握住哈利的手。如果不需要魔药,此刻他能做什么?

他当然知道哈利此刻梦魇的不是什么怪物,他看着这个孩子进校开始,每年都应对不同的恐怖生物,从不畏惧。

即使一直用厌恶的态度去对待,斯内普仍然在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注视里发现了,这个孩子最怕就是失去。

对得到的每一点一滴,都认真的守护,死死的抓住,即便是,从未真正拥有过的父母关爱。

斯内普空出的手抬起,指尖有点发抖,在探出与收回之间犹疑,最终落在了哈利的额头,拂去汗珠,他听到几乎不像是自己的声音:“......哈利...”

科尔德。科尔。呼唤。

赫敏曾对罗恩说,很多事踏出第一步,后面就不会怕了。

这条规律并不适用于西弗勒斯·斯内普,但这不妨碍此刻的继续。

“哈利...醒醒!”

这也许起了作用,哈利似乎清醒过来,视线遥远的穿透了斯内普,落在不知何处。

然后再次陷入那种混乱的深渊。

这样的反复持续着,夜晚变得漫长,被哈利死死握住的手也跟着变热,掌心有湿腻的汗占据了未贴合的缝隙。斯内普看着自己的手腕,那里的血脉正和心脏一起规律的跳动。

幸而并不到四个小时,状况终于恢复平稳,烧热也慢慢降下来。

斯内普再次确认哈利的清醒。

少年浸了水光的眼睛慢慢睁开,被汗湿的睫毛颤动着,他望向近在咫尺的人,勾起嘴角。

“能够再见到您,真的太好了,教授。”

 鱼肚白色涂满了天际,晨光从帘缝外落进来,映出哈利苍白的脸色。

(感觉自己码的每个小段都像结局#系列 XD)

药力消失,斯内普站起身,顺势抽回自己的手,离开了房间。

哈利眨着眼睛,半天才真的恢复清醒。他慢慢坐起身,看了看自己还湿腻的左手,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分解式剥离了,摊散在床上,而身上受伤的部分做过处理了。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僵硬着脖子转过头去看光溜溜的右胳膊——视线下移——和黑漆漆的右手指!

 哈利一脸绝望的听到门锁扭动声。

如果是海格,他敢相信他可以骗过去——那只是战斗时弄脏了而已。

但那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他不敢。

哈利紧张兮兮的看着斯内普进来,哭丧着脸看着斯内普在床头放下魔药,瑟瑟发抖的看着斯内普丢下一句话然后......出去了?

 他刚刚说什么?

“现在开始,你不准踏出这个房间一步!”

凭什么?!

哈利跳下床扑过去拧门——居然就拧开了?他以为斯内普会给门下禁制——冲出去,然后刹住了脚,斯内普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着夹册,听到声响回过头看着他。

哈利干笑:“教授......”

斯内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直到哈利一点点挪回房间,关上了门。

床头的魔药是哈利昨晚差点折陷进女巫窝里换来的原药,但凡经过了斯内普的手,想来,从配置到作用、到最佳饮用方式全都清楚了,而在不影响效力的情况下,怎样更难喝?也是魔药教授的个人爱好。

哈利捏着鼻子喝完,他想:斯内普教授沉默的怒火跟他的毒舌比,一样让人印象深刻。


------------------------------

小剧场:

哈利似乎清醒过来,视线遥远的穿透了斯内普,落在不知何处。

斯内普试探的问:“知道自己是谁吗?”

“知道,哈利·波特,西弗的大宝贝!”吐真剂式,童嫂无欺。

“......为什么从好不容易活下来的未来跑回来?”

“因为想见大宝贝西弗。”

-------------------------------

嘻嘻嘻



评论(5)
热度(49)
©沉迷老冰棍 | Powered by LOFTER

入门斯哈斯,主食盾冬盾,点心欧美群像